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十二·深谋
  黎家当时已经无人在朝为官,眼看着三代之内就要沦为庶民了。可是老太爷毫不犹豫,顶着压力定下了黎氏。

  后来尚了晋安公主的淮安侯一家被灭族、尚了旭州公主的晋北侯一家被流放抄家满朝勋贵惶惶不可终日,以为尚了皇帝的女儿就能多个保护盾的勋贵多被抄家灭族-----绝对的权力之下,再尊贵的公主也没用。

  长宁伯当真是深谋远虑啊。

  李氏不敢拿着黎氏的身份再做筏子了,转头与于妈妈商量起宋琰的问题来。

  午饭宋楚宜是在宋老太太房里用的,宋老太太叫小厨房炖了一盅乌鸡汤,里头加了党参、白芷、枸杞子,中药味混合着汤的鲜味扑面而来。

  “你身子不好,正该好好进补。”黄嬷嬷笑着替宋楚宜用碧玉盅盛了一碗汤:“这乌鸡还是庄子上才送来的年货,今年遭了瘟势头不好,总共也才二十几只,分给族里各房之后也只剩了三只。老太太叫捉了两只去大厨房预备着二老爷回来用,留下的这一只却是专程等着你呢。”

  老太太瞪了她一眼:“就你话多。”一边却督促着宋楚宜把汤都喝完了。

  宋楚宜喉咙里似乎梗了东西,咳嗽了好几下才忍住了哽咽,声音清亮的道了谢。

  小孙女儿低垂着头一言不发,捧着碧玉盅一口一口的喝汤,老太太却瞧见她眼里的泪大滴大滴的滚落在碧玉盅里。

  吃完了饭,大夫人就来说晚上接风宴的事。

  “原先预备着要大办的,英国公世子夫人又恰好赶得巧来了,只是今日已经是腊月二十一了,过个三五日三弟他们也要回来,媳妇想着,不如索性就留到小年那天再大办,人齐了也热闹。今日就咱们家里吃个饭”

  这原是正理,宋老太太点了点头,冷不丁的问她:“听说今日你很是发作了几个婆子?”

  大夫人一愣,斟酌了一会儿爽快的认了:“虽说咱们家素来恩恤底下的人,难保她们生了不该有的心思,不把主子的话当回事。从上月起就听说现如今二门上的婆子们晚上有赌钱吃酒的习惯厨房少了几套白瓷碗盏,细究下来谁查得清?不如就借此机会敲打敲打府里的人,也是让他们用心当差的意思。”

  宋老太太点了点头:“咱们这样的大家子,怕就怕底下的根子烂了。多少祸事都是从家里先乱起来的?先头的成国公”她说到这里,就咳嗽了一声:“这件事你做的不错,就这么着吧,革了她们两个月的银米,全部换到外院去当工。”

  外院并没什么好差事,浆洗长工小厮衣服的粗洗婆子们才在那里当差呢。大夫人觉得甚是和自己心意,且自己还不用当了这坏人,嘴角含笑的点头应了。

  又道:“英国公世子夫人来与您商议去忠义将军府赴宴的事,您可有了章程?”

  宋楚宜闻言飞快的抬眼瞧了老太太一眼。

  忠义将军府!苏照和!

  苏家祖上也曾是被太祖亲封的忠义侯,而苏家凭借的既非军功,亦非椒房外戚,全凭着当年苏家老太爷苏信在太祖落魄时给了太祖一座老宅安身立命

  太祖感念这分恩情,天下大定按功封赏的时候,也并没忘记苏家,特地封苏信为忠义侯。苏家一路发展到如今,世袭减等之后就到了如今忠义将军的位子。

  若是苏家再不能有人才出仕,很快就要泯然于世了。

  老太太略想了一想:“她说日子定在了什么时候?”

  “腊月二十九。”大夫人含笑回道:“听说那日镇南王王妃也会去。”

  这些事情原本就不需要避着小辈,因此宋楚宜堂堂正正的听了个正着。

  世家勋贵之间常有各种名目的宴会,借以拉拢交情亦或是求人办事,更主要的是可以趁此良机相看合适的男孩儿女孩儿,为家里孩子的婚事做准备。

  可是请的动宋老太太的宴会却不多了,她辈分极高,又是现今仅存的三个超品诰命之一,是金贵无比的,等闲的公主郡主见了这些老封君也要给几分脸面矮上一头。

  宋楚宜有些迷糊了,若是她没记错的话,上一世腊月二十九也有一个聚会,可却并不在忠义将军府,是在镇南王府

  “既然王妃也去,那我们也同去罢。”宋老太太点头下了决定:“带着蜜姐儿跟宾姐儿一块儿去。”

  宋四小姐跟宋五小姐一个十四一个十三,都到了说亲的时候了。

  “是,那媳妇就派人去同英国公世子夫人通个信儿。”大夫人一边起身,一边又道:“今日宴席就摆在卷棚里?恰好水仙花都开了,满满当当的摆了一卷棚,正应景。”

  老太太素来喜好风雅,闻言便笑了:“是个好去处,亏你想得出来。就定在那儿吧,只是有一点,我不喜欢太暖和,暖盆别搁多了,省的透不过气儿。”

  婆媳二人又说了一会子闲话,商量着也要在年后办一个宴席,也是礼尚往来的意思。

  宋楚宜因要去迎接父亲弟弟,趁着这个时候就告退出来。

  徐妈妈已经候着许久了,见她回来忙拉着她叮嘱了许多吉祥话,告诉她要在宋毅回来的时候说。

  顿了一顿,徐妈妈又有些奇怪的道:“今儿倒是奇怪了,二太太竟跟大夫人吵起来了也不晓得这位是吃错了什么药。”

  宋楚宜抿唇一笑。

  青桃却深深的看了宋楚宜一眼。

  她已经听说了黄姚昨晚擅闯卧房害的绿衣红玉被罚的事。

  这些事是不是有些太巧了?

  似乎算准了大夫人的性子,大夫人爱子如命,知道儿子要去青州之后难免担惊受怕不高兴-----偏这个大夫人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出来的,很多事情上就难免行动就带了出来,譬如说截了原先打算去接二老爷的林海

  李氏又最受不了人冷落宋毅,必然要替宋毅鸣不平

  二太太跟大夫人杠上了,许多事也就没那么轻松办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