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五·怨偶
  宋楚宜又起了个大早,徐妈妈瞧着她眼圈儿底下越加严重的乌黑,忍不住绷着一张脸数落她:“如今昼长夜短的,我瞧其他姑娘们都睡到辰时一刻。您倒好,睡的晚起得早!”

  一边却还是去拿了珍珠膏给她细细的抹在脸上。

  宋楚宜便笑:“妈妈别急,忙完这一阵子我便日日躺着睡大觉可好?只是今日大哥哥就要启程去青州了,我还有些事要与他说。左右睡不着,不如起来罢。”

  说到这个徐妈妈就更是担心,大夫人现在还为了大少爷要出远门的事不高兴呢,宋楚宜现在送过去,不又得挨排喧吗?

  只是她晓得近来宋楚宜有主意了,不好下死力劝的,只好给她穿戴好了,想想还是不放心:“姑娘还是带着绿衣红玉吧?”

  黄姚那个性子,她可真是信不过。

  正说着,黄姚已经兴高采烈的推门进来,脸上有遮也遮不住的笑意:“小姐,东花园那边出事了!”

  长宁伯府有两座花园,一座是二房与正房之间的一座带湖的西花园,另一座便是黄姚嘴里的东花园,在五房居住的常芳园那边。

  宋楚宜脚步一顿,有些意外的问了一句:“什么?”

  她这才想起来,她重新活了一次之后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五房的人。

  黄姚脸蛋红扑扑的,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来转去,简直差点就要蹦起来:“刚刚我瞧见五小姐哭着往宁德院跑了,觉着好奇,就问了追着五小姐跑的彩月一嘴,这才知道,五夫人又闹起来了!这回闹得可严重了,听说五夫人还打七小姐呢”

  简直胡闹!

  宋楚宜瞟了刚进来的青桃一眼,当机立断的吩咐她:“青桃,你去大夫人那里走一趟。”

  徐妈妈忧心忡忡:“姑娘,这事儿跟您挨不着边儿,还是别管了。”

  如今她们自己身上就一堆事儿,哪里还分得出心思去管别人的事?何况五夫人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夫人尚且不敢真的下死命去管

  宋楚宜抿了抿唇,眼睛如同利箭一般看向青桃。

  青桃被她看的脸色发白,不假思索就转身往外跑了。

  东花园早已经闹的不可开交,宋楚宜带着黄姚过去的时候正碰见五夫人有一下没一下的打宋楚宥的脸。

  宋楚宥跟她同岁,此刻只能无助的勉强躲在大丫头青樱身后,眼睛都已经哭肿了。

  五夫人打人极有章法,伸出手掌就重重的往青樱头上拍,拍不到头就拍脖子,再拍不到脖子了就打脸。青樱被打的连连后退,瑟缩着护着宋楚宥往后躲,连哭也哭不出来了。

  前世宋楚宜知道这个五婶难相处,却并不曾与她真的相处过,自然没瞧见过她这个做派,现在却亲眼看见了。

  这跟大街上的泼妇有什么区别?!何况她责打的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够了!”

  宋楚宜还没开口,就听见一声爆喝,随即就见宋玠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一下子挡到了宋楚宥前面。

  宋楚宥年纪小,拉着宋玠的衣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五夫人连脸色也没变一下,麻木的将宋玠一把推开,伸手又去抓宋楚宥的脸。

  “五婶!”

  宋楚宜再看不下去,上前一把将宋楚宥扯在身后。她用的力气太大,差点把自己也一起拽倒。宋玠此时却也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顾不得看看宋楚宜有没有受伤,他飞快的又张开手挡在两个妹妹身前,皱眉看着五夫人:“你不要再发疯了!我们我们也是你生的啊!”

  说到后来,宋玠的声音已经带着些委屈的哽咽。

  “谁愿意生你们?!”五夫人讽刺的看了他一眼,仿佛看的是街上的乞儿:“谁愿意生你们这些废物!”

  “她们是废物,你是什么?”宋楚宜从宋玠身后走出来,看着五夫人冷笑:“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么折辱她们?!”

  五夫人闹了一早上,这才发现原来还有个眼生的丫头,不由得回头去看身后的下人。

  “夫人,这是六小姐”她身后的大丫头汤圆忙出声提醒。

  黄姚睁着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宋楚宜,偷偷冲她道:“姑娘姑娘,五夫人脸色好吓人。她不会连咱们一起打吧?”

  五夫人面色复杂的看了她半日,冷哼道:“原来是崔汀汀那个短命鬼的女儿”

  崔展眉的小名就是汀汀。

  宋楚宥已经伸手来拉住了宋楚宜的手,声音低低的让她走:“六姐,算了”

  与宋楚宜宋楚宁不同,宋楚宥是真正的只有七岁的小姑娘,澳门赌博网站:怯弱天真,被母亲责打就不知所措。

  宋楚宜向来嚣张又跋扈,但是她心地一直是好的,上一世对这个七妹妹也很是有几分怜惜。

  黄姚估计也就是看中这一点,才撺掇她来管五房的闲事。

  宋玠急的脸色发白,眼睛里的怒火奔涌而出:“母亲!你怎可这么侮辱二伯母?”

  五夫人水葱似的手指往宋楚宜额头上一点,脸上讽刺的笑意愈来愈深,偏头冲宋玠道:“这个小丫头都不急,你急什么?”

  “是,我并不急。”宋楚宜伸手拂开五夫人的手,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五夫人这样的人说的话,我全当听不见。连自己亲生儿女都不看在眼里的人,我原没指望你会狗嘴吐象牙。既没指望狗嘴会吐出象牙来,自然不会因为你的话着急。”

  五夫人王氏、出身成国公府,是成国公的嫡亲女儿。自幼在宫中由荣贤太后教养长大,金枝玉叶,身份尊贵。

  可惜成国公府一夕之间获罪,昔日富贵荣华之地瞬时成了修罗场幸好王氏因着太后的原因从小被养在宫中,方免了罪责,最后由荣贤太后指婚,嫁入了长宁伯府。

  只是这婚姻并不如同荣贤太后期待的那样美满,不仅没成良缘,反而成就了一双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