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一·道别
  肯定是不会尽信的,起码会先对宋楚宜存几分不好的感觉。

  毕竟李氏这么多年表面上对她从未出过差错,对她比对亲生的宋楚宁还要好。

  宋楚宜看着宋程濡沉默不语就翘起嘴角算是笑了一下:“您看,到时候您肯定是会觉得我无事生非。”

  “我知道祖父您跟祖母都是聪明人,但是聪明人往往就比平常的人想的更多。”宋楚宜继续看着宋程濡,很诚恳的跟他交了底:“我若是直接闹出来,别说到时候能不能证明是她做的,就算证明了,您跟祖母怕也要以为里头跟我脱不了干系。所以我不能去沾惹......我只能把事情摊到您们眼前,让你们自己判断。”

  自己判断出来的,才是真的。

  宋程濡有些意外这个孙女精明到了这个地步,忍不住都想给她拍掌叫好了。

  若这是个男孩儿......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挥挥手叫她继续磨墨。

  宋楚宜居然也沉得住气,当真低着头仔细的磨了小半个时辰,眼皮都没抬一下。

  “你哥哥要回来了。说不定恰好能赶上围猎。”宋程濡冷眼瞧了半响,忽然开口:“你说要不要叫他去?”

  不叫他去似乎不是很好,毕竟他新晋了羽林卫,按理来说该是要去做好防卫工作的。

  “不能去。”宋楚宜在宋程濡跟前向来有一说一从不瞒着:“且不说会不会发生梦里的事,这回围猎端王仍旧没有出京回福建,仍旧赖着就大有可疑。他这么睚眦必报的人,若是要对咱们家下手,几个叔伯都不在家,定然先就朝着最近出了风头的哥哥身上去了。”

  宋程濡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又把话题转到了别的地方:“太孙近日也要回京了......怕真是多事之秋啊。”

  太子这位嫡子生下来就被江西龙虎山的道长算了命,说是要出家避世、将名字寄在道士名下才能一生平安。

  当今对龙虎山的道长们分外推崇,澳门赌博网站:闻言虽是不舍,到底让太子将太孙寄名在了龙虎山天师名下,又在他五岁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将他送去了龙虎山。

  算起来,如今离他去龙虎山,也整整七年了。

  这位太孙殿下在上一世根本就没成功回来,死在了回京替太子奔丧的路上-----说是路遇山洪,葬身山石之间了。

  不知道这一世这位太孙殿下换了个回京的时间,能不能避过一场死劫?

  沉默了一会儿,宋程濡忽然问她:“你是不是很恨她?”

  她片刻之间就理解过来宋程濡是在问李氏,想了想她放下手里的活儿,抿唇看向宋程濡:“祖父,您是想听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宋程濡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叹了一声气。同时他又觉得有些欣喜,相比起宋老太太来,这个孙女儿显然更信任自己,或者说,是更忌惮自己,知道说不得谎,就乖乖的只说实话。

  这么懂的权衡利弊谋算人心,说她做了二十多年的国公夫人,果真是没白做。

  次日看了元宵的灯会,宋毅跟父母亲拜了祠堂出来之后,就将宋楚宜姐妹几个都留住了。

  “父亲要往长沙赴外任了,这是天家恩典......”他惯常说了几句场面话,就又话题一转:“我不在家,你们却不能掉以轻心。要替父亲在祖父祖母跟前承欢膝下,对你们母亲要恭敬孝顺。同兄弟姐妹们都要和睦相处。在我们家,从兄弟姐妹们都是同亲生兄弟姐妹一样的,日后一定要守望相助......”

  几人都恭谨的应是,宋楚宴被抱在她姨娘怀里,吮着手指咿呀咿呀的看着一屋子的人。

  宋毅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长女,再看看泪盈于睫的小女儿,心一软,将宋楚宁抱在怀里。

  宋楚宁瞥了一眼宋楚宜,埋头在宋毅怀里哭起来:“父亲您走了,母亲就更不喜欢我了.....她向来只喜欢姐姐......”

  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记告状,果真是小女儿心性,察觉到女儿的依赖,宋毅越发的不舍,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安抚:“不会的,我会告诫你母亲的。等闲下来到了快过年的时候,我再使人接了你们来长沙过年......”

  宋琰跟在宋楚宜身后,看看宋楚宁再看看宋楚宜,悄悄伸手拉紧了宋楚宜的手。

  李氏一直没甚精神的坐在宋毅旁边,偶尔说话也是强颜欢笑。看见这一幕眉头就忍不住皱了皱。

  安抚完了小女儿,宋毅才看向亡妻留下的一双儿女,招手唤她们上前。

  “小宜......”宋毅触及她酷似崔氏的眼睛就忍不住一颤,心里涌上漫长的心慌跟迷惘,半日后才低低的叹了一声气:“你长大了,在祖母跟前要听话......”

  宋楚宜想起宋毅以往的好,终于眼圈红了红,缓慢的点了点头。

  “父亲日后不在家,有什么事,同你们母亲说也是一样的。”宋毅看着女儿红了眼睛心里也难受,更多的愧疚涌上心头:“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就写信告诉爹爹。爹爹帮你出气......可不许再逞强跟人家瞎闹,再摔伤一次可不是玩的......”

  李氏眼睛肿的已经像核桃了,勉强扯开一个笑,提醒宋毅:“时间不早了,孩子们也要睡了......”

  宋毅点点头,又交代一番,特意叮嘱跟着宋楚宜来的许嬷嬷:“好好打着灯笼,仔细别叫你们姑娘乱跑摔了。”

  李氏脸上的神情越发的衰败,才止住的眼泪啪嗒一声又掉在自己手上。

  宋毅这样容易的就接受了宋老太太的安排,连一声为什么都没有去问,她忽然察觉到她在宋毅心里的地位其实或许也没自己想的那么紧要。

  就像当年的崔氏,宋毅也曾真心实意的对她好,真真切切的把她放在心尖上爱过疼过,可是到了贪新鲜的时候,就又转头就能抛却.....

  她不顾一切的守了几年,又不择手段的嫁给了他,可是这日子却没有想象的那么美满。

  以前想着能嫁给他,十天半个月见他一次就好,等真的嫁过来了,却又想着能天天在一处......人果然都是贪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