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六·掌中
  王氏嫁进来之后第一年就生下了宋玠,澳门赌博网站:随后生下五小姐宋楚宾之后再隔了六年才又生下了宋楚宥。

  虽说生儿育女之事王氏没有耽搁,但是与丈夫儿女过不去的事,王氏也同样没有耽搁。

  五老爷宋潜其实是很好的,在宋楚宜看来,是极好极好的人。他虽然不喜欢说话,却心地极好极软,平日里看到街上的乞儿也要长吁短叹半日。

  可惜王氏不喜欢。

  宋楚宜想到这里,眼里若有若无的嘲讽就转变成了深刻的恨意。

  王氏喜欢谁呢?

  王氏喜欢的,是英国公世子沈晓海。

  上一世她落魄了之后,不止一次见宋楚宁携着王氏来私会英国公。

  花团锦簇之下,一团糟乌。

  王氏与英国公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更与之后崔家的没落有关。

  想到上一世王氏进宫求了当时的太后顺和皇太后,定了宋琰的婚事,宋楚宜眼里的恨意就转变成了浓烈的杀意。

  宋琰的婚事是在她死前没多久定的,她嫁去国公府之后,对宋琰的关注就越发的少了,只知道他过的不甚好,不管是文治还是武功都没什么出息,后来渐渐的领了家里的一些差事在管。

  可就是到了这个地步,宋琰也是关心她的,时不时托人送银子进来

  她那时候已经心如死灰,自从儿子死了之后唯一的依靠与慰藉就只剩下了宋琰这个胞弟,她怀着微弱的期许,期望能挽回一点以前犯下的过错,至少也要熬到宋琰成婚

  直到王氏进宫。

  王氏进宫替宋琰配了一门亲事,新娘是个死人-----是皇太后已经死了二十多年的亲生女儿,世嘉大长公主。

  她们就这样轻轻松松的给宋琰定了阴亲,把他送去阴间陪一个死人。

  宋楚宜才发了一会儿呆,五夫人的手已经往她的脸上不管不顾的拍下来了:“臭丫头!你说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宋玠一直盯着王氏,此时见她突然发难,本能的就上前替宋楚宜挨了这一下。

  王氏的手指甲保养得极好,如削过的葱根一样,尖利又圆润,此时往宋玠脸上一抓,宋玠脸上立即就开了花,渗出几点血珠来。

  “哥!”宋楚宥终于哭出声来,泣不成声的拉着宋玠的衣裳。她弱弱的看向五夫人,脸上含着小心翼翼的讨好与委屈:“母亲母亲您别再打了”

  “五弟妹!”恰好此时大夫人也到了,瞧见这场景就蹙眉,强自压抑着内心怒气:“你这是做什么?!”

  她领着一群丫头仆妇快步上前,立即就瞧见了宋玠白嫩脸上触目惊心的血迹,不由又加深了几分怒气:“怎么还动上手了?!”

  就不能让人安静几天!几乎隔两天就要闹上一次,好嘛,这回还打上亲生孩子了。

  大夫人又惊又气的摇头,果断的吩咐一旁跟着的邱妈妈:“邱妈妈,快把三少爷同六小姐七小姐带下去!”

  五夫人一点儿也不怕大夫人,她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一眯,毫不客气的截住了大夫人的话:“我管教我的儿女,与你何干?虽说你是世子夫人,也没插手小叔子房里事的道理吧?!”

  她连大嫂亦或是大夫人都懒得称呼一声。

  大夫人气的浑身发抖,欲待要甩袖而去,却瞧着只知道呜呜哭的宋楚宥可怜,不由涨红了脸,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五夫人懒懒一笑,尖尖的下巴高傲的抬起来不屑一顾的瞧着大夫人冷笑:“你是什么破落户你自己不知道?在我跟前端什么”

  “邱妈妈!”

  她还没说完,宋楚宜已经扬声喊了一声,硬生生的打断了她的话。

  邱妈妈正为大夫人觉得委屈,不妨被她这一喊,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了,才忙应声,诧异的看着宋楚宜,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我记得当初老太爷说过,家里有妄议大伯母身世的,不论是谁,家法处置!”

  众人脸色一时千奇百怪。

  这个规矩是在大夫人进门一个月后,老太爷当着族中各长老立的,说是既然宗妇已定,就没有改的道理,日后谁若敢拿大夫人的身世说事,行家法。

  可这么多年来,长宁伯府后宅风气一直极好,这个规矩也就渐渐被忘记了。

  没有人料到,此时这个规矩竟被一个小姑娘再一次提了起来。

  邱妈妈的震惊摆在了脸上,可是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她立即就肃了脸色,垂手恭敬的应是,毫不拖泥带水:“是!老奴这就去请家法!”

  五夫人的吊梢眉立即就扬了起来,狠狠地剜了宋楚宜一眼,怒道:“你敢!”

  “为什么不敢?!”宋楚宜察觉到大夫人拉她的手握紧了几分,也就不再动作,立住了身子提高了声音讥诮道:“你以为你是谁?成国公嫡长孙女?!荣贤太后养女?!你以为你同我大姐姐一样,还是皇家人吗?!”

  这一连串问话直把五夫人问的连连后退,一脸惊色,她越听脸色就越差,到最后只觉得周身的衣裳都被剥光了被扔在人堆里任人观看,恍惚得站都站不住。

  “五姐三哥哥还有七妹,她们都是我宋家的人,都姓宋!大伯母既是宋家的宗妇,教养宋家子弟理所应当。她比起你这个不称职的母亲来,可更加有资格去关心三哥他们。五夫人,你是不是忘了这一点?”

  下人们虽然不敢喧哗,但是听了宋楚宜这话,到底是按捺不住,俱都倒吸一口冷气。

  “我撕了你的嘴!”五夫人再也端不住孤傲清高的面孔,声色俱厉的朝宋楚宜扑过去。

  众人忙做一堆,拉的拉挡的挡,东花园从未这样热闹过。

  大夫人无意间瞥见宋楚宜的脸色,错愕的愣在当场。

  是她看错了吧?一个才七岁的小姑娘,怎么会用冷漠到极点的眼神去看这一切那种视人生死如无物的冷淡到极点的眼神,她从未在这样的小姑娘身上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