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57章 大海捞针
  (全文阅读)

  那公子哥儿姓张,澳门赌博网站:全名张天寿,明武侯就是他的老祖宗。

  张家自明武侯之后,虽然世袭侯爵,享受无穷的荣华富贵,但三代之后,却是一代不如一代。

  而到了张天寿这一代,一共有四兄弟,除了大哥之外,其他三个全都是不争气的纨绔子弟。

  张天寿排行老三,五年前还是一个到处惹是生非的公子哥,后来他老爹担心他会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所以就疏通关系,让他来武侯关当巡察使者,以免少得罪人。

  张天寿到了武侯关之后,近五年来,整天就是吃喝玩乐,疏于修炼。

  这日,他本是出来散散步,没想到会遇到方笑武一行,只因远远看到高铁柱长得过于高壮,就想刁难一下,换做是其他人,见了他或许就忍气吞声了,绝不敢多言。

  谁曾想,他什么人不去招惹,偏要招惹到方笑武头上。

  方笑武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张天寿越是嚣张跋扈,方笑武就越不会在张天寿面前示弱。

  方笑武早就想好了,这件事的道理在他这边,如果真要闹下去,就算闹到皇帝跟前,他也不怕。

  所以,他明知道那个晶族修士一出手就能将那两个人打死,但也没有多管。

  所幸那个修士出手时极有分寸,并未真的下狠手,留了一丝余地,如若不然,那两个人就算有两百条命,也早已死翘翘了。

  张天寿呆了一呆,旋即暴怒起来,喝道:“好啊,你们竟敢在武侯关前动武,不是反贼就是乱党,全都给我上去,将这六个人抓起来,谁也别放过!”

  张天寿的那些随从闻言,全都扑了上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清冷冷的声音响起:“住手!”

  张天寿连人都不看一眼,叫道:“谁要是敢住手,我扒了他的皮。”

  话音未落,突听“啪”的一声,张天寿的脸上挨了一巴掌。

  而打他的人,身法来去如电,此时已经站数丈外,却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姑娘。

  大姑娘长得十分标致,瓜子脸,柳叶眉,细腰丰胸,腰间挂在这一把弯刀,给人一种精炼的感觉。

  张天寿虽是个纨绔子弟,但他好歹也是名门之后,打小就开始服食高级丹药,加上家传所学,所以论修为,一点也不低,达到了出神境中期,乃名副其实的初级武神。

  但现在,他居然在事先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挨了一巴掌,而且打他的人还是一个姑娘家。

  一时之间,张天寿又惊又怒,说不出话来。

  此时,那些本来向方笑武等人扑去的修士,全都将身一转,朝那个大姑娘扑了过去。

  下一瞬,这些人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似的,全都发出一声惊叫,急忙倒飞出去,落在了张天寿身后,个个面色苍白,谁也不敢开口,甚至连眼神,都是低着的。

  方笑武见状,不由一怔。

  他不认识那个大姑娘,对方为什么会帮他的忙?

  只见那大姑娘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一面令牌,往前亮了一下之后,便收了起来,冷冷地道:“张天寿,你下次再敢胡作非为,小心你的双腿,滚吧!”

  张天寿早已看清那面令牌是什么东西,虽不至于吓得面色苍白,但也知道对方绝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一句话也不说,就带着那些随从灰溜溜的走了。

  一场风波就此平息。

  方笑武本来想过去跟那个大姑娘道谢一声,但一转眼间,这大姑娘就不见了踪影,似乎已经入关了。

  方笑武暗想:“这位姑娘的来头一定很大,若不是皇家的人,那就是来自京城的某个大势力。真是奇怪,我与她非亲非故,她为何要帮我?难不成她想打抱不平不成?”

  想了想,也没有想明白,只得暂时作罢。

  不多时,他们六人缴了六十两银子,每人拿了一块入关令牌,通过关楼下的那个通道,总算是踏入了京城的地界。

  ……

  京城之大,远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别的先不说,光是皇帝居住的皇宫,就相当于一座城,其间不但有无数的宫殿楼宇,还有占地范围极广的御花园。

  而方笑武自从入了武侯关之后,才发现京城与其说是一个城,倒不如说是一个国家。

  京城与水晶城类似,只是面积远没有晶族那么大,范围相当于晶族的百分之一,可即便是如此,京城也不愧为大武王朝第一城,地域之广,比“十八城”都要大得多,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方笑武想要在这么大的地方找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就有点像大海捞针,毫无头绪。

  三天后,方笑武等人一路过去,问了不少人,却是谁也没有听说过天门楼这个名字。

  而此时,他们也抵达了内城。

  他们在城里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一大早就去向人打听天门楼,直到夜晚才回来,谁也没有闲着。

  似这般过了几天,整个内城像是没人知道天门楼似的,问谁谁都说不知道。

  甚至有一些在此居住了十几代的人更是赌咒发誓,说京城根本就没有什么天门楼,如果有的话,全家死光光。

  方笑武不相信京城没有天门楼这处地方,因为他相信游龙子绝不是在跟开玩笑,只是这个地方很难找到,或许它还有另外的名字,只是许多人都不知道罢了。

  这天清晨,方笑武一大早就出去了,继续打探天门楼的消息。

  而其他人,包括天目四郎在内,也差不多是在同时出去的。

  方笑武一个人找了半天,前后问了上百个人,都说不知道天门楼是什么地方,不觉有些郁闷。

  眼瞅着快要到了午时,方笑武途径一家酒馆门前,本来已经快要过去了,但双眼一瞥之下,发现这家酒馆食客稀少,只有两个客人在座,念头一转,便倒退几步,进了酒馆。

  酒馆伙计见有客官上门,急忙热情的招呼着。

  方笑武坐下后,点了几个小菜,顺便要了一壶热酒,吃喝起来。

  不多一会,店外来了一个酒客,却是个身材矮小的老道。

  方笑武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老道修为极高,乃入圣境后期,颇为罕见。

  他心想,京城虽是藏龙卧虎之地,但这些天来,自己见到的修士不可计数,却没有一个人的修为能高到这般地步,不知这个老道什么人,莫非是来参加武道大会的吗?在同时出去的。

  方笑武一个人找了半天,前后问了上百个人,都说不知道天门楼是什么地方,不觉有些郁闷。

  眼瞅着快要到了午时,方笑武途径一家酒馆门前,本来已经快要过去了,但双眼一瞥之下,发现这家酒馆食客稀少,只有两个客人在座,念头一转,便倒退几步,进了酒馆。

  酒馆伙计见有客官上门,急忙热情的招呼着。

  方笑武坐下后,点了几个小菜,顺便要了一壶热酒,吃喝起来。

  不多一会,店外来了一个酒客,却是个身材矮小的老道。

  方笑武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老道修为极高,乃入圣境后期,颇为罕见。

  他心想,京城虽是藏龙卧虎之地,但这些天来,自己见到的修士不可计数,却没有一个人的修为能高到这般地步,不知这个老道什么人,莫非是来参加武道大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