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九·出府
  困扰伯府许久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宋府上下都洋溢着喜气。︾樂︾文︾小︾说|(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虽然大夫人有些为宋楚宣的将来担心,但是到底女儿之前在萧家过的也不好,且萧衍也不是多么本分安分的人,大夫人也就渐渐的放松了心情。

  因着宋程濡升官入阁,宋府门庭若市,往来车架络绎不绝。

  大夫人着实忙了好一阵子,又前来跟宋老太太商量办宴会的事:“之前就提过要办,谁知一路拖下来已经拖到了四月底了,再迟一些就有些不像。”

  宋老太太也点头,与她商量起了宴会的细节。

  伯府伺候的下人最近走路都带着风,脸上洋溢着兴高采烈的笑意,只是这喜气丝毫不能影响到宋楚宁。

  她如同一只困兽一般陷进了噩梦里,左思右想也不明白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

  若是按照梦里的轨迹去发展,那宋楚宜到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傻乎乎的等着被养废的的羔羊而已,可是现在明显事情没有照着梦里的去发展。

  萧鼎的事情一闹出来她简直心都凉了,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大夫人跟宋珏对宋楚宜异常热络的态度还历历在目,叫人怎么能不疑心这件事跟宋楚宜有关系?

  可是若是真的有关系,又是为什么?宋楚宜在事情里到底起的是什么作用,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

  她觉得自己如同走进了一个死胡同,进不去也出不来,许多事情如同一团乱麻将她困在了其中。

  若宋楚宜真的像自己所想的一样与萧鼎的事有关,那以后对付宋楚宜的难度显然不可与往日同日而语。

  她攥着拳头,圆润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也不觉得疼,半响后才猛然站起想叫人来问问宋楚宜究竟有什么异常的变化。

  可就在此时她才猛然察觉,她们在宋楚宜身边已经没有可以信任并且得宋楚宜器重的人了。事实上从黄姚跟汪嬷嬷被赶走的那一日起,宋楚宜身边就防的密不透风。现在她们还想探听她身边的事情简直难如登天。

  原来不知不觉里,宋楚宜已经强大到这么可怕了。

  她心中忽然升起些惊惶,想要去同李氏讨个主意,可是等到她换好了衣裳过去,却被于妈妈挡在了门外。

  于妈妈带着些为难又带着些小心翼翼的讨好,不断的安抚她:“夫人现在正有些事要忙......小姐要是闷得慌的话不如去找五小姐玩一会儿?等晚间吃饭了,我再过去请您。”

  宋楚宁心中一滞,忽然觉得又没什么可与李氏说的。最近李氏将她拒之门外的次数越来越多,多数时间都泡在了宋琰的身上。

  她一心一意的想要给宋琰当个慈母,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有个亲生女儿需要教导跟关心。宋楚宁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转头毫不留恋的往外走。

  于妈妈心里有些过意不去,送了几步唉声叹气的回来,觉得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回去劝劝李老太太再同夫人谈谈,叫她不好疏忽自己的亲生女儿。

  宋楚宁转头去了宁德院,换做平时的话她是从不踏足宁德院的抱厦的,每回来她都能察觉到宋老太太对宋楚宜与自己的区别,以她的性子总觉得这是莫大的讽刺。

  可是这会子不得不来。

  宋老太太对她的态度向来是好的,见了她来忙让人上了点心跟****,笑呵呵的问她身边可跟了人,有没有告诉李氏。

  宋楚宁乖巧的都答了,喝了****就上前揽着宋老太太的胳膊:“祖母,我要找六姐姐玩,她好几天都没空找我啦。”

  宋老太太微愣,随即就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那可真是不巧了,你六姐姐出门去啦。这几天都不在府里。”

  宋楚宁做出一副失望模样,乖巧的点头之于心里的惊慌却更甚。

  在没有任何长辈陪同的情况下,宋楚宜居然可以得到允许出门?!

  红玉也有一样的担心,她看着靠在引枕上悠闲的自家小姐,一边给她分茶一边抱怨:“虽然您有主意,可毕竟也没个大人陪着,这样出门多名不正言不顺啊?”

  宋楚宜失笑看向她,见她颇有些不赞同,便道:“以后这样的日子多着呢,再说咱们哪里名不正言不顺?祖母不是都同意了吗?”

  “虽说如此,可是去通州庄子上毕竟不是小事。”红玉据理力争:“那里虽说是个别庄,谁知道到底怎样?若是乌七八糟的,您可怎么住?再说咱们又没带多少人,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那可真是后悔都来不及。”

  红玉向来想的多,再加上经过了萧鼎的事,更是谨慎了不少,这次出门青桃跟绿衣都雀跃不已,唯独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宋楚宜笑着摇摇头:“不行的,这趟一定要亲自出来才放心。”

  上回在皇觉寺本来约好了青桃的父母,谁知后来横生枝节没谈出个所以然,宋楚宜决心这回好好的问一问。

  况且徐嬷嬷出去庄子上也快两月了,曾捎过消息进来说有了些眉目,她正好趁机把消息综合一下,看看哪些可用。

  青桃也笑嘻嘻的过来拉了她,岔开话题:“反正都已经出来了,你就好好陪着姑娘玩一阵不就得了?老太太早就派人去知会过庄头了,那里一定收拾的利落齐整,你就算不放心其他人,难道还不放心徐嬷嬷不成?再说护卫也不用担心,这回陪着的可是秦大叔,他带够了人手。老太太都不担心,你瞎操心什么?”

  红玉没话好说,叹了一声气不说话了。毕竟绿衣闹着要来都没来成,自己既然跟着来了,还是得在小姐跟前好好伺候周全才行。

  宋楚宜看着外头渐渐挂上树梢的太阳,淡淡的露出一个笑。

  崔氏的死是一根刺,横在她心里从上一世到这一世,这回她就要好好查个清楚,把这根刺连根拔起来。

  等着吧母亲,很快我就会还你一个公道。

  今天云文档坑了我一把,存文都丢光了.....真是哭都没眼泪,不知道是不是电脑不同的原因,也不知道明天去存文的电脑上能不能找到,叹气,伤透了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