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七·不服
  宋楚宜冷着一张脸跪在老太太院中的天井里,旁边种的翠竹随着风一摇一摆,已经伸出了院外的枝叶青翠欲滴。

  那样充满生机。

  一点儿也不像上一世她在英国公府里的院子,残花败柳、空余断壁残垣。

  大夫人从老太太屋里出来,正好瞧见宋楚宜望着一个方向发呆,略显空洞的眸子罕见的露出类似期盼的表情-----那是二老爷牵着宋楚宁的背影。

  宋楚宜眼里的期盼只一瞬间就隐去了,仍旧是空洞的眼神,跪在地上的身子挺的直直的,半刻不肯放松。

  那一刻大夫人忽然觉得有些心酸,她鬼使神差的蹲在宋楚宜跟前,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你怎么这么倔呀?其实不过是小事,认个错就过去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认呢?”

  黄妈妈迈着小碎步过来,先冲大夫人行了礼,才弯下腰来扶宋楚宜:“六小姐,老太太请您进去呢。”

  大夫人也就不好再同宋楚宜多说,拉住她的手拍了拍:“去吧,别惹老太太生气。”

  “从前我倒不知你这样牙尖嘴利。”宋老太太瞧着抿唇不语的宋楚宜,蹙眉说道:“前几日才说你懂事了许多,怎的今日又这样任性?”

  宋楚宜垂着头没说话,腰间垂着的一方玉璧在灯光映照下熠熠生辉。

  老太太等了一回没等到她说话,便哼了一声,道:“过来我瞧瞧!”

  宋楚宜就上前几步立在老太太身前。

  虽然鬓发有些散乱,脸上到底没像宋玠那样受伤,宋老太太心里松了一口气,又板着脸问她:“你可知错了?”

  宋楚宜仍旧没有说话,眼里却啪嗒一声掉下一滴豆大的眼泪。

  宋老太太吓了一跳,澳门赌博网站:却再也没法儿板着脸了,拉了她数落:“哭,你还晓得要哭,现在知道后怕了?当时冲上去咬人的那股子狠劲儿去哪儿了?上回你四姐的事情过后,我还当你开了窍了,谁知道仍旧莽莽撞撞的。”

  那些下人对五夫人终究是怕的,不敢下死手拦,五夫人又撒泼惯了,横冲直撞的到了宋楚宜面前。

  不过这回她可真没占到便宜,因为宋楚宜张嘴就朝她的手腕狠狠咬了下去。

  咬的极狠,把五夫人的手咬的血肉模糊的,若是不是宋楚宥哭着过来拉,五夫人的手估计都要被咬断了。

  宋老太太不知道孙女儿这股子恨意是从哪里来的,按理来说五夫人是惹人嫌,却与她没什么关系。

  “祖母”宋楚宜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声音低低的,目光迷茫:“我做了一个梦”

  玉书已经眼疾手快的带着小丫头们退了出去,只余一个黄妈妈侍立在一旁。

  “梦里我惹人讨厌、脾气不好、又做出许多惹人白眼的事,还以死相逼叫父亲把我嫁给了沈七”

  宋老太太看着跪着的宋楚宜,面色复杂。

  上回宋家姐妹去李氏的外家做客,宋楚宜就是因为要跟着沈七公子而跟镇南王府的云岫县主起了争执,最后还叫人云岫县主哭着回家了。

  如今宋楚宜说出来的话听起来像天方夜谭,可是宋老太太心里知道,是有可能发生的。

  “我嫁过去了,您跟父亲再也不愿意理我。沈七不喜欢我,却又装作喜欢我后来我生的孩子也死了”

  宋楚宜跌跌撞撞的抱上老太太的腿,终于肆无忌惮的哭起来:“祖母,我很害怕我不明白,我没做过坏事,为何他们要这样对我”

  其实宋楚宜并不是不明白,她早已明白为什么。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身为崔氏女留下的后裔,占着嫡女的位分,是她的原罪。

  宋老太太半响没有反应过来,却被孙女儿凄厉的哭声哭得心慌,积年的老人很多年来未有这种感觉了。

  “在你梦里,是不是你大哥也出了什么事?”

  好半天,宋老太太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宋楚宜抽泣声渐渐停了,她抬起头看着宋老太太,酝着水汽的眼里藏着几分恐惧:“是祖母您怎么知道?”

  宋老太太笑了笑,她活了这么多年了,是真是假还看的出来。且先不说七岁的小女孩没这个能耐编出这种谎话,刚才宋楚宜眼里的恐惧绝望也骗不了人。

  而宋珏之所以被宋府这样宝贝,自然不可能只因为他有出息,还因为,他是个再合格不过的继承人,心地善良仁厚,又有极深的责任感。

  若是在宋楚宜的梦里宋珏没出事,宋楚宜是不会沦落到那个样子的。何况-----现在想来,宋楚宜前日劝她叫宋珏去青州的事的确太过诡异了。

  “你把你梦里发生的事,细细的告诉我。”宋老太太将她扶起来,又亲自接了黄妈妈手里的帕子替她擦脸。

  才刚宋楚宜断断续续的说的不是很明白,这回却捡了能说的全给老太太说了个遍。

  最后她盯着老太太的眼睛,恳切而恐慌:“祖母,我没有说谎我梦醒了以为一切都是梦,可是转眼,三婶婶就说了跟梦里一模一样的话,在梦里她也是这样质问我我真是怕极了”

  宋老太太脸色沉沉,揽着宋楚宜的手紧了几分。似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却又觉得这些事隐约有例可循。

  “你刚才说,在梦里,不久之后你姑母就就去世了?”

  宋老太太尽力压抑着情绪,却仍旧掩不住声音里的颤抖。

  宋楚宜点点头,脸色黯然:“上一世去青州的人是林总管他回来后就报说姑姑的身体不大好,过了三个多月,青州那边就有人来报丧了”

  宋老太太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所以,你才向我提议,叫你大哥哥去青州?叫他避过这一劫吗?”

  宋楚宜的手都忍不住在抖,她依着宋老太太摇头:“祖母,我不知道行不行,我也不敢把梦里的事情拿出来说我知道大伯母不会信,大家都不会信我祖母,您相信我,我没有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