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二·秘辛
  前面的豆各庄已经遭殃,澳门赌博网站:别庄里也出了命案,防卫就成了如今最要紧的事情。

  宋楚宜将叶景川留下来的一百人将别庄所有进出口都围的严严实实的,自己带来的十七名护卫分作四组在庄内巡查,以防万一。

  她赶了一天的路,到如今都还没吃上一顿正餐,徐嬷嬷心疼的不行,亲自下厨做了几道拿手菜,叫她先吃了饭再说别的话。

  她也确实有些饿了,由青桃红玉陪着吃完晚饭,就先问张叔对那死去的长工有什么打算。

  “毕竟是咱们请来帮工的”宋楚宜叹了一声气,语气有些低沉:“遭了这等无妄之灾,说不定人家家里还有父母在堂叫人去找找他的亲戚,看看有什么需要的,尽量满足吧。”

  伯府对下人向来都是宽宏的,张叔虽然新当了庄头,但以往庄里对这种事都有旧例,他决心照着旧例再添上一笔银子。

  谈完了这些,青桃凑在她耳朵旁边小声告诉她:“我爹娘已经侯着了,姑娘看是今日就问还是等休息完了再问?”

  青桃父母都是李氏庄子上做事的,出来一趟很是不容易,按照原计划他们明日就要回去的。

  徐嬷嬷此时已经跟许嬷嬷一同收拾好了宋楚宜的住所,过来请宋楚宜过去休息。

  宋楚宜想了想,叫青桃去把她父母叫到后院。

  有些事迟则生变,还是早点问完才保险。

  青桃父母虽然是在庄子上做事,但是出乎意料的长得却并不像是做农活的,两口子都带着些书卷气。

  难怪教的出这么聪明的女儿,宋楚宜若有所思的看他们行了礼起来,温和的叫他们坐。

  “前些日子原本说好的在皇觉寺问,后来又出了些事,叫叔叔婶婶白跑了一趟。”宋楚宜微笑着向她们点头:“二位可别见怪。”

  虽说青桃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二人仍旧是忙不迭的站了起来连声道不敢。

  “叔叔读过书?”宋楚宜看他文质彬彬,说话问答都极有条理,忽然觉得有些奇怪:“既是读了书,怎么还屈就在庄子上做农活呢?”

  青桃抿着唇看了父亲半响,忽而插话:“姑娘有所不知,我父亲原本也是个考过功名的秀才,后来出了些事便被派到了庄子上。”

  青桃母亲也不由得落下泪来:“说起来也是我们自己的不是,当初在李家的时候替二夫人办事,把事情办砸了。”

  青桃之前说过,她父母都是李家的家生子reads;。

  宋楚宜更加觉得事情有些奇怪,想了想又问道:“若是方便的话,不知道叔叔婶婶能否跟我提一提在李家究竟是把什么事情办砸了?”

  虽然二夫人李氏一直自视甚高,觉得自己是清流淑女。可李家的老太爷一辈子是个地里刨食的农民,还是儿子考中探花之后当了官才被接进京城来。相比其他有根底的人家,李家到现在也还立足不甚稳,若是出不了有出息的人才,基本上过个十几二十年,等李如橚致仕了,就什么也不是了。

  而相对来说,家生子却是非得几十年繁衍,青桃父母既然是家生子,说明上一辈至少也是跟着李老太爷的,李家这样的情况,家生子满打满算下来估计也没多少。若不是犯了什么天大的错,怎么也不该被放到庄子上去吃土才是。

  青桃有些着急的看向父亲,语气有些激动:“女儿已经是姑娘的人了,爹娘难道还抱着其他的幻想不成?!既是姑娘问了,尽管答不就是了?!”

  青桃母亲也连番向丈夫使眼色。

  青桃父亲犹豫半响,终于长叹一声跪倒在地:“不瞒六小姐,当初老太太正是要我仿二老爷的笔迹写封信。”

  宋楚宜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点头示意青桃父亲继续说。

  “老太太要我以宋二老爷的名义写封信,写给您的母亲”青桃父亲闭了闭眼睛:“让我在信里把她约到清凉寺去。我察觉出不对,趁着去送信的时候把信给扔了。谁知第二日就被老太太骂了一顿,她说在清凉寺空等了一天什么也没等到这件事过后,老太太觉得我办事不牢靠,就把我们一家都给放到了庄子上,后来这庄子又给了我们家大小姐做陪嫁”

  李家大小姐李静姝,她的继母。

  宋楚宜嘴角牵出一个讥讽的笑意。

  原来李家这么早就该是把主意打到她父亲跟母亲的头上了,原来李氏嫁给宋毅做填房根本就不是什么父母之命,而是早有预谋。

  青桃母亲声音都有些颤抖的又接过了话头:“而且,而且我们大小姐那个时候总是有些不对劲,她吃不大下东西,还总是反胃想吐老太太发现这些不对后,连我也打发去了庄子上。”

  在场的人眼珠子都掉了一地。

  徐嬷嬷忙上前捂住了宋楚宜的耳朵,生怕宋楚宜听到这些不干净的话。

  可是宋楚宜已经听见了,她目光冷淡的往众人身上都看了一眼,坐在座椅上一言不发。

  事情的真相渐渐的摊开在眼前,很多以前想不通的事情甚至根本不用再多费脑筋,只要联想一下就能明白。

  为何一向重规矩的宋家甚至都没能等到崔氏去世一周年祭,就迫不及待的将李氏迎娶进了宋家给宋毅当填房?

  为何崔氏身边伺候的嬷嬷丫头,凡是崔家带来的下人几乎全都被换了个遍。

  为何李老太太那么胆大,居然敢算计博陵崔氏的嫡系女儿。

  因为要给已经怀了孩子的李氏腾位子,所以只能恶向胆边生向崔氏下手。

  徐嬷嬷心中也是愤愤不平,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才忽然朝地上啐了一口:“呸!什么清流人家的读书小姐?!她也配!”

  她也配接替了崔氏的位子活了这么多年,她也配用崔氏用过的屋子用过的男人,还叫崔氏留下的一双儿女叫她母亲她居然也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