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三·相告
  所以上一世李静姝勾引了她的父亲害死了她的母亲,还心安理得的嫁进了宋家当二夫人,让她跟宋琰叫了她二十几年的母亲。

  最可恶的是还把自己养成了一个只会丢脸的废物,把宋琰送去了阴间。

  宋楚宜觉得喉咙有些痛,生命最后的那些绝望跟不甘铺天盖地的一点一点将她淹没,她攥紧了拳头,面无表情的定定的看着青桃的父母。

  徐嬷嬷吓得够呛,还以为宋楚宜是被吓着了,连忙上前拍她的肩膀。

  宋楚宁当初口口声声的说恨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

  她们母女抢走了自己本来该有的一切,甚至还鸠占鹊巢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她们得到了宋毅的一切宠爱跟心疼,冷眼的看着自己跟宋琰对她们感恩戴德。

  她沉默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看着青桃的父母的眼神有些复杂:“我叫你们去打听当年我母亲身边伺候的人的消息,倒是没料到二位竟也是知情人。”

  青桃父亲忐忑的看了她一眼,立即就朝着地上不断磕头,语气诚恳而耿直:“六小姐,当初是我们做的不对”

  宋楚宜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青桃,心里波涛涌动。

  青桃父母虽然最后悬崖勒马,并没有助纣为虐下去,可是到后来也千方百计的通过走关系把青桃送进了伯府,指望她能到李氏跟前伺候,说明还是对李氏存了报效之心。

  她因为欣赏青桃的聪明而招安了青桃,现在看来好处竟不止一条。

  屋子里安静了半响,宋楚宜脸色与平常大为不同,连徐嬷嬷也不敢再开口。

  还是青桃母亲先打破了沉默,她哀哀的哭了一声:“虽然我们并不曾真的做过什么,但毕竟也是李家的人六小姐若是怨我们,我们也没话说。但是小桃儿却是真心实意的跟着您的,不然也不会让我们连这多年前的秘辛都抖落出来还请六小姐看在她一片忠心的份上,给她一口饭吃”

  宋楚宜这才回过神来,她看了看身后已经掉下眼泪的青桃,缓缓的摇了摇头:“我没有迁怒你们的意思,你们也只是听命于人而已。何况幸亏叔叔悬崖勒马,否则我母亲可能早就出事了。”

  她自嘲的笑了一声,又打起了精神问道:“就是不知,除了这些,你们有没有打听到昔日伺候过我母亲的下人的消息?”

  “有的。”青桃父亲忙直起了身子,认认真真的道:“庄子上的庄头当年就是经手的人,我与他周旋了月余,总算得到了些消息。”

  徐嬷嬷有些激动,脸激动得有些泛红,忙问道:“是谁的消息?知道她们在哪里吗?”

  她与崔氏当年身边伺候的人都是自小长大的情分,这些年也都有去打听过,却从来不曾打听到些什么,这回听说是有了消息,顿时激动得有些失了分寸reads;。

  “都灌了哑药”青桃父亲声音有些发涩:“远远的被发卖去了贵州”

  贵州这么千里迢迢的地方,李氏也真是够狠也够精明。

  徐嬷嬷心里有些难过又有些心寒,忍不住眼眶泛红:“真是作孽”

  当年崔氏身边的四个大丫头通通都水灵灵的,不曾想到头来竟落得个这样的下场,被灌了哑药卖到了贵州去,而且依着李氏狠毒的心性,还不知道究竟把她们卖去了什么肮脏去处。

  想想她们平时比普通的千金小姐还尊贵些,现在却如此可怜,徐嬷嬷牙齿咬的紧紧地,恨不得吃了李氏的肉。

  宋楚宜也有些发愣:“贵州?”

  这么远,而且还不知道具体去处,要寻她们岂不是难如登天?

  看出宋楚宜的失望,青桃父亲不敢再继续卖关子,忙道:“还有一个没卖出去。庄头儿子恰好看上了一个丫头,死乞白赖的求着庄头把她偷偷留下了。好像是叫什么涟漪的,现在大家都叫她李二嫂了。”

  徐嬷嬷听见熟人名字,忙看着宋楚宜点头:“是是是,有一个涟漪的!”

  宋楚宜松了一口气,忙又问道:“你们曾与她有接触吗?”

  青桃母亲摇头:“少的很,李庄头夫妇都是谨慎人,少得让她出来。她连农活也不用做,大多时间都呆在屋子里烧火煮饭带孩子。我曾经想跟她搭几句话,也都被人挡回来了。”

  防的还真紧。

  宋楚宜若有所思,想了想又问:“李氏的庄子离这里大约有多远?”

  “在永顺县,得半天的车程。”青桃父亲看出宋楚宜的打算:“只是李庄头防的紧,很难跟李二嫂搭得上话。”

  永顺?若是没记错,上辈子被祸害的最厉害的就是永顺县了,宋楚宜慌乱之于灵光一闪,忽然想起叶景川来。

  说不定这件事可以沾沾叶景川的光,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涟漪给救回来。

  她心里有了主意,面上脸色也就好看了许多,看向青桃父母点头:“我还想问叔叔婶婶一个问题,青桃当初说你们也打定了主意跟着我。现在你们确定跟着我吗?”

  之前若是还有些不确定,到了现在却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青桃父母咬紧了牙关不断点头。

  “那你们也干脆不要回去了。”宋楚宜展颜:“我这位继母估计也没那么多时间来管你们的事,你们回去了若是露出什么马脚反而会不安全。干脆就先呆在这别庄里吧。至于你们的奴籍,我会想办法的。”

  青桃父母正担心若是回去之后会被为难,又因为说出了李氏的秘密而紧张不安,此番宋楚宜这么说,二人自然忙不迭的答应。

  青桃也红着眼睛过来跟她道谢,她扶住青桃没叫她跪下去,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出房门。

  上一世实在是过的太苦太苦了。苦的叫她如今重活也难以心安,大概是她没有积德的缘故。想到如今她还有明日,明日过了还有后日,家中有祖母亲弟,心就不自禁的先软了。她想,她善待别人,善待一切对她表示善心跟接纳的人,只希望上天能瞧在她也算虔诚的份上,这一世对她的亲人好一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