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一·引导
  分明是听说了太孙来了才想着前来打听打听消息,却能把话说的这么好听。し看来这位陈姑娘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若是陈锦心有她一半的心机手段,也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了。

  宋楚宜心中感慨,面上却丝毫不显,面露恍然道:“是了,倒是耽误姐姐白走一趟,姐姐怕是还不知道,太孙殿下来了,所以驸马爷并我大伯父都去迎接了。”

  “哦?”陈姑娘微微一笑,似是并不大热衷的样子,余光一转就笑道:“原来是太孙殿下来了,难怪没寻到伯父。只是现在这样情况,太孙殿下来了,也不知是福是祸......”

  次辅陈栋向来是太子一党,当年也是太子詹事。

  陈姑娘对太孙这么热切,怀揣着什么心思恐怕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宋楚宜笑而不语,喝了一口热茶后忽然状似疑惑的问道:“不知道姐姐知不知道为何那些暴兵直直的冲着贵府别墅而去呢?我听说附近的别庄都并没出事,只有府上损失惨重。”

  提起这个话题,一直面露闲适笑意的陈姑娘脸上才露出些后怕,僵着脸摇了摇头就叹气:“说起来我也觉得奇怪,比我家大的别墅附近也林立了许多。若是论显眼程度无论如何也不该找上我们,澳门赌博网站:就是不知为何独独盯上了我家......”

  “我倒是听世兄谈起一个传闻。”宋楚宜看着陈姑娘道:“只是我也不知道世兄究竟是玩笑话还是道听途说,姐姐听过就当玩笑也就罢了。”

  陈姑娘从善如流的点头。

  “世兄原本跟着他舅舅镇守紫荆关,也不知从何时起,边境忽然流行起了带着画的话本。”宋楚宜面露疑惑:“话本上极尽所能的渲染通州富裕,听说还特意标注了其中的富户,还注有具体地点,连房子形状都有具体描画。听说贵府是画上重点标注了的......”

  陈姑娘终于面露惊惶,她自小受祖父祖母教导,很明白这些事说明了什么,于是抬头用探究的眼神看了宋楚宜一眼,见她只是面带疑惑跟不解,却并没有别的神情,心中稍稍放松,却终究存了一分警惕,几经思索之后就又问道:“可见是谬传。通州各地都有京城世族们的别庄土地,我家在其中籍籍无名而已。怎么偏偏重点标注了我家?说句不怕妹妹恼的话,就算是贵府,也比我们家有资格上这份册子啊。”

  若是鞑靼暴兵攻击她们的别墅真的与这份册子有关,那画这个并且刊印开来广为流传的人简直其心可诛!

  分明是直接冲着陈家而来的。

  宋楚宜也跟着点头,似是觉得陈姑娘的话分外有道理,还有些抱怨似地笑了笑:“谁说不是呢?别说我们家,我们家附近还有陈翰林家的三层别墅、英国公府的带温泉的大别庄,可是在那册子上却通通找不着。姐姐你说奇怪不奇怪?!何况那些人还怕鞑靼人看不懂似地,特意用了鞑靼语......”

  陈姑娘终于维持不住面上冷静,忽然发问:“妹妹手上可有册子原件?我倒是想见识见识这本册子究竟长得什么模样,也想看看作者是何人,为何独独看上了我家?难道是因为我家后院的柿子树长得格外喜人么?”

  “册子被世兄交给驸马了,我这里并没有。”宋楚宜赧颜笑了笑:“不过我偷偷瞄了喵,也听世兄说过这写册子的人不怀好意。似乎是紫荆关的监察御史的无聊之作。”

  好一份无聊之作,这份无聊之作引来了鞑靼暴兵,叫通州死伤了多少百姓?还差点叫自己姐弟葬身虎口!

  陈姑娘牢牢记住了作者,想着一定要回家同祖父提提这个白眼狼。

  分管都察院的堂堂次辅的嫡亲孙女孙子,却差点被分管的御史的一本册子送去了性命,真是天大的笑话!

  她本意是来同宋楚宜探听一下太孙的消息,此刻也并没心思再多留了,忙起身同宋楚宜告辞:“妹妹,时辰也不早了,我就不多打扰你了。明日我再过来探望你。”

  宋楚宜也起身含笑相送。

  青桃有些不解,扶着宋楚宜有些紧张:“姑娘,叶二爷什么时候跟您说过什么画册的事了?您这么跟陈姑娘说,不会出什么事吧?她肯定是会跟陈阁老说的啊。”

  陈阁老为人那么精明,到时候一问发现并没有这样的事,到时候小姐岂不是会遭殃?

  陈姑娘无利不起早,要不是因为太孙殿下也不会过来道谢求见,而宋楚宜也是一样。若不是因为陈姑娘的祖父是内阁里分管都察院的,以后能用得上,宋楚宜也懒得跟这位陈姑娘费这么多口水。

  红玉已经替宋楚宜铺好床了,见陈姑娘已经走了,就忙过来请宋楚宜去安歇:“再晚闹过了头,就更睡不着了。明日早起还好多事呢。”

  这两日徐嬷嬷也总是等她睡了以后再出去,此刻也跟着点头。

  只是第二日早上刚起来,就听说陈姑娘又来了。

  青桃捧着牙粉并红玉站在一起,闻言终于第一次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这位陈姑娘怎么一大早又来了?连叫人吃口饭的时间都没有。”

  宋楚宜穿戴完毕,就叫人请陈姑娘请进来。

  徐嬷嬷恰好带着人过来送早膳,宋楚宜请陈姑娘一起用。

  陈姑娘只是微怔之后就欣然答应了:“既如此,就再叨扰妹妹一次吧。不瞒妹妹,我今日还想去拜访拜访伯父......家里现在恐怕已经知道通州出了事,祖父祖母年纪都大了,经不得吓。我想求伯父给我递个信回去。”

  她望着宋楚宜,眼神有些闪烁。

  宋楚宜也不去看她的信,装作没瞧见她脸上瞬间闪过的不自在,点头道:“这是人之常情,哪里称得上麻烦?既如此,那吃完饭我就同姐姐一同过去。”

  陈姑娘松了一口气,垂着头细细的喝碗里的粥。

  照例还是要感谢大家的打赏,么么哒,爱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