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七·火油
  宋楚宜曾经以为她对这个世界失去了热情,并不明白自己活着的理由。刚重生的时候她甚至想过为什么要从新活一场。

  这人世她已经看透,毁了她一生的感情她也终于能放手。支撑她活下来的,唯有心中不熄不灭的仇恨。

  那仇恨为崔氏,为宋琰,也为她早逝的孩子。

  她以为她再见到沈清让,会哭会闹会失态,会恨不得拿上一把剪刀狠狠插进他的心口。可是她到最后什么也没做。

  恨到了极致,她反而比什么时候都清醒。

  就像如今,她明明已经知道了崔氏的死因,明明已经知道了李氏是害死崔氏的元凶,可她仍旧能保持极度的镇定以及冷静。

  宋仁以为她是没有听清,咳嗽了一声就又唤了她一声:“小宜?”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也学了老太爷跟并老太太,称呼她为小宜。

  宋楚宜回过神来,嘴角噙着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叫人全然摸不着她心里此时想法:“母亲怎的现在还给我送新衣裳过来?”

  宋仁跟宋珏叫她来,是因为李氏担心她,给她送了衣裳铺盖过来。

  宋仁摇摇头,他也觉得有些奇怪,现在明知是什么时候,怎么还好端端的冒着危险送什么不怎么要紧的衣服?

  要么就是李氏实在是太宠着这个女儿了,实在放心不下的缘故吧。他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叫人把李氏送来的包袱交给了红玉。

  日头渐渐偏西,屋外的梧桐树被风吹的沙沙的响。

  宋仁叹了一声气,就赶着宋楚宜赶紧回房。

  宋楚宜立住了脚没动,有些疑惑的看了宋大老爷一眼,斟酌着问出了疑惑:“伯父,我刚才听他们说附近似乎有鞑靼暴兵集结的迹象”

  叶景川曾经说过闯进关内的鞑靼暴兵至少有七八百人,那就算除掉昨晚已经杀掉的那近百个鞑靼暴兵,剩下的也是极为恐怖的一股势力。

  何况他们又骁勇善战个个都能豁出去。

  宋仁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倒是宋珏点了点头:“的确是。今晚恐怕要不太平了。”

  “三大营还是没有动静吗?”宋楚宜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理来说兵部尚书等人应该已经向圣上陈情了,兴福能挡住第一次,还能挡住第二次?

  还是说兴福真的打算一意孤行,甚至顺水推舟的眼看着太孙也死在鞑靼暴兵手上?!

  可是凭借现在圣上对太子跟太孙的宠信程度,再兴福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能承受住帝王一怒?

  宋珏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也没一点动静传来。就算现在兴福答应动用三大营,估计也来不及了。”

  鞑靼暴兵既然已经在集结,那最晚晚上就会发动袭击,而三大营怎么也没那么快能赶到这里。

  “那现在驸马跟太孙有什么打算?”宋楚宜立即想到从下午开始就不见人影的叶景宽。

  叶景宽是荣成公主的驸马,荣成公主跟太子又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论理来说就是天然的太子一党。

  而上一世也确实是这样,镇南王到最后也没支持端王,而转向支持了太子亲弟恭王。

  现在太孙殿下在这里,不管是为了太孙还是为了他自己的亲弟弟叶景川,他都不可能让这座别庄出一点事。

  “驸马去找驻守通州的监察御史了。希望他能调动备操军”宋珏说到这里,就不继续说下去了,反而转头看着宋楚宜:“这回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调得动备操军的话,就是最好的办法。”宋楚宜冷静得叫宋仁跟宋珏都觉得有些可怕,她忽然推开窗子遥遥的朝外面望了一眼,忽然回头问道:“哥哥,你可发现咱们周围的街道都是又窄又长?我听张叔说,咱们家的围墙离对面章家的围墙只有六尺宽”

  的确是,当初为了这中间过道太过狭窄的问题,还很是吵了一架,动了些干戈。

  宋珏初时还有些不解,继而想通了却忽然眼前一亮,激动得一拍手掌:“围而攻之!两面设伏!”

  过道狭窄,顶多容得三个人通过,他们要来攻打别庄,就只能一路挤过来,到时候将胡同口都堵住,再在自己这围墙内跟对面章家围墙内埋伏弓箭手不说能一网打尽,澳门赌博网站:至少也能叫他们损失惨重!

  “好!”宋仁还没来得及反应,外面就传来一声喝彩。

  叶景宽随即神采飞扬的进门来,满怀欣赏的看了宋楚宜一眼,随即就转头朝宋仁道:“贵府姑娘真是叫人大吃一惊啊!”

  宋仁忙推辞,立即就想叫宋楚宜退出去。

  聪明的名声传得太远对女孩子来说总不是什么好事。

  叶景宽看出他的想法,忙拦住了,转而笑着看宋楚宜:“我听说前晚那些鞑靼暴兵就是中了你的计才闯进来,被景川那个傻小子一锅端了。可见宋六小姐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说说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若是怕他们狗急跳墙的话”宋楚宜不避不让,坦然的看着叶景宽,忽而提高了音量:“可预先在弓箭上涂上火油”

  这回连宋仁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是啊,火油!

  鞑靼士兵们的衣裳大多厚重笨拙,若是被火一烧,难免四处奔走,而胡同就那么窄,跑的越快火势传播的就越快。

  三人互相看看,都觉得眼前情形豁然开朗。

  叶景宽只觉得捡到了一个宝贝,看着宋楚宜的眼睛都在发光。半响后才反应过来夸赞了一声好。

  宋仁也觉得心头压着的石头重量轻了许多。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宋楚宜能参与的了,叶景宽既然调来了备操军,那祠堂那边聚集的百姓应该有足够的力量被保护起来。

  他这么聪明的人,肯定知道怎么才能让这件事对镇南王府的影响小一点,再小一点。

  而太孙带来的近五十羽林卫通通都是精锐,护着太孙的安全定然不在话下。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守住往来的几条胡同,预防他们兵分几路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