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解惑(求订阅)
  徐嬷嬷泪水涟涟的来跟宋楚宜道别,她哭的有些狼狈,只要想到自己一手带大的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的女孩儿日后要面对的艰难,就觉得对不起旧主。 首发哦亲

  宋楚宜微笑着把她搀扶起来,神情平静看不清楚喜怒。

  她上一世经历了多少生离死别,早就明白了这世上的事情没有完满的道理。

  生离尚有可会之期,死别却再无重逢之时了。

  除了死,其他都是小事。

  她安慰了徐嬷嬷几句,递给她几张一百两面额的银票。

  徐嬷嬷忙摆手后退,局促不安的拽着自己的衣襟:“怎么能要姑娘的钱!”

  “这钱不单是给嬷嬷你用的。”宋楚宜耐心的仍旧伸着手,澳门赌博网站:柔声道:“之前我也跟嬷嬷你说过了,既是要出去了,正好就帮我找找当年的人到处都要用钱,你说不能要我的钱,难道我反倒要倒过来用嬷嬷你的钱吗?”

  徐嬷嬷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把银票接在手里,郑重的向宋楚宜保证:“姑娘放心,我出去了之后就去打听。”

  虽说她是崔家跟来的,但是嫁的却是宋家的家生奴才张四德,将近十年下来,也算多少积攒了一些人脉。

  宋楚宜点点头,又叫她去跟绿衣她们道个别。

  没一会儿许嬷嬷就揽了包袱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身量与绿衣差不多高的小丫头。

  小丫头梳着双丫髻,眉清目秀,气色一瞧就很好,此刻见了人也不慌张,恭谨又不紧张的垂着头侍立在旁。

  黄嬷嬷的孙女,规矩果然是好的。

  宋楚宜笑着同许嬷嬷寒暄了几句,就道:“那嬷嬷您就歇在以前徐嬷嬷的房间罢?”

  这位小姐如今在宋老太爷跟宋老太太跟前的地位一看便知,许嬷嬷自然是从善如流的答应了,又笑着唤那个丫头前来跟宋楚宜见礼:“老太太说这丫头的名字还是留着您给赐一个。”

  小丫头果然依言上前给宋楚宜行礼,很乖顺的样子。

  “叫紫云好了。”宋楚宜想了想忍不住笑:“快凑成赤橙黄绿青蓝紫了。”

  紫云一怔,随即想到她房里的其他几个丫头的名字,忍不住抿嘴一笑。

  许嬷嬷自下去同徐嬷嬷交接东西了,紫云由红玉带着也去先放行礼熟悉地方。

  青桃趁机上来跟宋楚宜咬耳朵:“昨晚那边发了好大的火,听说素知素馨姐姐两个回了房腿都是软的。”

  早猜到宋老太太不会轻轻放过拿宋毅当刀使的李氏,至少也是扣着她不叫她随宋毅一同赴任,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宋楚宜微微一笑,她不能叫李氏天高皇帝远的跟宋毅去。

  三年,能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说不定她们都能在千里之外将她的未来给直接定了。而且三年跟在宋毅旁边寸步不离,她们的感情就会越发深厚,说不定还会产下儿子

  她这里有一堆的账要跟这位继母算,怎么可能放她去过逍遥日子。

  青桃的情报网真是越发的宽了,宋楚宜思索一会儿问她:“你跟她们院子里的哪个搭上的关系?于妈妈管下人甚是严格,你当心牵连了人家。”

  “姑娘放心。”青桃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我之前就是于妈妈调教出来的,她现在还不知道我”她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才继续说:“她还以为我素来就是谨言慎行的性子,指望着从我这打探您的消息呢。因为是从二夫人院里出来的,我同那里伺候的姐姐们都很熟悉,平时打探消息也都容易的很,最熟的就是素知姐姐现在带的一个小丫头,叫绿衫的。”

  “绿衫是素知带的?”宋楚宜问了一声,忽而笑了。

  她记得这个绿衫,日后李氏会将她调给宋楚宁用,是个极圆滑的丫头,宋楚宁在英国公府的花园里溺水了也是她跑来找救兵的。

  青桃不知道她在笑什么,有些发怵的点了点头:“我与绿衫是同一批进的府,家里就在两对面,从小一起玩到大的。”

  这个滑不溜丢的丫头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日后的老成?不管怎么样,该用的还是要用的,宋楚宜就笑:“既是你们玩的好,那可巧了。日后就更该亲密一些。”

  素知会带的丫头,至少说明是李氏挑中的人,打探起消息来确实也容易一些。

  她需要知道李氏房里发生的一切,以后她们可未必是把人从她身边调开,直接下死手也是有可能的,她不能当个聋子瞎子。

  青桃懂她的意思,忙点了点头。

  晚间的时候宋楚宜照旧去陪老太太用饭,宋程濡风尘仆仆的回来,一落座就嚷着脖子疼。

  他近日在处理苏家的事,想是清点那些东西都闹的头疼。

  宋老太太忙让黄嬷嬷来给他按脖子,又抱怨:“真的就忙成这样?你都半个月没着家了,明天就是元宵了,倒幸好你得了空。不然你儿子后日就要启程了。”

  “一言难尽。”宋程濡看了宋楚宜一眼,挥手叫宋楚宜进书房给他磨墨。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书房这种地方,女孩子一般都不让进的。

  宋楚宜有些惊讶,随即就乖巧的点头,去内书房给宋程濡磨墨。

  宋程濡随后点灯进来,见她有模有样就点点头,绕到椅子前坐下,随手抽了一封信瞧了,转头问她:“你母亲不能陪着去任上的事,你知道吧?”

  就知道瞒不过宋程濡这个人精。

  宋楚宜老老实实的点头,看着宋程濡不躲不避:“不瞒祖父,是我让徐嬷嬷对祖母实话实说的。前阵子我屋子里的黄姚跟汪嬷嬷,也是我故意纵着闹出来叫祖母知晓的。”

  她这么理直气壮的承认了,倒是叫宋程濡满心的怀疑消去了一大半。

  “怎么不直接来找我,或者告诉你祖母?”宋程濡放下信去看她:“是不相信我们会给你做主?”

  宋楚宜诚实的摇头:“祖父,若是这两件事没发生之前,我跟您说母亲她对我似乎存着不好的心思,您信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