|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八·挡灾
  一回房那个包裹就被许嬷嬷给拎了出去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可事实是那里面确实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除了几件衣裳跟点心,真的什么也没有。

  红玉看着那堆东西就觉得眼皮直跳,有些嫌恶的抱起来一把扔在了外面的天井里。

  “难道又是做给老太爷老太太看的?”青桃也有些不解,给宋楚宜倒了杯茶递过去,有些犯嘀咕:“可是怎么偏偏挑这个时候”

  宋楚宜眉心一动,偏头吩咐红玉:“红玉,你去找徐嬷嬷,让徐嬷嬷去打听打听,二夫人是派了谁来送这些东西的?”

  李氏可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哪件事,要她相信里头没有官司,真是比叫她相信母猪会上树还难。

  天边的火烧云褪尽,原先还金黄耀眼的云彩变成浓重的墨绿色,映衬着即将黑下来的天,多了几分诡异的美感。

  因着近几日都不太平,晚饭都做的格外的早,天还没完全黑,厨房就有人来问是不是可以摆饭了。

  宋楚宜确实有些饿,刚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传饭,就听外面说陈姑娘又来了。

  许嬷嬷手上动作一顿,抬头看着宋楚宜道:“姑娘,您去见太孙的时候她就来过一趟。”

  或许是为了问上回那个御史的事?这位陈姑娘看着就知道是个聪明人,总不至于是来蹭饭的吧,宋楚宜挑了挑眉,示意青桃领她进来。

  陈姑娘笑吟吟的,眼底下的卧蚕越发的明显,杏眼里也满盈笑意的冲宋楚宜笑了笑:“说起来不怕妹妹笑话,午睡起来就做了个噩梦,越想越心慌,本来想着来跟妹妹说说,舒缓舒缓心情的。谁知现在心更慌了”

  厨房已经将饭送到了隔壁间等着,宋楚宜也不好在此时再问个究竟,只好也笑笑:“姐姐来的这么急,想必还没用饭?不如一起吧?”

  陈姑娘似是巴不得这一声,脸上笑意更深,缓缓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厚着脸皮叨扰了。”

  可是等到用完了饭,陈姑娘已经把梦里的情形说了至少四五遍,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而她说来说去,无非也就是在说她的梦境多么可怕。

  天色渐晚,红玉领着人将屋里的灯就点了,院门口的灯笼也都亮了起来。

  陈姑娘这才有些羞赧的拉了宋楚宜的手:“妹妹,今晚我能不能跟你一起我以前在家里的时候都有奶娘陪着”

  她的奶娘为了护着她被鞑靼暴兵杀了。

  宋楚宜终于明白这位陈姑娘打的是什么主意,估计是听见了鞑靼暴兵聚集的消息,怕自己那里不够安全,所以干脆来了这里。

  可是其实这位陈姑娘真是想的有点太多,她毕竟是陈次辅的嫡孙女,怎么可能不被宋仁乃至叶景宽重视?

  再说这后院已经有不下四十人来回巡视,她住的这间小院跟陈姑娘住的小院不管从哪里来看都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人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也没有赶人走的道理,宋楚宜看了看天色,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

  月上中梢,周围因着房子都空了而越发显得静谧,静的能听见虫鸣声。

  陈姑娘坚持呆在宋楚宜身边,单手支着脑袋拿着本书在看。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头终于响起喧嚣声、脚步声、随即就是震天的冲杀声。

  陈姑娘惊得脸色发白的站起身来,来回不安的踱步。

  “殿下那边”陈姑娘脸色惨白的看着宋楚宜:“不会出什么事吧?”

  到了这个时候了,自己吓得也不轻,居然还有心思担心周唯昭的安危,宋楚宜有些奇怪的在心里想,面上却安抚的冲她笑了笑:“殿下身边有那么多精锐羽林卫”

  她的话音还未落,外头忽然砰的一声震天响,院门随即摇摇欲坠。

  陈姑娘惊得面无人色,一把攥住了宋楚宜的手,死死地盯住了门。

  许嬷嬷跟青桃红玉三人都是一惊,随即就立马将屋里的门给关上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空气里传来破空声,一只只锋利的箭矢穿过窗纸朝屋里飞射进来。

  “趴下!”宋楚宜立即反应过来,拽着无法摆脱的陈姑娘一起立即趴伏在了地上。

  这些人不是鞑靼暴兵!鞑靼暴兵根本就没有携带弓箭!

  宋楚宜心思飞转,就见陈姑娘用极其怪异的眼神正盯着自己。

  一轮箭矢之后,院门又开始砰砰作响,随即就响起轰然一声,应该是院门已经被撞碎了。

  宋楚宜还未来得及回味过来陈姑娘的眼神,就忽然被陈姑娘带着猛地站了起来。

  她们两人趴伏的地方正好是房间中央的圆桌旁边,此刻离门极近,陈姑娘再盯了宋楚宜一眼,忽的伸手将门拽开,两只手将宋楚宜推出了房门!

  她应该也已经猜到这股势力不是鞑靼暴兵,而是冲着自己来的。宋楚宜心念电转之间,就见院门彻底被撞开

  “嘿!”叶景川调皮欢快的公鸭嗓此刻忽然响起来,紧跟着宋楚宜就看见了他猛然放大到眼前的脸:“这外头这乱的,你是不是傻啊?怎么还往这外面跑。”

  宋楚宜的脑子一时有些混乱,竟来不及反应,呆呆的看着叶景川倒吊着的脸。

  “进去!”她刚反应过来,就被毫不留情的推了一把,直接被推进了房里。

  是周唯昭的声音!

  她瞪大眼睛爬起来,立即就被许嬷嬷跟红玉青桃围了起来。

  “姑娘!”青桃急的都带了哭腔,上上下下的把她给看了一遍。

  许嬷嬷也惊得难得的露了情绪,颤抖着一把将宋楚宜拽到了身后,警惕的看向站在圆桌旁的陈姑娘。

  就是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陈姑娘,刚才竟然心肠那么狠的将宋楚宜推出去挡灾!若不是有太孙跟叶景川

  许嬷嬷只觉得眼前一片眩晕,差点急的站立不住。

  这样的变故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宋楚宜看了看外面被火光映红的了天,顺着许嬷嬷的眼光冷冷的看了陈姑娘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