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二·讨计
  宋毅走的第四日,李氏终于收拾了心情前来跟宋老太太请安,说是李老太太身子有些不好,想回家去瞧瞧。》し

  宋老太太沉吟了一会儿应了,又问她打算去小住几日还是当日即回,要大夫人早作准备。

  她心里希望李氏这并不是回家去告状,真的是李家老太太病了。

  李氏踌躇一会儿,额际渐渐有汗珠渗出来,最后咬了咬牙赔笑道:“还要瞧瞧母亲病的重不重......您知道我家里嫂嫂那个人是个不知事的,恐怕我得多住几天......”

  丈夫刚出外任,媳妇就闹着要回家去小住一段日子,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是她刻薄了媳妇。宋老太太心中对李氏的不满终于一点一点堆积,面上却仍旧不显现出来,随口吩咐玉书:“既是这样,你去同你们大夫人说一声,叫她准备好车马礼物,送你们二夫人回去小住一段吧。”

  李氏心里松了一口气,忐忑的绞了绞手帕,向宋老太太告别出来。

  因为可以回娘家了,李氏心里之前的郁结也舒展了几分,重重呼出一口浊气,露出个笑意来。

  于妈妈扶着她穿过了花园,想了想仍旧硬着头皮问她:“才刚子啊老太太跟前您没提起带不带小姐......”

  提起宋楚宁,澳门赌博网站:李氏心中才压下去的烦躁就又升起来,她皱着眉头想了又想,竟本能的有点怕接触这个女儿了。

  “不带吧。”她轻轻吐出一口气:“我自己回去老太太尚且恐怕心里还有不满,何况还带着她呢?”

  可是毕竟宋楚宁还小,一人住在跨院里......于妈妈有些担忧,却又不敢说出来。

  晚间宋楚宁来李氏房里,才知道李氏竟在下午就走了。她呆坐在李氏正房的明间里,看着明显有些畏首畏脚的素馨颤巍巍的给自己倒茶。

  居然这个时候跟老太太说要回娘家去,不是上赶着给自己找嫌疑么?

  宋楚宁忽略心中升起的被抛弃的愤怒跟孤单感,嘴角勾起一个不屑的笑。

  这么多年都装下来了,偏偏最近一而再再而三的马失前蹄,看来李氏是失了分寸了。

  她慢腾腾的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小小的一团,背影竟无端端的显得有些可怜。

  素馨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追上前去问她:“小姐,您今晚是在哪里用饭?玉兰姐姐来说过了,让您晚间过去宁德院......”

  宋楚宁抬头朝着宁德院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就冷然的回头看着喋喋不休的素馨:“我就在我房里吃,哪里也不去。你叫大厨房的人把饭摆在我房里。”

  她才不想去接受别人的好意跟施舍。

  于妈妈下了马车还是有些担心:“小姐她性子这么倔,肯定不肯去老太太那里用饭的,眼看着天色晚了,也不知道她怕不怕......?”

  李氏不以为然,一头扎进正院里李老太太怀里,瞬间就哽咽了起来。

  李老太太皱着眉头有些疑惑:“怎的也没送个信就回来了?”往后瞧了瞧没看见宋楚宁,又有些生气:“怎的没把阿宁带来?”

  李氏顿了一顿,抬手抹着眼泪。

  李老太太就压着火气让伺候的人都下去了,独独留下了几个贴身伺候的人。

  李氏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全说了,末了委屈的哭起来:“您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呀?!一边拿着儿子来压我,说我过门了五六年了还没生出个儿子来,一面又不叫我跟着去,难道我是那天上的神女,能自己生出来不成?!”

  “更可气的是还当着大嫂的面落我的面子......”李氏越说越激动:“老爷他也是,半句话都不为我说,让他带姨娘他就带姨娘,连问也不多问我一声,我怎么就嫁了这么个木头......”

  李老太太听的眉头紧皱,最后只觉得心头火起,忍不住呵斥一声:“闭嘴!”

  李氏之后的话就孑然而止,委屈又惊讶的看着自己母亲。

  “你怎么这么蠢?!”李老太太伸手戳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的锤了她几下,怒道:“你竟活的不如一个孩子清醒!既是你婆婆不叫你去,你丈夫也不替你说话,你不去不就成了?!我教了你这么多年叫你要顺从忍让,你都左耳进右耳出了!”

  李氏没料到母亲不仅不为自己说话,还出言讥讽,忍不住哭的更凶了,一甩手就拂落了身边的茶盏:“是,都是我不好,你们一个个的老的小的都比我能,只有我是个蠢的!”

  那茶盏还是今年刚采买进来的,打碎了盏,其他的托盘杯具也就用不得了,李老太太心疼的颤了一下,随即就大怒:“你怎么不是蠢?!你若不是蠢,就该欢欢喜喜的答应了你婆婆,高高兴兴送你丈夫出门!先哄了你婆婆回心转意,你还怕去不了长沙?你倒好,回去还要死要活的闹,要不是阿宁聪明替你遮掩,这话被你婆婆听了,你是要死要活?!”

  李氏茫然睁着眼睛,又哭起来了:“她是聪明,聪明的简直不像个人!你问问于妈妈她吓人不吓人,她哪里是我女儿啊,分明是我祖宗!”

  李老太太又举起巴掌在女儿背上狠拍了几下:“年级一大把了,也是当娘的人了,说话总也不经过脑子!她不是你女儿是谁女儿?!”

  李氏趴伏在李老太太膝上,只觉得委屈难堪愤怒一齐涌上心头,梗着脖子哭:“你打你打,打死我算了!”

  “你呀!”李老太太胸腔起伏几下,终于还是软了声音:“人家求也求不来这样聪明的女儿,你倒好......我上次怎么跟你说的,别人短视,你可不能短视,既然女儿聪明,岂不是正好?你们母女俩齐心合力,还怕拿不下那两个杂种?!”

  李氏见母亲服软,心里也好受几分,擦着眼泪抱怨:“您当我不知道这一点?我不就是听了她的话才撺掇着老爷去老太太那里调走了徐嬷嬷?可是阿宁她不止是聪明,她还心狠啊,您没瞧见,她扔那小猫的架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