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七·秋后
  四月的京城冷热适宜,既没六月的酷暑也没有二月的严寒,伯府早前栽种的桃树终于争先恐后的开花,将伯府点缀得极为漂亮。(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宋程濡忙活了一夜终于回到府里,两鬓霜白徒添几分沧桑,虽然铲除了萧鼎跟方登,但是他脸上并没多少兴奋之色。

  今日早上,内阁下了公文,苏义被判斩首,秋后执行。而苏家老太太因为大义灭亲首告有功,与苏府其他女眷都免了死刑,只是忠义将军府是没得住了,她们要回太原老家。

  宋老太太叹息一回,却也没太多心思跟精力来同情这位昔日有几分交情的老姐妹-----不管苏老太太是否知情,之前的苏义却真的是想拉伯府下水。

  “遣人去问候问候吧。”宋老太太叹息半响终于还是道:“好歹她最后也算是给我们提了个醒。她年纪又大了......”

  宋程濡也无意与妇孺为难,听老太太这么说就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若是那位陈姑娘恢复的差不多了,叫她去见上一面也是好的。”

  陈锦心估计是苏老太太最放心不下的,叫她去见见苏老太太也算是个慰藉,宋老太太点头同意,吩咐玉兰去告诉三娘准备准备,脸色凝重的问起宋程濡萧鼎跟方登的事来:“此事已经上达天听,按理来说该是清查的时候。为何圣上却似乎并不愿深究......小宜说方登跟萧鼎如今都已经是弃子,他们就不会为了保命反咬一口?”

  宋老太爷摇了摇头,萧鼎跟方登没这个胆子。

  以端王钻营多年的人脉网,他们若是敢供出端王,只会死的更快。反而咬紧牙关把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反而还能有一线生机,不至于全军覆没。

  “端王如此阴险狡诈,若是有朝一日真能践祚九五,就是我等抄家灭族之日了。”宋老太太感叹一声,不由回头看着宋程濡:“太爷心中可有打算了?”

  接连几件事情下来,端王拉拢宋家的计划失败,背后的阴谋诡计也没能实施成功,以端王的性格,日后真有得位的一天必然会秋后算账。

  所以,伯府只能倾尽全力阻止端王壮大。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把眼前萧鼎的事情处理完。

  萧鼎跟方登现在狗急跳墙,一定会按照之前的计划攀咬伯府。幸好早有准备,伯府现在手上有五夫人并齐圣元等人,还有萧夫人派来的女官在手,都是实打实的证据,只要把这些人交出去,五夫人不敢供认端王,一定会把责任都推到萧鼎跟方登手上,萧鼎跟方登这回是活不得了。

  也算是斩断了端王的臂膀,况且经此一事,其他打伯府主意的通通都要重新在心里掂量掂量。

  “以秦必平的手段,萧鼎最迟明日就要开始攀咬。除了王瑾思三人,其他人都全部处理掉吧。当年王瑾思的嫁妆单你都清理好了?”

  宋老太太点点头:“不该有的东西都已经清理干净了。只是这样把王瑾思推出去,不知道太后那里是否能轻易甘休?”

  荣贤太后对这个养女真有几分感情,当然,这也是因为毕竟王瑾思是她侄女的缘故。

  宋程濡不屑的笑了。

  在后宫、后宅里荣贤太后或许尚且能掀起风浪,可是事关前朝,哪里有她感情用事的余地?当今对之前泰王之事仍旧耿耿于怀,怎么肯放过又出来兴风作浪的王家人?

  在决定了事情怎么办之后,宋程濡仍旧把宋楚宜叫到书房,决定问问她的意见。

  “祖父打算写请罪折子。”他摸着自己的胡须看着镇定自若的孙女,心中既满意又骄傲:“为官者当修身齐家平天下,而我连齐家尚且做不到,实在不堪为户部尚书,因此决定上书请辞。”

  宋程濡以官身接任爵位,勤勤恳恳经营四十余年,在宦海沉浮多年之后修炼得比狐狸还要聪明几分,他做每一件事都有他这么做的道理。

  宋楚宜想了想,忽然笑了:“祖父这一招以退为进的确精妙。等过阵子大理寺卿给您洗清了冤情,圣上一定会看见您的无辜。”

  王瑾思要勾结外人对付伯府,这不能怪伯府。

  当年是太后硬要做这个媒人,把这位难伺候的主儿送进了长宁伯府,现如今这位不安生的罪臣后人居然还反咬了长宁伯府一口,勾结外人来陷害自己的婆家兼恩人。

  而且还把两朝老臣、功臣之后的宋程濡逼到辞官的份上,不仅皇帝会觉得愧疚,天下的文官也不会允许。

  见宋楚宜果然懂自己的意思,宋程濡满意而笑。

  “自古多少乱子都是祸起萧墙。”宋程濡感慨的看着自己的孙女:“可宋家有了你,后宅当可稳固了。”

  他看着这个之前并不被自己待见的小孙女一步一步的算准了每一件事,也看到她维护宋家及宋家人的决心。

  至此,宋楚宜已经得到了自己祖父、宋家实际上的掌权人的全部信任跟喜爱。

  基础已经打好了,之后她可以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忍住心里的雀跃欢呼,镇定的冲宋程濡点头。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她会走的很稳,直至完成自己的目标。

  “对了祖父。”她忽然想起已经连夜出京回漳州的端王:“您想好怎么应付这头狼了吗?”

  野兽被刺伤了之后,总会先****伤口,等待合适的时机再咬断猎物的脖子,端王无疑就是这样的野兽。

  宋程濡摇头,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沉重之色-----端王这次被伤的不轻,短时间内麾下的苏义、萧鼎方登接连折损,澳门赌博网站:虽然这些事并不足以将他一网打尽,却也损耗了他不少元气。

  至少最近这段日子,是不需要担心他再起幺蛾子了。至于之后的事,谁说的准呢?这封请罪折子递上去,当今圣上心里的秤自然会称出个公道的。

  趁着端王势弱的时候,伯府大可以趁着皇帝的恩典休养生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