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一·不速
  第二日清早,澳门赌博网站:许嬷嬷便伺候宋楚宜穿戴完毕,催促着她喝了汤就去宁德院请安。

  宋楚宜刚同老太太说完几句话,大夫人二夫人就随后进门来了。

  今日因为要去皇觉寺进香,大夫人一早就起来准备出门事宜,眼底有一层淡淡的乌青,瞧着很是疲乏的样子。

  二夫人却精神奕奕,白腻的脸上透着红光,耳朵旁边缀着两只碧玉耳坠,越发显得她面若银盆。

  宋老太太问了出门准备的东西,就点头道:“你去了寺里,带着几个丫头都叫元空大师给瞧瞧。另外也记得替出嫁的姑奶奶们都添上一份香油钱。”

  出嫁的三个姑娘还都是大房的姑娘们,大夫人自然含笑应是。

  宋老太太想了想又问她:“珏哥儿媳妇可还好么?”

  李氏心里就突的跳上了一跳,忽然想起女儿当初告诉自己黎清姿大概是有喜了的事来。若是平时也还罢了,在宋毅已经去赴外任的此刻,她忽然又觉得这个消息很有些刺耳-----最近老太太可没少因为子嗣的问题拿捏她

  大夫人却并没有多高兴的样子,含着一丝忧虑摇了摇头:“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身体弱成这样先前就说是有些不好,太医来瞧了开了药吃了好了一阵,这几日又不舒服起来”

  黎清姿毕竟是她的侄女,若是于子嗣上有碍,她觉得对不起儿子之余又有些内疚,早知道就找个好生养的了

  宋老太太也叹了一声气,半响才道:“既是如此,这回也别叫她出门了,好好躺着吧。明日再找千金科的太医来瞧瞧。”

  当着宋楚宜,有些话大夫人也不好多说,勉强笑着应了是。

  宋楚蜜等人也都陆续来请安。

  宋楚宾最近身边都换了人伺候,虽说比以前的邱嬷嬷等人尽心不少,也对她尊敬不少,可是五夫人这几日都不见踪影,邱嬷嬷等原先伺候她的人也都消失了个干净,她心里很有些忐忑,一路低着头不敢开口答话。

  这性子实在是太不惹人喜欢了,宋老太太目光沉沉的看了她半响,决意要催促大夫人早些将宫里请来的女官们迎进府来教规矩。

  准备停当,大夫人就领着她们出门,之前出过疯马的事,大夫人特意点了十二名家丁陪着,宋珏也领了四人跟从。

  皇觉寺在京城东郊,伯府车架出了城两个时辰之后方才到。

  知客僧早就已经闻讯迎出来,恭敬的将大夫人等人迎进寺里。

  京城的达官贵人每逢上香多有清寺之举,一是怕人来人往冲撞了女眷,二也是为了安全着想reads;。这回皇觉寺也早于昨日就贴了告示说今日闭寺。

  大夫人净手上香,正要询问方丈什么时候有空讲经,就听金铃说是宋珏进来了。

  宋珏脸色有些不好看,进门来看了看众人,径直上前同大夫人道:“五城兵马司副指挥的夫人同咱们亲家太太一同来了。”

  这么巧?!

  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巧的事,大夫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知道宋楚宜的马车在路上出了事还被五城兵马司副指挥为难的事,此刻她向来有些讨厌的萧夫人还跟这位副指挥的夫人一同来皇觉寺

  李氏却看了一眼宋楚宜,目光颇有些阴晴不定。

  人都已经到了门前,难道她们还真的能装不知道不成?大夫人忍了忍气,看着旁边知客僧一脸为难,便放缓了脸色笑了笑:“这也真是巧了,虽然我们提前净寺,但人家一片向佛之心也不好阻挡,幸好也都是女眷,并不妨碍什么。师傅们随意就是。”

  知客僧松了一口气,忙点头应是,转身出去招待了。

  没过一会儿外面就有消息说是萧夫人同方氏特意来道谢,大夫人早有准备,也就叫人迎了进来。

  萧夫人脸上带着笑意,一进门就先与大夫人同李氏见了礼,又拉着大夫人笑:“难怪今日临出门时喜鹊叫,原来我竟与亲家您碰到一起了。”

  又引着方氏上前与众人见礼:“这是五城兵马司副指挥的夫人,与我一同来的。”

  方氏同大夫人见了礼,张嘴就问:“不知府上六小姐今日可来了?”

  果然是目的不纯,大夫人看了她一眼,不甚热诚的笑了:“方夫人认识我家小六?”

  萧夫人有些紧张的看了看方氏,想要打圆场:“方夫人说是昨日听副指挥说了府上六小姐在路上遇上了疯马,有些担心。”

  大夫人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方夫人有心了,我家小六并没什么事,就是受了些惊吓。”

  到底还是没说来还是没来。

  萧夫人一眼就从众人堆中认出了宋楚宜,笑着朝她招招手,指名道姓的喊了一声:“六小姐,快过来我瞧瞧。”

  她回去之后听说过宋楚宜如何叫萧四娘吃的亏,心中却总觉得这是因为宋楚宜身边有宋老太太的人伺候的缘故,并不如何把她当回事。

  她这么叫了,又是长辈,宋楚宜不好当没听见,笑着上前福了福。

  方氏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拉到身边,上下打量了一回就笑:“果然长得就透出一股机灵劲儿,怪道昨日那么惊险的场面都没把你吓倒。我家老爷回来之后夸的了不得,说你比我家那个已经进了国子监的小子还聪明些。”

  大夫人忍了忍,到底忍不下去,瞥了她一眼蹙眉道:“方夫人说的哪里话?她小孩家家的聪明什么?若不是有家丁府卫护着,还不知是怎样。就是后来,那也是托了太孙殿下的福才免去了一场无妄之灾,跟她又有什么干系?”

  这么小的小女孩,要是多智近妖的名声传出去可不是好事,多的是扯得上干系的幺蛾子。

  宋楚宜也低着头有些腼腆,一副受了惊的小兔子模样:“今日大伯母特地带我来进香压惊的方夫人谬赞了。”

  方氏脸上笑意一滞,看了看大夫人又看看萧夫人,强笑着作势打自己:“是我说错了,就是觉得六小姐年纪小小难得的镇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