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恶意
  宋楚宜不能忍受任何人在宋琰身上动手脚,别说本来就有深仇大恨的王氏,就算是宋毅也不行。=【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上一世宋琰就是被王氏跟李氏一起送进了鬼门关......想起上一世的事,宋楚宜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冷意。

  她冷笑了两声,仔细想想居然发现自己恐怕已经知道王氏那个毒妇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宝珠跪在地上瞧她,见她从最开始的震惊过后便一直一言不发,心里有些打怵,试探着喊了她一声:“六小姐?”

  宋楚宜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她。

  那目光雾蒙蒙的,完全同其他小姐们一望就知情绪的眼睛不同,叫人压根猜不着她此时情绪。没料到年纪这么小的宋楚宜居然能修炼到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地步,宝珠有些吃惊,接下来本来在心里打好了腹稿的话也不由得说不出口。

  再隔了一会儿,宝珠已经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几乎擂鼓一样响,终于有些控制不住,直起身子来看着宋楚宜有些急切:“六小姐,我真的没有说谎。”

  “我知道。”宋楚宜点头,心情似乎完全没受此事影响,还轻笑了一声才开口问她:“我来猜猜五婶叫你放了什么在四少爷那里。”

  猜?!这种事天才猜得出来!世上可以害人的东西何其多?宝珠本能的有些想发笑,觉得眼前这位六小姐脑子恐怕有些不对劲。

  宋楚宜却已经缓缓站起了身,原先还如同含着雾气的眼神猛然转利:“是不是宫里的东西?!或者......是端王的东西?”

  宝珠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往后一坐,只觉得脑子轰隆炸响,一片混沌。

  这怎么可能?!

  宋楚宜看她表情就已经确认,不由有些想要冷笑几声,王氏从来就这么没长进,上一世的手段这一世还提前用。

  只是这回不能用世嘉大长公主来说事了,恐怕配的得是另外的天潢贵胄。听说端王的郡主如今已经差不多四岁了......

  “你我都知道你会来找我图的是什么。”宋楚宜收敛好情绪,转头淡淡的看着她:“现在我给你一条出路。”

  宋楚宜居然当真能猜出五夫人在宋琰那里放的是什么东西,宝珠只觉得心都缩在了一起,以为宋楚宜定然不会再如她所愿上钩了,现在听见宋楚宜这么说,宝珠心里就先松了一口气,头点的飞快:“我走我走,六小姐给我指条明路?”

  宋楚宜点点头,叫她仍旧回去当差,其他的事情暂时不用管。

  等她半信半疑的走了,青桃脸色有些差的问宋楚宜:“那四少爷身边的那个东西,咱们就不管了吗?若是被人发现了......”

  当然要管。

  现在宋琰的处境与上一世又不可同日而语,上一世的宋琰才能平庸,在伯府里只能跟庶子一样领普通的差事做,宋毅另外又与李氏育有两个嫡子。

  而宋家家长们又都已经作古,作主的人自然不会顾得上宋琰。

  可是这一世,宋琰到如今还是宋毅唯一的儿子,宋家做主的还是宋琰的亲祖父。

  王瑾思把主意打到宋琰头上来,加上本身就一身骚的旧事,逃不了一个死字。

  可是这些都远远不够。

  若是宋琰身边的人都够可靠的话,这些脏水完全泼不到宋琰身上。

  李氏在宋琰身上从来就不曾尽心,若说真的有哪里是尽心的话,大概就是真的********真心实意的想把他给养废。

  她坐在椅上想了半日,终于觉得没必要这么便宜李氏。

  没有李氏的默许甚至纵容,王氏身边的人不可能能渗入到宋琰身边。

  叫宝珠直接把这事闹到宋程濡跟宋老太太那里,固然王氏是讨不了好,可是李氏却只会得到一顿申饬。

  这样轻描淡写的惩罚当然不够,这样好的把柄当然用在最恰当的时机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她左思右想,决定亲自去宋琰那里看看。

  说起来宋琰回来已经差不多一月有余,她却第二次来他房里瞧他。

  宋琰的居所设在二房边上的一座二层小楼,周围并不见花树,多的是香樟银杏这样的绿植,瞧着古朴大气。

  只是她却扑了个空,宋琰并不在院子里。

  宋琰屋子里的管事嬷嬷一个多时辰之后才姗姗来迟向宋楚宜告罪,脸上却并没慌张,带着几分随性:“哥儿去了夫人房里,想是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老婆子便回家去了一趟。”

  承认的倒是爽快,她自认如今已经是李氏的人,对宋楚宜这个前妻留下的嫡女并没几分尊敬。

  宋楚宜没动气,含笑点点头轻轻揭过了,又去瞧其他伺候的人。

  宋琰旁边有四个大丫头,如今都是十二三岁的年纪,虽说年纪还不很大,一个个的却都打扮得极是精致。

  最大的那个叫柳绿,上来端个杯子都端不稳,摆着小细腰气喘吁吁,捧着胸口一副西子捧心的怯弱模样。

  其他的三个也都金贵的像是别人家的千金小姐,针线拿不动、宋琰的四季衣裳也一问三不知,倒不像是来做丫头的,是来做少奶奶的。

  她心念一动,笑着转头去看许嬷嬷:“嬷嬷,我记得原先弟弟身边伺候的不是这些人。只是我竟不知,管事嬷嬷也可以随意置换的吗?”

  许嬷嬷从未见过主子房里乱成这样,一双眉毛差点都皱在了一起,沉着脸摇头:“自然不能,想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宋琰分明带回来不少崔家的人,前阵子还看着在眼前伺候,此刻却通通不见。若说中间没李氏的手脚,真是打死人也不信。

  宋楚宜目的达到,也就不多留,只是出院门的时候回头再往里面望了一眼。

  柳绿跟珍珠两个已经在院里打起秋千玩了,那个管事嬷嬷也大摇大摆的坐在屋里上首的椅子上叫着要人倒茶,活脱脱一副老祖宗的架势。

  她脸上一抹讥诮的笑直达眼底,领着脸色铁青的许嬷嬷还有青桃红玉回了抱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