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八十·凶杀
  宋楚宜一行人出了城,澳门赌博网站:到傍晚才算是摸到了通州的边。

  天色已晚,若再不加紧赶路,到通州的时候恐怕就伸手不见五指了。而夜晚向来是叫人心生恐惧的,秦川皱起眉头催促人快走。

  出来之时不仅宋老太太千叮咛万嘱咐,就是宋程濡跟世子也再三叫他要护好这位六小姐,千万不能出损失。他丝毫不敢放松。

  好在紧赶慢赶之下,一行人总算是进了通州,周围许多扛着锄头的佃户们披星戴月的往家赶。秦川松了一口气,考虑到今日已经在马车上颠簸了一日的宋楚宜,叫人渐渐放慢了速度。

  可是刚拐过了豆各庄,眼看着就要到地方了,忽然却涌出来一大帮子人,奔逃着往自己这个方向来。

  秦川吓得魂不附体,立即叫护卫围住了宋楚宜的马车,自己却打马上前找到了其中一个穿着锦衣的少年。

  “长宁伯府的?”那少年显见得有些吃惊,怔忡了一会儿才笑:“真是无巧不成书,哪里想到在这里还能碰见熟人?”

  熟人?

  秦川怔住,不知道少年说的究竟是何意。

  许嬷嬷早下了马车,问清楚情况后就隔着帘子告诉宋楚宜:“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附近都有官兵怕是碰见哪位高明在办事。”

  红玉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看着宋楚宜的眼神颇有些哀怨。她就知道跟着自家小姐出来不可能风平浪静,好嘛,还没进别庄呢,这事情就紧跟着来了。

  “秦总管不必惊慌,你不认识我,我却识得你。”那少年哈哈大笑,一袭锦袍在月色下越发将他衬得飘逸出尘:“听宋珏说秦总管武艺了得,下次有机会可要多讨教讨教。”

  眼前人居然能报得出自己的名字,且听着似乎同宋珏很熟,秦川更加摸不着头脑,却知道少年并无恶意,便拱手而笑:“大人实在过谦了,不知是哪位高明?在下奉命送我家小姐去别庄休养,还请大人通融通融。”

  “好说,在下叶景川。”叶景川遥遥朝宋府车架望了一眼,唇边笑意加深:“镇南王府同长宁伯府向来是通家之好,既是碰上了伯府姐妹,很该由我送上一程。”

  居然是镇南王的嫡次子叶景川!秦川闻言便本能的想要拒绝:“看二爷带着下属似乎在办事,不好耽误。这回出来带的护卫也足够了,很不必麻烦二爷。”

  “不麻烦。”叶景川惬意挥手:“秦总管你有所不知,今日豆各庄发生凶杀案,凶手将李教谕一家八口人全部杀了。此等丧心病狂之人逃脱了,还不知要惹出多少祸患来。以防万一,还是由我带着人马护送你们过去吧。”

  凶杀案?秦川闻言脸色有些不好看,想了想朝叶景川拱手,回去问宋楚宜的意见reads;。

  红玉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忍不住拽紧了青桃的衣袖。

  宋楚宜也有些吃惊,没料到一来就碰到人家正好在查灭门惨案,更没想到查案的人竟是镇南王嫡次子,现任府军卫百户的叶景川。

  可是她转念一想就点头答应了叶景川的提议,他说的没错,伯府带出来的护卫虽然足够,但是若是真碰上那些将人灭门了的丧心病狂之徒恐怕应付不过来。

  叶景川饶有兴致的看着秦川隔着马车同车里的人请示,目光中渐渐露出兴味来。

  前几****听父王说伯府有位六小姐很是特别,小小年纪就计划周详的策划了萧鼎事件。现在看秦川对这位小姐如此言听计从,看来自己恰好是碰上了。

  他见秦川点头,就挥手叫属下府军将宋楚宜一行人围在中间,护送她们进了定福庄。

  伯府别庄前早有张叔跟徐嬷嬷领着一些帮工佃户打着灯笼等着了,脸上都一脸焦急的样子。

  总算是安安全全的到了别庄了,秦川松了一口气,赶忙过去对叶景川道谢。

  可还没等他转身呢,张叔就跌跌撞撞跑了上来,喘着粗气说别庄也出事了。

  “在咱们这里帮工割麦子的长工死在了后院井里”

  秦川顿觉大限将至,张大嘴巴竟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倒是一直带着闲适笑意的叶景川换上了凝重表情,蹙眉问道:“何时死的?可知道凶手是谁?”

  “不像咱们本地人”张叔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只觉得晦气至极:“当时那长工正搬了长凳去厅里准备收工的,不知怎的从厅里蹿出一个人来就把他给抹了脖子”

  宋楚宜在马车里听的清楚,却忽然想起来刚才说的李教谕一家被灭口的事情来。

  红玉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吓得手都有些发抖,她想劝宋楚宜转头回京城,想想却又怕瞎灯黑火的碰见那些凶手。

  青桃也有些担忧,别庄里出了人命,可还怎么住人?

  里头若是还藏着什么心怀不轨的人,那还得了?

  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了,宋楚宜想了想,吩咐青桃过去请叶景川。

  青桃不敢耽误,二话不说的就跳下马车去请叶景川。

  叶景川此时已收起懒散,闻言不由想摇头,可是想起之前父亲的话,转念一想就跳下马到了宋楚宜马车跟前。

  “我听说李教谕家被灭门是在未时,可是世兄带人来这里却整整已经驻扎了三天。”宋楚宜开门见山:“不知世兄是否已猜到凶手是谁?”

  叶景川脸上最后一丝玩味也收敛得干干净净,目光复杂的看向马车,似乎是想透过帘子看清楚里头坐的人究竟是何模样。

  他许久没有回话,宋楚宜却似乎不甚在意,紧跟着又问道:“李教谕那边被杀是未时,我们庄子上出事却是申时,不知道其他地方会不会也流窜着这些不轨之徒随时等待作案?”

  豆各庄离定福庄还是有些距离,凶手能在这么接近的时间作案,说明根本不止一两人。若是有预谋的,那现在整个通州都估计危险了。

  宋楚宜努力回想了上一世此时该发生的大事,心里隐隐发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