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九十·客人
  太孙殿下身份不凡,宋仁跟宋珏等人不敢怠慢,忙整装同驸马一同迎了出去。【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

  徐嬷嬷手攥着衣襟有些紧张的看向宋楚宜,她之前听绿衣提过一声,宋楚宜有一回出门遇见了麻烦,还是这位太孙殿下给解得围。

  可是宋楚宜却并没甚别的反应,反而若有所思的垂了头。

  这位太孙殿下每每出现的时间地点都如此的巧合,真是叫人不多想也难。偏偏上一世这位太孙殿下早夭,她虽知晓别人的前世今生,对这位太孙殿下却真是一无所知,此刻也不由得摸不着头脑。

  叶景川惹了如此大祸,按理来说镇南王府应该是往下压也来不及,怎么会被别人知晓?而通州有鞑靼暴兵的事也是刚刚才报上去,太孙为什么来的这么快这么及时?

  上一次镖局跟齐圣元的事也是......

  巧合太多了,就不是巧合了。

  月亮已经悄悄隐进了云层里,屋外天空中繁星点点,夜色微凉如水。

  宋珏趁着空特地溜进来叫宋楚宜回去休息:“且得等呢,太孙殿下说京郊也有零星的鞑靼暴兵流窜,险些惊了太子的驾......现在驸马同父亲正同太孙殿下商议,一时半会儿肯定是说不完的。你忙了一天了也累了,快回去休息。有什么事都等明天再说。”

  不管是上一世一无是处的自己,还是这一世表现出用处的自己,对宋珏来说都仿佛没什么不同。

  他从不曾因为价值多少来决定对她的态度。

  宋楚宜微笑颔首,嘱咐他少喝些酒,就领着青桃跟红玉往后院去。

  许嬷嬷已经不安的等待了许久,此刻见到宋楚宜才松了吊在喉咙里的一口气。宋楚宜对她虽然不如对徐嬷嬷亲密,但是确实是好的,她伺候了宋老太太这么多年,知道分好歹。

  “床都铺好了,您去沐浴后就趁早歇下吧,眼看着都三更了。”许嬷嬷看她一眼,见她面色如常,心里的不安渐渐放下些许,又道:“今晚我在外面房间守夜。”

  宋楚宜点头,刚才战局虽然她们这边占优势,但是到底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么多死伤,说没有震撼跟害怕是假的,她吓得其实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此刻许嬷嬷提起来,她才觉得背后出了汗有些难受。

  青桃取了香皂跟毛巾衣裳,试了水温才服侍宋楚宜沐浴,有些不解的问宋楚宜:“怎么许嬷嬷又似乎并没有表态?”

  宋楚宜晨间的态度那样分明,怎么到了晚间却好似又不怎么在意了似地?

  这就是伺候了宋老太太几十年的许嬷嬷的处世之道,她忠于你了并不是一定要跪在你面前剖白心迹。

  宋楚宜微笑摇头:“她已经表明态度了。”

  此刻局势这么不稳,许嬷嬷说了今晚会替她守夜,就已经表明了要与她共同进退。这就是许嬷嬷的回复。

  提起这个宋楚宜不免又觉得有些失落,毕竟外祖家实在太远了,远在千里之外,远水解不了近渴。

  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依附于宋家,若是不赶快强大起来,连去晋中给她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

  青桃听出她的惆怅,忙开导她:“姑娘也别着急,叶二爷不已经答应了帮忙吗?等明日我父亲去晋中送了信,就好了。”

  是啊,只要崔家知道了真相,只要崔家肯站出来出这个头,就好了。

  宋楚宜穿好衣裳出了净房,就见徐嬷嬷迎上来,脸色很有些不好看的道:“姑娘,陈姑娘来了,说是要跟您道谢。”

  徐嬷嬷有些不喜欢这位陈姑娘的做派,原先多的是机会道谢,却提也没提及一声。如今听说太孙来了,就巴巴的来了,当谁不知道她存的是什么心思吗?

  红玉也已经想通其中关窍,忍不住咬着牙笑了一声:“这位陈姑娘也是出自世家的,怎么这么不懂规矩。上午接她进来时也不曾听她说过只言片语的感谢之语,怎的现在这个时候来道谢了?”

  下午晚间不得上别人门做客,这点子规矩都不懂?

  许妈妈也有些生气的看了一眼门外,板着脸道:“要不就告诉她歇下了吧,眼看着就三更了,再闹下去今晚还睡不睡了?”

  宋楚宜没有犹豫的摆了摆手,笑了:“见,既然人家这样好心的来了。当然要见。”

  她冲着谁来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爷爷是当朝次辅,分管都察院的。

  之后正要这位陈阁老米分墨登场呢,怎么能不好好招待招待他的孙女?

  “这样晚了还来打搅妹妹,真是我的不是。”陈小姐长得如同画上的仕女,眉不描而黛、唇不扫而红,眉间一点胭脂痣,一双杏眼顾盼生辉,瞧着就叫人心生亲近。

  宋楚宜也忙含笑站起身来相迎,一边示意人上茶一边笑:“上午就该派人去找姐姐的,想问问姐姐那里可有什么缺的少的,只是后来一档子事赶到了一起,就混忘了。还请姐姐别怪罪我才对。”

  陈姑娘闻言就不由再把宋楚宜不动声色的看了一遍。

  京城里的世家大族的姑娘们的教养大多都是好的,也都是会说话的,这些都没什么可稀奇。稀奇的是这位宋六小姐通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场完全不同普通的名门闺秀,明明年纪还这么小,处事却老到细致而丝毫不显得过度热情,也不显得过分谦逊,进退有度言谈有趣,与所有她见过的姑娘们都不一样。

  更兼她有一双琉璃一般的眼睛,顾盼之间睫毛像一把小扇子一样扑闪扑闪,映衬着她格外漂亮的眼睛,叫人看着不仅生了几分好感,更增添几分喜欢。

  都说长宁伯府老太太会教女,此时看来才发现果真是名不虚传。

  陈姑娘按下心里的想法,面上带着恰好的和煦的笑意:“哪里?妹妹高义,收留了我与弟弟,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只是碍着没有长辈在场,不敢贸然上门拜访道谢,生恐唐突了妹妹。才刚听闻宋伯父也来了,想着应该上门道谢,只是却不巧了,正碰上伯父去谈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