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九·狠心
  总是这样,李氏演戏估计是入了迷,恐怕自己演的都以为自己是个慈母了。对待宋琰的时候慈眉善目得如同一尊观音,有求必应。

  可是对待自己这个亲生女儿的时候却又冷淡又疏离,宋楚宁唇角微翘,笑的不屑又冷淡。

  有些事情,习惯了就不觉得奇怪也不觉得不平了,那些不平委屈,早就在睡梦里被眼泪给烘干了。

  宋楚宁被于妈妈扶着坐在椅子上,忍受着脸上的刺痛感,略带几分不耐的看着已经呆住的李氏道:“通州你有座陪嫁别庄是不是?庄头以前是不是就帮你做过很多事?”

  李氏震惊又恐惧的看了于妈妈一眼,看向宋楚宁的眼神带着探究跟警惕:“这些事情究竟是谁告诉你的?!”

  还用告诉么?

  在梦里这些事情本来就是你自己身体力行的教我的啊。宋楚宁余光瞥见她的神情,只是不屑摇头:“只要你做了就总会露出马脚,只是看人查不查得出罢了。你看,现在我不就知道了?怕人说,当初你就别做啊。”

  宋楚宁以前对李氏说话,虽缺少恭敬,但从未这样尖锐过,这会子忽然发难,真是叫李氏面上挂不住。

  李氏恼羞成怒,被自己亲生女儿发觉了丑事还被指着鼻子骂,真是难堪又尴尬。可是她到底这回抓住了重点,没有再起来掀桌砸东西,反而耐住了性子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又怎么知道宋楚宜也知道了?”

  “她知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无缘无故的去了通州很可疑。”宋楚宁自然的接过话头,看着李氏道:“而且我劝夫人一声,她不是省油的灯。您自己想想最近吃的亏是不是全是她身上惹出来的?也好好回忆回忆老太太老太爷什么时候开始对您冷淡起来的,难道您就一点端倪也看不出来?这个继女早就不是吴下阿蒙了,您也最好放弃那些幻想,别梦想着钝刀子杀人又得名声又得利了,先下狠手杀了她才是正经。”

  于妈妈含着忧虑点头:“细说起来是不对劲,她一下子就同以往不同了,看看她平日的行事做派,看看她多得老太爷老太太的喜欢,连世子跟世子夫人都给她三分颜面......这在以往可不敢想。”

  李氏阴沉着脸,忽而下定了决心似地看着宋楚宁:“那你说怎么办?杀了她?她出门身边带了多少人,哪有那么轻易就能杀的?”

  何况在伯府里她毕竟不能当家作主,多的是受限制的地方。

  “通州出了鞑靼暴兵,她要是被暴兵在乱战中杀了,谁也不会起疑。”宋楚宁懒得跟李氏再解释:“这件事你自己做不成,你回娘家去找外祖母吧!”

  李氏没工夫再跟自己女儿斗气,她仔细思索了一下宋楚宁的话,再联想到今日宋程濡斩钉截铁的态度,忽然明白李老太太说的要细水长流也是行不通的。

  宋楚宜毕竟是个女孩儿,所以教养的问题只要自己表现的好,宋程濡跟宋老太太就乐于把责任交给自己。

  可是宋琰不行。

  他是宋毅现在唯一的儿子,宋家不会任由她为所欲为。

  “于妈妈,去收拾东西。我去跟老太太禀报一声,明日咱们就往李家去一趟。”李氏下了决心,又转头看着宋楚宁:“你去不去?”

  宋楚宁点头。她不大相信李氏的能力,虽然她确实成功的解决了崔氏上了位,也装了几年的贤妻良母,可这些大多都是李老太太的功劳。

  要是凭她自己,可能连宋毅床的边都挨不到。

  许是因为晚间刚驳了她面子的缘故,这回宋老太太答应的很是爽快,还叮嘱她多带几个人过去伺候,又专门让大夫人拟了礼单。

  怀揣着一腔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李氏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崔氏那泪汪汪的绝望双眼在她面前挥之不去,她身下绽开大滩大滩的血,眼睛慢慢的变得绝望又愤怒。

  这样愤恨的眼神叫她招架不住,六年来她第一次从崔氏的注视下被噩梦惊醒,整个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流着冷汗。

  是,不能等了,不能等。

  当年的事要是被揭发出来,她现如今的一切都要没有,甚至母亲也会被人指责诟骂,这些事情永远都不能发生。

  她拥着被子睁着眼睛挨到了天亮,迫不及待的带着宋楚宁回了娘家。

  李大夫人似乎并不乐意她来,态度很有些冷淡的同她寒暄了几句就引着她们去了李老太太房里。

  李氏已经没工夫顾得上嫂子的冷漠,坐下就同母亲说起了宋楚宜去通州的事情。

  李老太太浑浊的眼睛里迸出惊人的精光,偏头看着她重复了一遍:“通州?”

  她当然记得通州有什么,也因此就更加敏感。

  李氏点了点头,双手缠上李老太太的胳膊,担忧的道:“那丫头确实有些古怪,若她这回真的是冲着崔氏的事情去的,难保不被她抓到些蛛丝马迹。不如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李老太太瞪了她一眼,澳门赌博网站:又看看宋楚宁,忽然笑了:“这主意恐怕不是你自己的,是阿宁的吧?”

  李氏有些别扭的承认了,又道:“母亲,您知不知道通州进了鞑靼暴兵的事?要是她恰好被暴兵杀了,那咱们不就一劳永逸,什么事也没了?”

  李老太太垂着头沉默了半响。

  她一辈子也只有一儿一女,儿女都是她的心头肉,哪个都不能受委屈。

  当年李氏迟迟没有定人家,那几个姨娘生的庶女都等着看尾大不掉的女儿的笑话,都看扁李氏找不到好人家了......她们还不是排除万难的打掉了崔氏?现在那些庶出的女儿哪个比得上自己女儿嫁的好?

  现在不过是崔氏留下的两个尚未成气候的小毛孩子罢了,难道还会比当年的崔氏更难对付吗?

  这确实是一个难得的良机,错过了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感谢9小姐的和氏璧,感动的热泪盈眶。所以决定加更一章。加更可能在明天或者后天。也多谢各位这些天的打赏,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有每天都更新,但是我都有看到。深执、紫璃、念念不忘窝、伍五无,非常非常感谢。

  另外今天要给我亲爱的大姐做个广告,她的灵异新书《鬼生意之孟婆酒吧》千年世家,孟婆传人,以捉鬼为业,却受千年诅咒。善恶有报,人鬼殊途,上演爱恨情仇。百年一次的鬼门大开,将会引出这个千年世家的什么惊天秘密。身为世家继承人,如何寻得解除诅咒之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