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猛龙过江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奇怪的鹏帅
  整个谈话的过程,其实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半个小时,鹏帅就抱着一个装有十万块钱的背包,离开了这个雅间,找到皮条张,让皮条张把自己给送回去了

  鹏帅离开之后,白独眼就晃晃荡荡到了这个雅间里,看到江城靠在椅子上,悠闲地抽着烟,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笑道:“都搞定了?”

  江城笑着点点头,说道:“搞定了。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子,有什么搞不定的?我先让他拿了十万,让他回去听信儿,等差不多了,就让他捅联众一刀。”

  白独眼舔了舔嘴唇,说道:“这一刀,你准备怎么捅?那小子都不在联众干了,你花这么大功夫收买他,到底能不能回本?”

  江城笑道:“我做生意就没有亏过。白叔,放心吧,这次,我就不信联众还能再干下去。具体怎么干,我心里已经有谱了。”

  “呵呵,行!”白独眼咧嘴笑笑,然后起身,“跟我去池塘钓会鱼不?钓出来,直接送后厨做了,新鲜。”

  “成,白叔,咱们走!”江城点头笑了笑,起身跟着白独眼有说有笑地走了。

  ……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过去。

  卓君从江城、刘海文的鸿门宴里抽身,也有将近两个星期之久了。得知胡兵帮二人断后,也没出什么事儿,卓君这才彻底是放心下来。

  不过这一个星期,听蒋万发说,上面的几个股东对于联众的流水很不满意,虽然蒋万发经常出门,找那些股东请客喝酒吃饭,解释一下公司流水的问题,但是似乎那些股东也不领情,只要看表面的数据,让蒋万发保证厂子的盈利。

  既然让利没有办法改变,那想要厂子有盈利,只能多拉客户。而且,蒋万发忙着对付上面的股东,联众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主心骨。所以卓君和张俊豪一直躲在出租房里,也不是个事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胡兵帮忙说和了,反正这几天刘海文他们倒是挺安分,所以卓君和张俊豪一合计,现在也不是什么躲着的时候,厂子的大梁还得自己挑起来。于是,两个人也没再猫着,而是回到了联众,开始着手管理联众。

  卓君腿脚还不方便,没办法出去跑客户,所以只能在厂子里当调度,而出去跑的活,就全包给了张俊豪去干。

  两个人就这么干了两天,还真是给厂子拉来了一些利润,这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联众越好,那北城的生存条件就越恶劣,到时候,挤掉北城的可能性就越大。

  就在联众一切都井井有条,并稳步上升的时候,一辆崭新的宝骏610就缓缓驶入了联众的厂区,停稳之后,鹏帅迈步从车上下来,自我感觉极好。

  这辆车,自然是用当初江城给他的钱买的。他去了御景山庄,见了江城的事儿,鹏帅很贼,没有跟任何人说,就连他那两个兄弟都瞒着呢。所以这十万块钱,他也不用分,自己给自己买了一辆车开,并且等着以后混好了,再换个大奔奥迪啥的。

  重新回到联众,鹏帅心里虽然不舒坦,但是也不懊恼,因为他觉得,再过不久,这里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地盘了。两成厂子的股份,恐怕蒋万发现在都没有这么多,而只要弄掉联众,他鹏帅就能有这两成股份。

  想到这里,鹏帅立马心情澎湃起来。

  鹏帅来这里,自然是有自己的目的,于是直接朝着开采区走了过去。

  而鹏帅一路过去,自然有工人看到了鹏帅。好歹,鹏帅也是以前这里的总调度,在这里虽然混得口风不怎么样,但是别人也给面子,一路有工人见到他,虽然奇怪他为什么过来,但还是打了声招呼。

  鹏帅一一点头,意思了一下之后,就继续往里面走了。

  大约鹏帅到这里十五分钟之后,一辆逸轩也风尘仆仆地过来了。张俊豪抱着两打签好的合同,红光满面地下了车,要去给卓君,让卓君安排法务部的同事备案。

  他正要往卓君那边儿过去呢,一个路过这里,去厕所撒尿的货车司机就招呼了张俊豪一声:“张调度,你们这儿是忙不过来了是吗?”

  张俊豪冲这人笑笑,说道:“是有点儿忙不过来了,这一天天的,忙的后脚跟打后脑勺,我正经饭还没吃呢。”

  “哦,”这司机点点头,说道,“怪不得又把之前的鹏调度给调回来了呢,看起来,最近厂子活不少啊!”

  “鹏调度?!”张俊豪一愣,澳门赌博网站:然后笑着问道,“你说的是鹏帅吗?怎么,他过来了?”

