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八·成仇
  玉兰拿了剪子去剪烛花,火光微微闪动发出轻微的噼啪声,惊得人忍不住回过了神。(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鞑靼人居然胆子这么大,直接冲进紫荆关进了通州城!”宋老太太声音低沉,带着担忧与忐忑:“这件事又被小宜撞上了,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她说的撞上不是指撞上鞑靼人,而是撞上了带兵去的叶景川。

  宋程濡比她镇定许多,拈着胡子想了想反而有心情笑了笑:“不管要怎么收场,总之不会牵连到咱们家。”

  他倒是有些期待这件事到最后会怎么收场了。

  尤其是接到信说宋楚宜抽空救了陈阁老的孙子孙女之余,竟还设计收拾了豆各庄定福庄一带流窜的鞑靼暴兵。

  这下陈阁老不仅欠了宋家一个人情,连镇南王也欠了宋家人情了。

  说话间大夫人并二夫人一同进来给宋老太太请安,并商量起了宴会的事情。

  宋老太太蹙了蹙眉,朝宋老太爷看了一眼,叹气道:“这宴席最近还是别办了。”

  通州的事情闹出来以后说不定就有言官抓着这场宴会吐口水,还是免了的好。况且现在宋楚宜还在通州,虽然知道她人聪明身边又有叶景川,可到底是不放心。

  大夫人也早有预感,闻言就收起了礼单跟名册,点头道:“既是这样,幸好帖子还未发出去。那媳妇就先把东西都收起来。”

  李氏闻言却明显有些惶惑,早就已经订好了的宴会,怎么说不办就不办?

  可是她又知道这事不是她好开口问的,只能将疑问压在心底,转头说起别的事来:“老太爷老太太,有件事儿媳想同您二位讨个主意。”

  她对宋琰上心的很,事无巨细都亲自过问,连带着宋老太太对她的观感又变得好了一些,闻言就问:“什么事情?”

  “琰哥儿也到了开蒙的年纪了,媳妇想着二老爷不在,就想给他找个先生......”李氏见宋程濡同宋老太太都看过来,就更加谨慎的斟酌着道:“正巧我父亲有个同年最近辞官了,我就想着不如请他来给琰哥儿开蒙?”

  李如橚是国子监祭酒,他都说好的人,那自然是好的。宋老太太犹豫半响要点头,却听宋程濡道:“不用了,琰哥儿的事我自有打算。”

  李氏没料到铺垫了半日竟得到这样的结果,登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老太爷......”李氏挣扎着想替自己解释:“我父亲也说那位先生学识很好......”

  “他们几个兄弟的学业我心里都有打算。”宋程濡挥手打断她,皱眉道:“你就不用管了。”

  李氏揣着一颗惴惴不安又万分屈辱的心含着眼泪回了房,为了这一天她已经准备了这么久,连人选都是母亲托了父亲亲自去定的,可是就这么被宋程濡三言两语的打发了。

  她不甘心,隐忍许久的不满终于又再次爆发出来,狠狠地把刚摆上来的水晶摆盘拂落在地,摆盘里的龙眼落了一地。

  于妈妈叹着气劝她,死命的拉着才算叫她安静下来。

  只是才安静下来,外头素知就面带难色的掀了帘子道:“小姐来了。”

  李氏听了宋楚宁来了,立即就先把眼角的眼泪擦干,带着哭腔指使小丫头:“快把地上的这些东西都弄干净!”

  对这个亲生女儿现在她是怕大过于爱,生怕会被自己女儿用看无理取闹的小孩的那种眼光看着。

  宋楚宁却已经进了门,一眼就把满地狼藉收入眼底。

  不知道又是什么惹了李氏生气,她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并没有带出别的情绪来,反而是冷静至极的看着李氏道:“不知道夫人知不知道六姐姐去了哪里?”

  李氏微怔,她前日才知道宋楚宜出了门,但是去了哪里却还真的没顾上。对于她来说,一个已经抓不住了的宋楚宜当然不如一个抓得住宋琰来的实在。

  现在听宋楚宁这么问,她就本能的反问:“去了哪?”

  她没觉得宋楚宁的称呼有些不对,不知道从何时起,宋楚宁已经不再称呼她母亲,而改为称呼她夫人。

  宋楚宁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先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盯着她看了半响,才道:“之前我叫夫人做的事,夫人都不信我。可是我希望夫人这一回无论如何最好听我一回,否则像今日被老太爷老太太打脸的事,以后是免不了的。”

  李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宋楚宁不看她的脸色,盯着自己的脚尖道:“她去了通州。而现在正好通州出事了。”

  “出事了?”李氏的声音猛然拔高:“出什么事了?”

  宋楚宁有些不耐烦,她不喜欢李氏总是用这样质问的语气跟她说话:“你不会忘记当初崔氏身边的人是被谁卖出去的吧?!宋楚宜这人现在这么聪明,你就不担心她发现了什么不对是特意去通州找线索的,不然她为什么去通州?!”

  李氏悚然而惊,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声音尖的也有些变形:“你在胡说什么?!”

  年轻时候的丑事被自己的亲生女儿知晓了,还被她直接不留情面的说了出来,李氏心里的羞恼一股脑的涌上来,忍不住站起身来走了几步一把拉起了宋楚宁,厉声道:“你到底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胡话?!你是不是想害死我才罢休啊!”

  宋楚宁被她狠狠地掼在地上,脖子上的皮都有些擦伤,还是于妈妈忙跑过来拉开了李氏才救了她。

  她的脸也有些破皮,白嫩的脸上添了两道鲜红伤口。于妈妈心疼的不行,一边替她拿了帕子擦,一边回头看着李氏带着些不赞同道:“夫人,有话好好说,姑娘毕竟还小呢......”

  这两母女越来越不像亲生母女,倒是像仇人似地。

  明明来说的都是重要的话,明明两个人都是对付宋楚宜姐弟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说起话来就要掐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