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喵仙渡神记:师兄亲亲啦 > 第二十三章 所谓异兽(一)
  可是这异兽哪是说抓就抓的东西?

  用过午膳古浴笑就抱着阿哈睡着了,身体不知不觉的在吸收着精灵球的灵气。苏木槿心事太重根本就睡不着,一个人出去询问愈安百姓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年初二的下午,永安城搭起了戏班子,他也寻了个位置坐下。

  东古国的戏班子还是特别有特色的,不似他国的浓妆艳抹,相反她们都是轻装上阵,唱的曲子也格外的舒心,听完以后身心都顺畅了。

  苏木槿吸了一口气,微微闭上眼睛回想着发生的这一切。

  大年三十的夜晚,传来消息说愈安城有异兽入侵。愈安到东京快马加鞭需要一整天的时间,那么就是在二十九的白天到三十的凌晨发生的事情。等他们到达愈安是初一入夜,发现房屋都是完好无损的,可是一觉醒来却是一片狼藉。

  或许……

  他眉头皱了一下,随手拿了一颗枣子塞入口中咀嚼,漫不经心的和旁边的人聊起天来,“听说愈安的人全入住永安啦?”

  旁边的老乡乐呵呵的笑了两声,打量着他说道:“小伙子外乡人?”

  “大伯,我是过年回家探亲的,您可能与我讲讲?”苏木槿撒起谎来眼不眨心不跳的,那老乡嗑了颗瓜子表情就塌下来了。

  “俺家也来了一家子入住,也曾问过。那家的小丫头说啊,二十九清晨太阳刚刚起来那会子,就听到地动山摇了,场面一片混乱,宰相大人的部下就赶紧疏散人民,无一人受伤。

  唉你说啊,这愈安是愈安郡主古浴笑的封地,为何却是宰相大人在镇守呢?”

  苏木槿嘴角抽了一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老乡也没指望他能说些什么,自顾自的接着说:“好多人都说宰相大人中意小郡主呢,要俺说啊国师大人干脆去古王府下聘好了,万一小郡主被别人娶了呢?”

  苏木槿:“……”

  好在老乡及时发现自己偏题了,赶紧扯了回去,“哈哈不好意思啊大兄弟,一提起这宰相和郡主啊俺就忍不住替他们着急啊。咱接着聊接着聊啊,反正就是宰相大人的部下把人民疏散了以后,所有人都退出了愈安包括官兵,可奇怪的就是根本就没人见过那异兽的样子,还把异兽传得特别恐怖。

  有人说,异兽长得七八丈高,一脚一座房屋,獠牙特别特别长,特别特别恐怖。还有还有,又有人说是吞天兽再现,吞吃了房屋,反正众说云云,可来俺家住那小丫头偏要说没有人见过不作数。

  算了俺们都相信小郡主肯定能解决的,再不济她身后还有宰相大人呢!”

  他点了点头谢过那老乡,掏了一块银子递给他道:“养这么多人不容易呀,拿着补贴家用。”老乡乐呵呵的接过银子还邀请他到他家吃饭,而苏木槿也正有此意便留下地址说晚上去串门。

  那个姑娘不简单。

  等他回到住处,古浴笑也醒了,正在和随行的姑娘聊天。

  “小爷总不能一直唤你姑娘吧?你就没有名字吗?”古浴笑剥了一颗花生喂到嘴里问道。

  那姑娘腼腆的笑了笑,“爹娘说了,要让郡主取。”

  “栀寒如何?”

  古浴笑听到声音就扑了过去,苏木槿连忙接住生怕她摔了。

  栀寒倒是机灵的拱手道谢,“多谢姑爷赐名,栀寒很喜欢。”

  压根不知道姑爷是啥玩意儿的古浴笑到没发觉异常,自顾自的蹭了蹭他结实的臂膀又跳了下来,接着爬回床上剥花生。

  “可以的可以的,栀寒,名字不错,还是师兄厉害,一点都没有遗传到师父的取名废哈哈。”

  苏木槿没有说话,她不知道姑爷什么意思他可是知道的,莫名觉得这个称号比宰相大人中听,心里美滋滋的走到她身边坐下。

  栀寒自觉的退下了。

  “你今天出去有什么收获吗师兄?”古浴笑荡着两个小脚丫在床边,笑眯眯的看着他,仿佛问的不是公事一样轻松。

  莫名觉得心下一暖,伸出手来揉了揉她的脑袋,又是那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我晚上要去一家民居吃饭,带你去。”

  古浴笑把眼睛笑得弯弯的看着他,“嗯呐~”

  总不可能一直在住宅待到下午,所以苏木槿给她穿了鞋打算带她出去逛逛。

  这可把她乐坏了,蹦蹦跳跳的出了门。

  他们落脚点是城中一位将军的外院,离正街并不远,也就那么一条小巷子的距离。古浴笑在前面跳着,苏木槿在后面慢条斯理的跟着,就他们两个人,没有带任何的随从。

  下午的永安并不是很热,微风轻轻的吹起来还甚是舒服。有小情侣手拉手的逛街,也有三五成群的小孩子嬉戏打闹,还有老人杵着拐杖和老伴走在路上,太阳把他们的影子拉的生长。

  可古浴笑却不跳了,皱着眉头的看着地上的影子,只觉得心下发麻,等苏木槿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就看见她脸色苍白的可怕。

  “笑笑?怎么了笑笑?”

  被他的惊恐声唤了回来,愣愣的摸了摸额头,流了一身的冷汗,“师兄你看影子。”苏木槿随从的看了看地上的影子也跟着她皱起了眉。

  “笑笑,你是不是能感应到什么?”

  “嗯。”从喉咙发出来的声音,随后缓缓的勾起了嘴角,玩味的看了一眼苏木槿,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呢?像是一个肉食主义者嗅到了猎物的味道,什么都掌握在股掌之间。

  “小爷好像,能搞定这个异兽呢…”

  “听说猫抓老鼠喜欢玩弄致死以后再吃掉。”苏木槿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引得古浴笑一个大大的白眼,“猫咪哪有那么重口味,人家不吃老鼠的好吧?”

  低沉的气氛瞬间被打破开来,苏木槿也笑嘻嘻的逗她玩,“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是猫咪吗?不然你怎么知道人家怎么想的?”不得不说,宰相大人,您真相了……

  古浴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知道的,眨巴着眼睛使劲的想了想,她也没有养过猫,她怎么知道猫不吃老鼠的?

  想不通干脆不想了,一脸娇羞的朝苏木槿拍去,他赶紧闪开,两人就这么一路追逐的朝前跑。

  “师兄你就不能等等我吗?”

  闻言的苏木槿就乖乖的停了下来,没刹住车的古浴笑就这么直愣愣的撞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