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四·关门
  夜尽天明,澳门赌博网站:青桃推开窗子,独属于郊外的新鲜空气一股脑的涌入房间,冲散了檀香的味道。宋楚宜已经在红玉的服侍下穿好了衣裳,看了一眼外头绿油油的梧桐叶,转头问许妈妈:“妈妈,秦叔叔还没回来吗?”

  以秦川的性格还有宋程濡如今对她的重视程度,应该会叫秦川立即回来才是。

  许妈妈捧着牙粉有些担忧的摇头,看着宋楚宜欲言又止。

  昨晚宋楚宜把她跟红玉调开去收拾铺盖行李,后来似乎发生了些事情,可宋楚宜却并没透露给她的意思,她有些慌张。

  眼看着宋楚宜又要出去,她忙追上去有些踌躇:“小姐,有件事我不知当问不当问”

  许嬷嬷来她身边这近两月,算得上勤勤恳恳尽心尽力。

  “我也有一件事要问妈妈。”宋楚宜停住脚转过身去,面色如常却吐字飞快:“妈妈的主人是我,还是祖母?”

  许妈妈惊讶的捧着牙粉不知如何是好,目瞪口呆的看着宋楚宜,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宋楚宜轻叹一声仍旧背过身往外走,话却没有停:“妈妈不必现在回答我,想明白了之后再告诉我也是一样。等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自然也会为妈妈你解惑。”

  青桃追着宋楚宜出去,有些担忧的朝身后看了一眼:“姑娘,许妈妈毕竟跟着老太太几十年了”

  宋楚宜脚步不停,眼里却有泪光在闪动。

  是,许妈妈跟着宋老太太几十年了有感情了,所以宋老太太这样重视她,把她调到自己身边来伺候,以后自己就可以给她养老。

  可是崔氏身边的人呢?

  涟漪呢?莲蓉呢?这些曾经也都忠心耿耿的跟着崔氏远从晋中来到京城的忠仆呢?谁来救救她们?

  她们毁了的人生谁能给她们补偿?!

  祖母对她一直是好的,就算当初自己飞扬跋扈惹人讨厌,祖母仍旧对她存了几分真心,所以到最后也替她完成了跟沈清让的婚事。

  可是只要想到这份好,是用崔氏的命换来的忍让跟施舍,她心里的伤口就一点点的扩大。

  张叔跟徐嬷嬷已经侯在大厅里,见了她来忙惶惶迎上来问好。

  “昨晚小姐睡的怎么样?”徐嬷嬷脸色有些差,但还是勉强露出个笑来:“才刚派人出去探过消息了,咱们这里暂时没出什么事。”

  宋楚宜敏锐的察觉出她话里的其他意思,蹙眉问道:“那别的地方出事了?”

  张叔颤着手忙不迭的点头:“离咱们不远处的一个温泉别墅里死了十几个人听说那别墅是陈阁老家的reads;。”

  离得不远?

  意思是镇上还是有鞑靼人藏身,叶景川已经去了一夜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他的门客不是说了会请知县调动人手么?

  她正发愣,张叔就又有些为难的搓了搓手掌凑上来:“还有件事要跟小姐禀报,陈阁老家的那座别墅里现今正有一位小姐一位少爷住着,昨晚上他们别墅里死了十几个护卫,留下的人已经不足了,她们想来咱们这里”

  徐嬷嬷也递上一张帖子来,叹着气道:“如今咱们这里又有兵守着,怕是之后求上门来的人只会更多,小姐还是要早做打算的好。”

  宋楚宜略微点头,伸手接过帖子看了一眼,转头看着徐嬷嬷道:“嬷嬷,您同张叔带十个护卫同去一趟,将陈小姐陈少爷接来吧。”

  青桃有些犹豫:“若是接了第一个,难保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人多了又难知根底,若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人心叵测,谁知道到会不会有人趁机发灾难财,混在人堆里图谋不轨呢?

  宋楚宜挥手止住青桃,轻声道:“青桃,你去带句话给外面的军士,叫他们分出五十人专门守着不远处的祠堂。若是之后还有人来投奔,就全部到祠堂里去。”

  叶景川总共也就才留给了她们一百个人,这一下就要分去五十个,青桃有些肉疼,但是知道这样是最妥当的办法,胡乱点了点头出去安排了。

  秦川留下的几个护卫不放心,商量了之后叫了青桃进来劝诫宋楚宜:“姑娘固然是心善,可是鞑靼暴兵却没有人性,咱们这里阵势大人多,怕是早就惹了他们的眼。若是人再分出去这么多,到时候恐怕发生不测啊。”

  等的就是鞑靼暴兵。

  “不怕。”宋楚宜扬了扬手里的信,好整以暇的交给青桃:“你再去找到之前的那个百户,叫他务必要在两个时辰之内把这封信交到叶景川手里。”

  宋楚宜向来是有主意的,且极少出错,青桃见她气定神闲,心里的不安先去了一半,松了一口气点点头,接过信去找那个军士了。

  徐嬷嬷恰好进来,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太吓人了,那些暴兵简直毫无人性,若不是陈家下人拼死护主,只怕陈小姐跟陈少爷要遭殃了。”

  “人安顿好了?”宋楚宜问了一声,又招手把徐嬷嬷唤至身前:“嬷嬷,我有件事要让您去办,这事儿出不得差错,您可得办好了。”

  听宋楚宜说的这样郑重其事,徐嬷嬷哪里敢放松,忙屏气凝神的听。

  “现在是大白天,谅那些暴兵胆子再大,也不敢公然袭击。您跟张叔多带些人,带足十七个护卫,再带二三十个长工帮佣,一同去陈家还有附近比较大的别庄走一趟,将他们值钱的东西通通用大板车运回来。”

  徐嬷嬷听的有些发愣,挠了挠头有些不解:“用大板车运?会不会太招摇了?这样岂不是叫大家都知道咱们去帮她们转移财产了?”

  而且人家也未必就肯把别庄里积蓄的金银珠宝拿出来呀,再说别庄里收成还有麦子粮食、番薯鸡鸭,这些东西又怎么运?

  徐嬷嬷不禁想要摇头,现在这样危急的情况,能用自己的人手救人就好了,还管他们的财产作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