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三·博弈(求订阅)
  她说起女儿之时除了惊恐跟疏离,竟不见几分亲近。李老太太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别人拥有这样聪明机智的女儿,高兴还来不及,可是李氏,瞧起来却害怕大过于高兴?

  “怎么回事?”她招手唤于妈妈上前,细细听了究竟。

  过了年刚满六岁的女孩子,拥有这样狠绝的心思,确实叫人害怕。李老太太蹙眉:“不会是被什么东西缠身了吧?”

  李氏眼睛一亮,随即又微微摇头:“之前也有这么猜想过,可是我瞧着又不像”

  她只觉得头痛,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难过又觉得可怖。崔氏那个贱人留下来的儿女还未解决,自己的女儿又出了问题。

  李老太太下定了决心:“皇觉寺的住持元空大师最是德高望重的,过些日子你寻个机会带着阿宁去瞧瞧。”她看着李氏,着重强调:“不管她是被缠了身还是本性如此,都不是你疏远她的理由。你那个继女现在瞧着也不亲近你了,难道你还要惹亲生女儿的讨厌?”

  “我能有什么办法?!”李氏说着又动了气,觉得母亲说的全是一些不关痛痒的废话:“她现在被老太太眼珠子一般护着,我的人又都折进去了,我还能怎么办?!”

  “她不在,不是还有个弟弟在你手里握着?”李老太太不动怒,看的李氏低下了头,才冷笑:“她整日陪着老太太,你便整日陪着她的胞弟。一个失母姐姐最悲哀的,莫过于拥有跟自己离心的弟弟。”

  李氏愣在原地,嘴巴微张。

  “你要真心对他好,就像是从前对宋楚宜那样,用心备至,体贴关怀。”李老太太冷笑一声

  :“宋老太太想不到的,你要先替他想到。大到他日后的师傅同窗,小到他的衣食住行,通通都要握在手里。日后总有宋楚宜哭都没眼泪的时候!”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于妈妈大开眼界,看着李老太太的眼神满含敬意。

  李氏也露出了笑容,心中烦闷一扫而空:“我怎么没想到果然还是您厉害!”

  李老太太板着脸瞧着地上碎了一地的杯盏:“还说!回回都要摔打东西,我们家是什么景况你不知道?徒惹你嫂子闲话!你也别住几日了,明早就回去。你家那老太太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你若真在家里住上个三五日,日后有的你受的!”

  事已至此,李氏不敢不听,当夜赖在母亲房里睡了一晚,第二日便神采飞扬回了府。

  还以为她这次回去定要住个三五日的,没料到隔天就回来了,宋老太太问了一回,心中对她存的气稍稍减了些。

  李氏便趁机说宋楚宁最近经常沾惹花神,要到皇觉寺去拜访拜访元空大师。

  这在大户人家是常有的事,也恰好合了宋老太太心思-----大夫人早前就说过要去皇觉寺替贵妃娘娘问问神

  “这样也罢,叫你大嫂挑个日子,你们娘儿们一同去就是了reads;。”宋老太太答应了,又叫她帮衬大夫人将花园里的一栋三层小楼整理出来:“过几日请的几位教引嬷嬷也到了,刚好收拾出来给姑娘们上学。”

  李氏忙答应,心念一动左右没见宋楚宜,心中有些疑惑:“怎的不见小六?今年春衫也该做了,府里的裁缝是新来的,还要来给她量量才好动手。”

  提起宋楚宜宋老太太面上笑意就更加深了许多:“她在书房替她祖父磨墨呢,等明日再叫了人来量也是一样的。”

  李氏陪笑,心中酸涩难忍。

  宋程濡在整理同僚递来的折子,随即就啪嗒一声将其中一封丢在桌上。

  宋楚宜最近渐渐的跟着宋程濡进书房多了,知道宋程濡这是叫自己看的意思,伸手拿在手里翻阅几下就不由微笑。

  她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颗小虎牙,颊边两个梨涡若隐若现,活脱脱一个普通小女孩的该有的样子。

  宋程濡忍不住也跟着她笑了笑:“你看起来似乎很开心?”

  这封奏折是山东泰安知府上的,说是太孙一行在泰安逗留半月有余,花费几许要求户部申报。

  皇帝看着不过一笑,批了之后丢给了户部。

  “太孙殿下倒是个聪明人。知道绕道回来,祖父不是说若走官道怕是凶多吉少吗?”宋楚宜心情大好:“他就知道取道太原看来殿下此时快要进京了。”

  既然太孙改变了时机就能顺利回京,那就说明余下的事只要努力,就还大有可为。

  宋程濡点点头,就听见宋楚宜又问:“祖父对府里的内鬼有头绪了吗?”

  这终归是窥伺在伯府身后的一只猛虎,稍有不慎就会被连皮带骨的被生吞活剥,轻忽不得。

  宋程濡似乎有些怅惘,其实宋家有资格进入书房的人本就不多,排除掉了不可能的那些,指向的人是谁就很明显了。

  “就是不知道她背后还站着谁。”宋程濡脸色凝重。

  宋楚宜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荷包来递给宋程濡:“祖父看看这是什么?”

  宋程濡从荷包里倒出来一只精美华丽的金镶玳瑁手镯来,仔细一瞧之后脸色变了几变。

  “邱妈妈问我的时候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宋楚宜眼里闪着戏谑的光:“只是没料到,五夫人心狠成这样,这东西被人发现,我纵然没好下场,府里多多少少也要被牵连,澳门赌博网站:若是端王一党趁机发难,促动言官参奏”

  就是灭顶之灾。

  私藏谋逆罪臣家的被抄禁物,十个头都不够砍的。

  宋程濡面色虽仍旧未变,但眼里已经显露杀意。

  五夫人从未将宋府当成庇佑她的家,反而****打鸡骂狗闹的鸡犬不宁,这些大家通通都忍了。

  可是她心狠到要拉着宋家全家陪葬,其心可诛!

  这个镯子这样精致漂亮,若是普通的爱美的小姑娘,必定会贪图漂亮带在手上,有朝一日被有心人闹出来

  宋楚宜看出宋程濡的打算,忙道:“祖父,她暂时还杀不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