  “那可不呗!”货车司机朝着那辆新的宝骏610努努嘴,“刚过来,连车都混上了,看起来这段时间他混得不错啊!”

  “呵呵,是吗,我都不知道呢!”张俊豪心里虽然狐疑,但是表面上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笑笑,“我知道了,您忙去吧。对了,鹏帅来这儿之后去哪儿了?”

  “去开采区了吧,我看顺着这条道儿走的。”货车司机回了一句,然后就叼着烟冲着自己的货车过去了,也没当回事儿。

  “谢了昂!”张俊豪喊了一声,想了想之后,没有立马回卓君那边儿,而是按货车司机指的方向,冲着鹏帅就去了。

  这条路,确实是去开采区的。

  一般往这条道上走的人,都是厂子里的工人,往里面走,是工人住的大棚,再往里,就是机器运作的地方了。

  因为联众运转了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所以原本完整的山体,已经被机器掏出来了一大块,显得很不平整。而这一大块,除了正在开采的区域之外,全都用钢筋固定住,为的就是怕施工产生的震动会震塌山体,造成滑坡,砸到下面的机器和工人。

  前方,到处都是机器“轰隆隆”地响动声,震耳欲聋。张俊豪快步往前走去,很快就看到前方已经到了施工区。两排工人住的大棚就在这里,往前走几十米,就能看见各式的开采机、碎石机,以及搭建起来,往下面出货口运货的皮带传送机。

  一群工人带着耳塞,正在忙碌,但是却没有见到鹏帅的身影。

  张俊豪在这里看了一会儿,不但没有找到鹏帅,反而是被这里的噪音震得耳朵“嗡嗡”直响。

  没一会儿功夫,张俊豪就受不了,捂着耳朵就要离开。

  然而,就在他要走的时候,鹏帅从施工区不知什么地方就钻出来了,一脸被噪音吵得不行的样子从里面出来,往下面走。

  而他没走两步呢,就和张俊豪四目相对。

  顿时,鹏帅就愣住了。鹏帅下意识地慌张地想跑,但是很快又镇定下来,不慌不忙地往下走,一点儿也不避讳着张俊豪什么。

  张俊豪见到鹏帅过来,皱眉喊了一嗓子:“你来这里干什么?!”

  因为这里噪音太大,张俊豪这么喊一嗓子,鹏帅也是勉强能听见张俊豪在喊什么。

  鹏帅吞了口口水,没什么表情地说道:“没干什么,很久没来了,看看难道不行吗?!”

  “看看?你不会是想干什么事儿,然后对付君哥吧!”张俊豪喊道。

  鹏帅不屑一笑,说道:“对付他?他还用我对付?我管不好这个联众,你们也都白扯!要不了多久,你们全都得下课,还用得着我对付?!”

  说完,鹏帅也没理会张俊豪,直接快步下去了。

  张俊豪看着鹏帅的身影,愤怒的骂了一句:“草,什么东西?!”

  说完,他也跟着下去了。

  等到张俊豪回到下面非开采区的时候,鹏帅已经上了他的新车,然后离开了联众。

  “这个人,怎么这么莫名其妙?”张俊豪总觉得,鹏帅今天有点儿不正常,但是自己又说不出来怎么不正常。想到卓君还等着自己呢,张俊豪咂咂嘴,还是先去了卓君那边儿。

  给卓君送完合同之后,卓君扫了合同一眼,就放下,夸张俊豪干的不错,然后自己继续开始处理联众的调度问题。

  张俊豪在卓君的办公室里喝了口水,把之前遇见鹏帅的事儿说了,然后问道:“君哥,你说这鹏帅莫名其妙地过来,是为了啥?好端端的,他往施工区走啥?不能是看咱们干得还行,他心里不舒坦,想给咱下绊子吧?”

  一听这话,卓君脸色稍稍凝重起来,但是随即摇头,说道:“应该不至于,给咱们下绊子,他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咱们都是万发哥的弟弟,万发哥好,咱们才能好。要是他给咱们下绊子,把联众干黄了,那万发哥也就只能当一个棋牌室的老板,咱们,也就是一帮在棋牌室抽水钱的小混混。这一点,鹏帅不至于心里没数。”

  张俊豪琢磨了一下,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但是,他们的想法,都是站在鹏帅是跟蒋万发站在统一阵地的情况下。他们不曾想过,如果鹏帅压根儿已经不向着蒋万发了呢?

  其实,这也是卓君跟鹏帅的区别。鹏帅做事,想问题,贯彻的宗旨一直都是先把自己这里肃清干净了,再处理外面的事儿。而卓君恰恰不一样,他认为,想处理和自己人之间的事儿,一定得先把外面的事儿都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