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九·心惊
  于妈妈一路小跑着才勉强跟上,她有了些年纪,扶着门气喘吁吁的喘了半天粗气,才算缓和了喉咙里因为跑得太快的疼痛。;

  李氏已经先行在屋子里砸起东西了,她脾气原本就不算好,每每都是因为宋毅才选择忍气吞声。

  可是这回她实在是没法儿忍得住了,宋毅去赴外任,一去就是三年。宋老太太竟不叫她这个原本该去的妻子去,反而叫挑个姨娘陪着!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她摔了桌上的成套的景德镇御窑烧出来的成套的青花瓷茶具,又去拿多宝格上的水晶摆件。

  素知素馨几个人急的团团转,却都不敢上前去劝。

  李氏气急了的时候是不认人的,转眼把东西朝你脸上砸过来也是常有的事。

  好在于妈妈已经踉跄着跑了进来,冲上去将东西夺了下来,微微用了点力气扯住了李氏:“夫人,您这是干什么呀!”

  李氏挣开她的手,看着伸手去掩门的素知素馨,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扬声道:“干什么?!你说我要干什么?!我现在过的这是什么日子明明知道我同老爷分不开的,为什么偏偏不准我去?!这个老虔婆!”

  素知素馨已经忙着把门掩上了,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看见自己眼底的惊恐。

  于妈妈也吓得魂飞魄散,毫不犹豫伸手就去捂住李氏的嘴:“姑奶奶啊,您这是生怕老太太听不见动静吗?”

  李氏不依不饶,眼里的眼泪就下来了,气呼呼的甩开于妈妈的手,气的浑身乱颤:“听见不见有什么要紧?!她就是不待见我,她就是故意针对我!我做的再好她也瞧不见,我费心讨好她可结果呢?!结果呢?!”

  门啪的一声被推开了,众人都愣了一下看过去。

  宋楚宁面无表情的捧着一只小奶猫进门来,目不斜视的落座在旁边椅子上,冲着李氏笑了一声:“闹啊,母亲,你继续闹。外面玉兰姐姐还在呢,你要是不满就尽管闹,她听得见。”

  素知砰的一声,忙把门又给关了。

  李氏愣愣的站了一会儿,被女儿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慌,忍不住烦躁的伸手来推搡她:“你有脸说我闹?我之前就说这事或许操之过急了,你偏偏说没事!这个老虔婆心里精明的很,肯定会觉得是我把她儿子当枪使了的你就是喜欢自作聪明”

  不能随同宋毅赴外任,李氏心里就如同被浇了一盆凉水,整个人都沉浸在不可抑止的愤怒里。

  宋楚宁定定的看了她半响,忽然起身。

  李氏被她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宋楚宁重重的将她手里本来扒拉着她的袖子的小奶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像是在扔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

  小奶猫挣扎着微弱的叫了一声,强撑着爬了起来。

  宋楚宁伸手就将刚才于妈妈抢下来的水晶摆件,狠狠地就往那只正要跳上凳子试图往窗外跑的猫身上砸过去。

  屋里的人都被她惊呆了,等到她拿水晶摆件的时候素知才反应过来,颤着身子去抢她手里的东西。

  “你心里不高兴,就去找叫你不高兴的人。”宋楚宁看着那只衰弱的小猫跳下窗台,回头看着李氏,脸上神情冷淡:“你可以干脆像我这样,拿着这尊摆件朝她的头上砸,砸到她以后不能说让你生气的话为止。别冲不不相干的人发火,别人又不欠你。”

  李氏被她看的竟然有些心虚,往后退了几步手撑着桌子才算站稳了。

  一个才满六岁的小女孩对着才说过喜欢的小宠物,转头就能狠狠地亲手下死手,这份狠劲儿叫人只觉心惊。

  李氏看着她的眼睛,只觉得看到的是一条没有感情的冰冷的蛇,寒气从心里丝丝缕缕的冒出来。

  于妈妈被骇的半句话都说不出来,面色惨白的看着眼前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小孩子。

  刚才还闹得沸反盈天像是不会再安静了的二房正院终于安静了下来,宋楚宁伸手用幸存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冷茶,喝了一口之后就把那杯子往地上一甩。

  啪的一声,杯子四分五裂,碎片飞溅。

  “失算了。”她面容依旧平静的盯着地上的狼藉:“那个蠢货有长进啊。”

  屋子里没人敢去接她的话。

  宋楚宁自己笑了一声,那一声笑似是嘲讽又似是不平,抬起双掌看了一眼,一字一顿的自言自语:“想让我们留下来?那我就留下来给你看看。”

  李氏心里的不安已经压过了最初的愤怒,颤抖着上前想要去拉宋楚宁的手,可是在快接触到女儿的时候却又忍不住停了下来。

  她没法儿忘记刚才宋楚宁摔猫时的表情,更没法儿不为她刚才的行为心惊。

  虽然这是她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可是她忽然发觉,她好似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女儿。

  宋楚宁不叫她碰,自己拂拂裙子站起身来,看着李氏的表情仍旧如刚才一样平淡:“既然她说了让你留下来,那你就别打别的主意了。你不是知道她精明吗?跟她斗现在你还不够格。”

  于妈妈抢上前去拉住李氏,压住了心里的惊涛骇浪连声附和。

  “先前我说玉兰还在外面,是假的。”宋楚宁转过头看着呆若木鸡的几个人,眼光最后定在素知素馨身上:“若是明天有什么消息被别人听见了,你们俩跟外面值夜的人,就全部跟去长沙吧。”

  去长沙?是去阎王殿吧素知素馨快哭出来,忙不迭的点头。

  李氏目送她出了门,像是失了力气一般瘫坐在榻上,只觉得右眼皮跳的飞快。她有些烦躁的将旁边的白纸按在眼皮上,吩咐于妈妈:“去看着她”

  可是看着她什么呢?这个小祖宗哪里还需要别人看着啊,简直早慧得吓人。她不去给别人添麻烦就不错了。

  于妈妈顿住了脚为难的没动,李氏自己也茫然的把头埋在臂弯里。

  今天要来个广告。

  推荐个好朋友萌妹子在云起的新书《hello阁下大人》

  腹黑妈咪,加上狡猾的宝贝,配上无敌的爹地,就等于hello阁下大人啦~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哦。

  另外,非常感谢各位的厚爱,打赏还有月票都让我很惊喜很感动。最后还是要鞠躬一下,等我多存点稿子就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