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六·东引(求月票)
  通敌、卖国,建章帝最痛恨的两件事,碰之即死。

  这位长宁伯府的年纪才八岁的小姑娘,却知道如何致人死地,而且丝毫不留后路给别人走。

  周唯昭忽的扬了扬手里的竹筒,原本还扒着笔杆眼珠滴溜溜乱转的墨猴机灵的一溜烟钻了进去。

  “上次齐圣元之事过后我就觉得奇怪,为何伯爷竟会叫你一个年纪这么小的姑娘去做这样大的事。现在看来,他果然是慧眼识英雄。”周唯昭将竹筒立在桌上:“只是我觉得有些奇怪,你似乎,聪明的有些叫人吃惊。”

  宋程濡跟宋老太太都曾说过,多智近妖对于一个年纪阅历都不够的小女孩来说,祸福难料。

  宋楚宜垂着头没有答话。

  “有些连锦衣卫恐怕都探听不到的秘密,在你这里却信手拈来如数家珍。且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难道果真是因为上天比较厚待你吗?”周唯昭直直的看向她,目光中隐含一丝探寻:“还是说,老伯爷跟宋老太太真的倾尽了心力来教导你。”

  宋楚宜挥手示意青桃跟红玉退出去,自己转头看着周唯昭。

  “我听说太孙殿下在龙虎山呆了整整七年。不知道这七年太孙殿下有没有听说过一些奇闻志异?”宋楚宜不疾不徐的走到他书案前,坦然无畏的直视他的眼睛:“我就碰见了这样的一些怪事。”

  是,再聪明有很多事也是用聪明两个字解释不了的,比如说知道远在边关的人员任用,有些事恐怕连宋程濡都不知道。她却知道,澳门赌博网站:日后着实会惹人怀疑。

  周唯昭饶有兴致的看了她半响,点头微笑:“说说看。”

  “我做了一个梦。”宋楚宜斟酌半响,将上一世的事情真假掺半的说了,然后就弯了弯嘴角:“事情就是这样。殿下猜的是对的,没有人生下来就通晓天下之事,我只是沾了那场梦的光。”

  她在笑着,却未必开心,可是刚才她眼里一闪而过的难过之后,又夹杂着庆幸。

  这样复杂的情绪,就跟那有些吓人的聪明一样,本不该是一个小女孩所有。

  周唯昭忽然将手里的竹筒遥遥递给宋楚宜:“送你个小玩意儿。”

  墨猴已经少有,算得上千金难买,他却如同在送一只随处可见的白兔般随意。

  宋楚宜迟疑着没有去接。

  “放心吧,不收你额外的钱。”周唯昭再往前送了送,似乎心情大好:“至于你刚才说的梦,我是信的。”

  总算得了这位难缠的主儿一句话,宋楚宜松了一口气,伸手接过那只竹筒。

  “好了,现在咱们接着说这次鞑靼暴兵的事吧。”周唯昭好整以暇的坐在椅上,隔着书案看着宋楚宜:“兴福在朝中经营多年,再加上端王帮助,颇有势力。光凭这个干儿子御史,是打不倒他的。你还有别的后招?”

  这也是为什么上回端王那么轻松就能通过增加府卫跟预算的原因,更是他后来轻松离京回封地的倚仗reads;。

  兴福毕竟是圣上跟前的红人,很得圣上的信任。

  宋楚宜垂着头似乎思索了一会儿,就露出个成竹在胸的笑意来。

  她每每笑的时候都会露出颊边的两个小梨涡,衬着尖尖的小虎牙,徒添几分小女儿的可爱。

  “这位御史不是什么高风亮节的人,既然可以为了权势投靠兴福,自然也可以为了求生投靠别人。而兴福他握着司礼监,平日里的罪行可谓是罄竹难书殿下只需要找到最致命的一点,就足够了。何况我在梦里还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兴福一直与鞑靼的太师有书信往来。若是这些书信能大白天下,神仙也难救得了他。”

  她在笑着,说的却全是致人死地的话。

  周唯昭终于觉得自己的直觉准的有些离谱,看来师傅也不尽然全是在诓他。他就知道这位六小姐很是不同凡响,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他毕竟跟了皇祖父几十年,皇祖父是个念旧情的人。若是过后又想起他的好来”周唯昭手指敲了敲桌面:“岂不是糟糕?”

  “不知道殿下还记不记得昨晚那位陈小姐?”宋楚宜抛出最后一个筹码:“她是次辅大人的嫡孙女,与弟弟一同在别墅里差点被鞑靼暴兵杀死。昨晚我已经同她透露过这位御史画的画册了相信陈阁老自会有决断的。”

  陈阁老分管都察院,到时候一拥而上的御史们口水也能淹死兴福。就算圣上最后念旧情不杀他,他也不可能再安然无恙了。

  想的这么周全,难怪可以跟叶景川谈条件,叫叶景川心甘情愿的答应替她跑腿救人。

  周唯昭点了点头,转而说起宋楚宜的事来:“你救的那个人既然要避着你家长辈,就说明你家也未必像看上去的那样和乐。看你行事已经比其他的闺阁小姐要自由许多了,说明你家老太爷老太太应该很重视你才是,怎么你还有事要瞒着他们?”

  “这就是我要殿下帮忙的事了。”宋楚宜话说的分外简短,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清楚:“因为做了这样奇特的梦,所以也知道很多后宅密事。殿下既然对我这样了解,应该也知道我有个继母吧?”

  很多事情不用说透,点到为止就可以。

  京城里的继夫人们里,李氏的名声向来是一等一的好。却原来里头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秘。

  所以所谓的祖母喜欢而亲自放在身边教养,也未必就真的名副其实吧。

  窗子被呼呼的风吹的一晃一晃的,青桃跟红玉已经担心的来敲了几次门。

  话说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周唯昭叫了她们进来。

  “姑娘,徐嬷嬷来说,世子跟大少爷在找您。”红玉察言观色,见周唯昭脸色并没异常,神情也就比刚才放松许多。

  宋楚宜于是跟周唯昭告辞,出来之时却见刚才引路的小道士健步如飞的飘进了房间。

  隐隐还听见他说什么鞑靼暴兵聚集。

  估计是有人听见了消息,想将这里的叶景川甚至是周唯昭一网打尽

  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跟宋仁还有宋珏找自己有关系,宋楚宜不敢耽搁,径直去了花厅见宋仁。

  三更求月票,求订阅~~~爱你们么么哒,之后的加更还是明天或者后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