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二·相帮
  没料到一个普通的妇人陪嫁别庄而已,澳门赌博网站:竟然那么难缠,叶景川纠缠了半个晚上的时间才堪堪把涟漪弄到手,整个人被弄得意外的狼狈。

  难怪要求自己出手,普通人哪里能从戒备那么森严的地方抢一个女孩子出来还不大惊动人的?叶景川深深觉得自己恐怕是上了宋楚宜的当,看着涟漪不断的皱眉头。

  不过一个晚上而已,伯府的别庄似乎是加强了警戒,而且叶景川还敏感的发现别庄内外驻守的士兵增加了许多。

  他将马车赶进别庄,随意抓了个人叫他将马车送进后院,自己却马不停蹄的去找叶景宽了。短短一晚的时间别庄增加了这么多人,谁都知道不对劲。

  宋楚宜也恰好带着陈姑娘过来找宋仁,与叶景川撞了个对面。

  没料到他这个时候就回来了,宋楚宜有些吃惊,却并不好撇开陈姑娘跟他单独问涟漪的事情,互相见礼之后就一同进了花厅。

  一进门,叶景川就明白为何外头忽然增强了防卫了,他看着坐在上首的、白蟒箭袖格外清爽的太孙殿下,夸张的耸了耸他的眉毛。

  这位太孙殿下不好好的呆在东宫,跑来这么兵荒马乱的地方做什么?

  “太孙殿下不是仗着自己功夫好,特地来抓鞑靼人的吧?”他看着周唯昭,明显有些脸色不善。

  “闭嘴!”叶景宽有些不耐烦的呵斥他:“你还没闹够?!之前的事还没跟你算账,你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周唯昭将茶杯放在桌上,悠闲的转过头来看着他。

  明明他与叶景川该是差不多的年纪,二人的气质却相差万里。叶景川冲动之下还带着少年的幼稚跟欢脱,可是眼前这位年纪小小的太孙殿下却似乎格外沉得住气,一张如同雕刻般的五官连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露出来。

  难道是道观的水米特别养人的缘故?

  “若是你不服,我随时有时间再与你打一场。”周唯昭不在意叶景川的出言顶撞,嘴角居然还挂着一丝笑意:“只是武术只是用来强身健体、保家卫国的,好勇斗狠不是好事。”

  叶景川颇有些不服气,他冷着脸想出言嘲讽几句,接触到叶景宽警告的目光之后到底没敢再说出来,只是愤愤的哼了一声。

  宋仁宋珏乃是外人,且又当着太孙的面,并不敢出言相劝,屋里气氛一时有些冷。

  陈姑娘几次蹙着眉头似乎想要插话,到底碍着身份不敢贸然开口,只是睁着一双杏眼平视前方,一副落落大方的模样。

  宋楚宜倒是不知道叶景川曾经跟太孙有什么官司,只是惦记着涟漪是否已经被救回,有些心不在焉reads;。

  正好有个千户打扮的武将金额美女来,回禀说是叶景川带进来的马车上似乎有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且与这别庄内的名册对不上。

  叶景宽立即皱眉看向叶景川,有些恼怒的问:“你又惹了什么幺蛾子?”

  叶景川挑了挑眉就下意识的要说是宋楚宜的人,转念却想到宋楚宜曾经说过绝对不能叫她家里人知道,一时愣住了。

  宋楚宜立即猜到马车里的人就是涟漪,不由一惊。

  自从昨晚太孙过来之后,别庄里的守卫就增加了一倍有余,而府里巡查的士兵也多了不少。对可疑人物的盘查已经比前日严格了许多。

  最糟糕的是,上头既有太孙殿下镇着,还有叶景宽跟宋仁宋珏,她根本已经做不了主。而现在若是她开口承认涟漪是她的人,一定会惹来宋仁跟宋珏的注意,宋仁还好一些,宋珏却极是聪明,肯定会问个明白

  见叶景川只是张着嘴巴不说话,叶景宽更加往不好的方向想,揉着额头勉强压下心中暴怒,转头吩咐:“严刑审问!给我好好查查她到底是什么来路!”

  叶景川私自出关引来鞑靼人入关,已经是弥天大错,此时若是再受人迷惑做下其他错事来,那真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叶景宽一方面生这个弟弟的气,一方面却知道不能任由他胡作妄为。昨晚一晚都没有找到叶景川的人影,他早就已经生疑,只是一直跟太孙商量事情,才暂时忘记了处理他而已。现在听说他莫名其妙带回来了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不由更是提起了万分的警惕。

  涟漪本来就已经哑了,哪里还能经得起严刑拷打?宋楚宜终于不能再保持冷静,神情焦急的张口欲言。

  只是她还没开口,就听见太孙轻描淡写的笑了一声:“前儿跟景川开了个玩笑,说是他要是能找来归雁楼最会做河豚的厨娘,我就与他再比上一场,没料到他竟然当真了。昨晚一定是连夜去的归雁楼吧?”

  这确实是像叶景川会做出来的事,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他还有心情记得这件事,叶景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宋楚宜没料到他会出言相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紧张。

  宋仁宋珏倒是并没有起疑心,毕竟从头到尾宋楚宜都没有被扯进去,他们只当叶景川在胡闹惹祸而已。

  叶景川不情不愿的承了这份情,过了许久才默默地点了点头。

  周唯昭于是就笑着去看宋仁跟宋珏:“既然他一番好意将厨娘都带来了,还请二位帮忙收留才是。”

  宋仁跟宋珏都忙应是,自然的想到将人交给徐嬷嬷处理。

  他竟真的是猜到了与自己有关,拐着弯的成全自己!宋楚宜被自己的这个发现惊得有些慌,下意识的朝他看了一眼。

  他戴着香叶冠,仍旧气定神闲,全然看不出丝毫不对来。

  可是他分明却好像又是什么都知道的。

  上次已经欠过他一次人情,这次更是又欠了一次。宋楚宜不由有些茫然,她着实分不清这位殿下的心思,左思右想之后只好暂时按下心中的疑惑。

  毕竟现在赶紧去处置涟漪的事情才最要紧,她在宋家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话语权跟自由度,可是却远远不够到跟宋家其他人抗衡的地步,要是涟漪落在宋珏跟宋仁手里,很难说事情会一直顺利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