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九·告密
  好歹眼前的燃眉之急是解了,宋老太太接连几天都绷紧的神经一放松下来就察觉到了涌上的疲倦。(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人老了精神不济是很常见的事,她靠着椅背坐了一会儿,缓缓摆了摆手叫玉书上来替她揉肩。

  宋程濡要去书房等宋仁跟宋珏的消息,见状就让宋楚宜也回抱厦去休息。

  “晚间替你哥哥办接风宴,你先回去养养精神。”

  折腾了一天,就是铁人也该累了,宋老太太也忙让她回去:“你祖父说得对,这里也不要你做什么了,你快回去眯瞪一会儿。”

  宋楚宜依言应声,刚回抱厦绿衣跟红玉就担心的迎上来。她们倒是不知道宋楚宜的马车出了事,只是宋楚宜出去一整天了,又没带上她们两个,自然担心的不行。

  宋楚宜笑着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问她们走了这一天可有谁来过。

  绿衣脸色就有点奇怪,别别扭扭的像是蚊子在哼哼:“二夫人院里的于妈妈来过,说明日就是初一了,要去皇觉寺上香。说让您也去。”

  她们现在有点草木皆兵,听见是李氏说的就吓得不行,最后还是许嬷嬷莫名其妙的将于妈妈打发走了。

  这件事宋楚宜隐约听老太太同大夫人提过,说既然府里近来多有不顺,去皇觉寺上上香也好。大夫人到时也同去,李氏胆子还没大到敢在大夫人眼前动手脚。

  红玉也附和:“要不然就不去了,就说您身子不好......”

  宋楚宜摆摆手,她还得挑个时间出去见见青桃的父母,听听她们究竟探听到了什么消息。明日去皇觉寺就该是个机会。

  她出门的机会少之又少,今日出门还是因为替宋程濡办事。而跟李氏沾边的事,她又不好跟宋程濡还有宋老太太明说。

  “既然大家都去,我一个人不去也不好说话。”宋楚宜摇头:“何况还有大伯母在,明日应该是大哥哥护送我们,不会有事的。”

  她下了决定向来不容易改变,绿衣跟红玉也就不再多劝,点点头伺候她梳洗更衣。

  刚刚将脸洗干净,紫云就进来说是宝珠来了,又有些疑惑:“我问她做什么,她就是咬着牙一言不发。”

  宋楚宜一时没想起这个宝珠是何方人物,等绿衣提醒才反应过来她就是宋玠跟前的大丫头、邱妈妈的孙女。

  邱妈妈的孙女.......

  宋楚宜眼神变了变,将手里的帕子交给绿衣,道:“那就叫她进来吧。”

  宝珠比紫云还要小些,瞧着也大概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长得并不出彩,容长脸儿,长条眼睛,苦着一张脸站在堂前。

  按理来说,跟邱妈妈有关联的人早就该被大夫人跟老太太清除了才是,怎么这个宝珠竟未被牵连?

  似乎是看穿了宋楚宜此刻的想法,宝珠扯出一个难看的笑,略带嘲讽的道:“六小姐一定很奇怪我怎么没被抓起来......说起来还多亏三爷他宅心仁厚特特的为我求情,澳门赌博网站:大夫人又看在我素日尽忠职守的份上,我才逃过一劫。”

  宋楚宜耐着性子听完了,觉得宝珠这样话里带刺颇觉得可笑,于是便也应景的笑了笑:“所以你这是来我这里显摆你的能耐?”

  宝珠余下的话就顿时梗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她看着宋楚宜古怪的笑了一声,语气怪异的道:“哪里敢呢?六小姐如今是老太爷老太太跟前的红人,谁不知道得罪了您就等同于得罪了老太爷老太太。”

  “你既知道,难道送上来就为了说这几句废话?”宋楚宜冷笑反问:“还是打算为了替你那干奶奶抱个不平?实话告诉你,眼下我正好事忙心烦,你若是真为了这等无聊小事来烦我,我可真就叫人拿了你去大夫人跟前。”

  青桃也撑着精神在宋楚宜身旁伺候,闻言立即道:“宝珠姐姐你该知晓我家姑娘说的话可同其他姑娘们不一样,你既然找上门来,自然不会只是为了刺上几句叫我们姑娘不开心罢?即是如此,何不有话直说?”

  有了这个梯子,宝珠的脸色到底好看上了一些,她犹豫了半响终于跪在地上,略带忐忑的看向宋楚宜:“不瞒六小姐,当初三爷给您挑礼物的时候本来是我经手,给您挑的是三爷亲自从外面嵌宝阁买的一只蝴蝶钗。后来干奶奶说五夫人觉得这礼物太轻,特地拿了一只玳瑁镶珍珠的镯子出来......”

  “五夫人她从未对三爷的事插过手,因此我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可是主子有命,我也没有办法......”宝珠观察着宋楚宜的脸色:“等三爷把镯子都送出去了,我才发觉那镯子是真的不对。可是我见您一直没上过手,就以为事情慢慢的也就过了。谁知从前几日起干奶奶她不见踪影,五夫人搬去了宁德院,她身边上下人等几乎全消失的干干净净,五小姐三爷身边的人也都换了一拨,我才明白是镯子事发了......”

  宋楚宜沉吟一会儿,发觉宝珠还真是个聪明人。

  三言两语把事情都推到了邱妈妈跟五夫人身上,这是怕秋后算账,先来寻门路了。大夫人那里她要是去了肯定是有去无回,老太太那里她攀不上,就想来最小的又是苦主的自己这里找找门道。

  “你说的这些如今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宋楚宜哂然而笑:“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新鲜消息能告诉我。”

  宝珠似乎就在等她这句话,几乎是冲向了她抱住了她的腿否认:“不不不,不止是这些。姑娘恐怕不知道,我们夫人,在四少爷那里也留了点东西呢。”

  在宋琰那里?!

  宋楚宜勃然色变,顾不上踢开她立即就低头盯着她问:“你说什么?!”

  宝珠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位六小姐对唯一的同胞兄弟还是有心,她十分会看人眼色,知道此刻不是卖关子的时候,忙道:“是真的,这件事做的隐秘,只有我同邱妈妈知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