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八·心术
  萧夫人等到太阳下山,等到月上中梢,再等到天光发白,仍旧没有等回萧鼎。

  她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不会有事的,毕竟萧鼎带足了人手,只要把宋楚宜抢到手,把宋珏跟那些女眷都给斩草除根,到时候再推出几个替罪羊去顶锅等死,萧家就能继续富贵下去。端王到时候也会帮他们把痕迹给清干净的。

  可是她一直等到太阳下山,也没等回来萧鼎。

  这下就是傻子也察觉到不对了,澳门赌博网站:她惊慌失措的喝退了前来卖乖的大儿媳妇,连声吼着人去方登家里寻方夫人。

  现在平阳侯府已然跟方登那里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方夫人素来比自己有主意,她控制着自己发颤的手,等着方夫人前来。

  可是陈嬷嬷回来却说方夫人已经不在府里了。

  “不在府里?!”萧夫人惊得站起来,不可置信的连连发问:“怎么可能不在府里?她不在府里能在哪里?!”

  一个女流之辈,莫非还能飞了不成?!

  陈嬷嬷讶异于自家夫人这样失态,有些无措的垂下了头。

  萧夫人心里却乱的像一团麻,她想不明白同样是后宅女眷的方夫人除了方家还有哪里可去。尤其是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萧鼎跟方登情况未明,她觉得靠得住的盟友忽然消失了......

  她枯坐半响,终于反应过来如今该要打探消息,可是做贼心虚,她又不敢亲自上宋家去......幸好,幸好还有一个人,她舒了一口气,叫人唤来宋楚宣,要她回家一趟。

  从前提到回娘家就会惹萧夫人一顿闲话,现在萧夫人竟主动叫她回娘家,宋楚宣百思不得其解,许久才反应过来。

  平阳侯世子夫人颇有些委屈,今日她听说萧夫人不知为何一夜未睡,早早的就熬了参汤送去给她补身体,谁知却没得好脸色,还平白挨了一顿训斥。

  现在萧夫人还吩咐自己准备车马送宋楚宣回伯府,她心里憋了一肚子气,觉得肚子坠坠的直疼,强撑着打发了人送宋楚宣回去,就哼哧哼哧的躺在床上生闷气。

  宋府若是出了事,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可现在是多事之秋,她不能直接用人出去到处打听,只好让宋楚宣回娘家去探探口风。

  萧夫人揉着额头坐在榻上,只觉得心跳得越来越快,叫人坐卧不宁。

  昨晚一晚上都忙着担心跟忙乱,居然忘记了尚有个宋楚宣还在平阳侯府,宋老太太听着嬷嬷来报说是宋楚宣回来了,头有些昏昏沉沉的。

  事到如今,平阳侯府已经跟伯府撕破了脸,且必定是要倒霉的,可就是苦了宋楚宣......

  大夫人拉着女儿只是掉泪,看向宋老太太的眼神都带着祈求。

  千金难买早知道,要是早知道萧家存着这样的心思,要是早知道萧夫人是这样的人,要是早知道萧鼎还敢牵扯进储位这样的大事......

  宋老太太闭了闭眼睛,终于决定狠下心告诉宋楚宣前因后果。

  “你也晓得你婆婆是什么样的人,只是我没料到她这么胆大......”宋老太太亲自拉了宋楚宣坐在自己旁边,见她吓得簌簌发抖,心里也是不忍:“可是若是这回她得逞了,你母亲乃至于你哥哥,通通就都遭了秧......”

  宋楚宣的眼泪断了线似地掉下来,拉着宋老太太直哭。

  她没料到萧夫人竟会下这么狠的手,居然还直冲着她的亲生母亲跟同胞兄长。

  “祖母您别说了。”她擦了擦眼泪,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死过一回:“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家,不值得我再回去。求祖母做主,让我跟萧衍和离。”

  她嫁进萧家整整两年多,对上恭敬公婆,对下友爱手足,谁知到最后不仅没换来一句好话,竟还让他们变本加厉。

  萧衍平日里是个浪荡公子,不仅在府里多有通房,在外面也不安分,这些她通通能忍,可是要把主意打到她娘家......

  宋楚宣从心底溢出一声冷笑,那可真的是打错了主意。

  听见宋楚宣这样说,宋老太太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一直担心这个孙女儿太软弱受不得这样的刺激,更担心她会傻到陪着萧衍一起流放吃苦,现在看来,宋楚宣软弱是软弱,却还是能分得清利害。

  宋大夫人也连连点头,抬头看向宋老太太:“事不宜迟,母亲,我这就上平阳侯府去......”

  “不用。”宋老太太微微摇头,带着十足的笑意:“这件事情不用咱们自己动手,自然会有人出来替我们主持公道的。”

  四月初五,户部尚书宋程濡在金殿上脱冠除带,亲上请罪折子请罪,要告老辞官。

  百官哗然。

  四月十五,平阳侯萧鼎案闹开,大理寺查明萧鼎跟方登滥用职权擅自调动驻防兵马,于京郊试图对长宁伯府女眷行凶。且此案性质极为恶劣,萧鼎还同当年的成国公遗孤王瑾思有勾结,试图构陷长宁伯府。

  一时之间朝中风起云涌,无数弹劾萧鼎跟方登的折子堆到了御前。

  四月十九,圣上亲自下旨,平阳侯萧鼎、五城兵马司副指挥方登滥用职权坑陷大臣,还擅自调动兵马行凶,着秋后处斩。

  萧家跟方家的财产没入国库,男丁流放岭南,女眷发卖为奴。

  同时又连连召见宋程濡予以安抚。

  四月二十一,圣上下旨擢升宋程濡为文华殿大学士、入阁、兼调任吏部尚书。

  同时皇后做主,令宋楚宣同萧衍和离,并亲赐宋楚宣黄金一百两、白银一千两以示安慰。

  大夫人这才算是信了宋老太太的话,怔怔的呆坐了半天,虽为女儿的将来感到担心,但到底又为女儿脱离了虎口觉得高兴,又喜又忧的呼出一口气。

  李氏听见此事却惊得差点咬掉了舌头,当天她去皇觉寺本还有别的目的,却通通被大夫人给搅黄了,她还以为大夫人故意为难,却没料到竟还经历了这样的惊心动魄。

  宋楚宁却把眉头皱的死紧。

  这件事跟宋楚宜脱不了干系,她想起当时宋珏跟大夫人对她异常热络的态度,心中咯噔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