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56章 入关有点麻烦
  (全文阅读)

  方笑武老早就看到了武侯像。

  光是远望之下,武侯像就有一种莫大的气势,令人不敢生出亵渎之意。

  而等到他们来近后,三丈高的武侯像犹如一个巨人傲视山河,俨然不动天王,任谁也不敢冒犯。

  天目四郎不止一次来过京城,这武侯像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

  而每一次看到武侯像的时候,强如他这样的高手,心底难免也会出现丝丝波动。

  仅是一座塑像就已经给人很大的压迫感了,倘若是真人,岂不是更夸张?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天目四郎真想会一会这个明武侯。

  关楼之下,是一个巨大的通道,而负责守关的人,差不多有一百个全副武装的官兵。

  而即便是两边的城墙之上,也标枪一般的站了不少官兵,修为不见得有多高,也就是融会境,但要知道,在一些小地方,融会境的修士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换言之,这武侯关的官兵,随便其中一个,若是去到了小地方上,跺一跺脚,都能令地方上斗一斗。

  此时,进出通道的人很多,但在入城的关卡之处,却设置了一道门户。

  凡是要进入京城的人,首先得缴纳十两银子,不交银子者,一律不得踏进京城的地界之内。

  或许有人会说,对于高来高去的修真之人,一座关卡怎么能难得住,就不算不缴银子,从别的地方过去,也不是一样可以进入京城吗?

  其实,这里面有个潜规则。

  只要交了十两银子,守关官兵就会发一道令牌,而只要有了这道令牌,就等于有了身份,属于良民。

  倘若在京城的地面上被官兵查问,一拿出这个令牌,基本上都会放行,不会找你的麻烦。

  但要是没有令牌,不幸被官兵找上盘问,那后果就严重了,一不小心,就会当做匪类抓起来。

  所以,除了极少数的人之外,绝大多数的人,在进入京城的时候,都会选择花十两银子买一道令牌,带着身上以防万一。

  天目四郎从来没有交过银子,因为他以前都是一个人来,但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而是六个人,所以他只能乖乖地跟着方笑武,打算花六十两银子买六道令牌,就当做是打发叫花子。

  人群之中,多数都是修士,十两银子对他们来说,完全不是一个事。

  但每个人十两的话,每天进入京城的人那么多,加在一起那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光是靠着这笔“入关费”,就足够养活一支数目相当庞大的军队了。

  是故,有许多人就在私底下议论:明武侯要是还活着的话,一定会把这些后世子孙们扒皮不可。

  高铁柱因为身材高大,颇为引人注目,此时走在人群之中,引来不少人的啧啧称奇。

  眼看六人就要关头,突听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道:“慢着,别放他们过去。”

  方笑武闻言,不禁一怔。

  他刚扭头看去,却见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公子哥儿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二十多个修士,看穿着打扮,分明就是公子哥儿的随从,个个修为都不低。

  守关的官兵见了那个公子哥儿,全都将身一躬,显得十分恭敬,就像公子哥儿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似的。

  方笑武不明所以,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关?”

  “大胆!”出声的是一个红袍修士,修为高达登峰境后期,冷声道:“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

  方笑武摇头道:“不知道。”

  “哼,不知道?”那红袍修士伸手一指公子哥儿,叫嚣着道:“我家公子乃是武侯关的巡察使者,他说你们不能入关,你们就不能入关,你们老老实实呆着,等我家公子训话。”

  方笑武听了,不觉好笑。

  但对方颇有来头,自己属于初来乍到,逼不得已的话,还是不要和这些人起冲突的好。

  于是,方笑武双手一抱,笑道:“原来是巡察使者,幸会,幸会。”

  他已经够客气了,不料那个公子哥儿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而是瞪着高铁柱,问道:“你是什么人?”

  高铁柱望了一眼方笑武,见方笑武点头,便回答道:“我叫高铁柱。”

  那公子哥儿哼了横,说道:“高铁柱?难怪长得那么高。你,入关要缴一百两。”

  “为什么?”高铁柱道。

  “为什么?这还不简单吗?因为你的身体太大只了,别人只缴十两,你要缴一百两。没有一百两,你休想过去。”

  那公子哥儿说完,像是觉得高铁柱一定会遵照自己的话去做,转身就要离去。

  蓦地,一个声音道:“巡查使者,你这么做,未免不合适。”

  那公子哥儿来头甚大,自从当上这个什么巡查使者之后,凡是进出武侯关的人,还没有一个人敢不让他不高兴,此刻听到有人“教训”自己,登时怒道:“谁在放屁?”

  随着话声,他转过身来,狠狠地瞪着方笑武。

  说话的人自然是方笑武。

  方笑武才不管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头。高铁柱是高大了些,但他只是一个人,就应该只按一人来算,既然没有明文规定说长得高大就要多收费,那就不应该这么做。

  方笑武不在乎收费,澳门赌博网站:但不公平的收费,他绝不接受。

  “是你在放屁吗?”那公子哥儿见方笑武不吭声,只是望着自己,怒火更大,大声叫道。

  “我没有放屁。”方笑武微微一笑,说道。

  “还说你没有放屁?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信不信我叫人把你抓起来!”

  “我没有犯罪,你凭什么叫人把我抓起来?”

  “你找死……”那公子哥气得面色一红,随手一挥,身后便窜出两道人影,朝方笑武扑了过去。

  那些官兵见了,却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做没有看见。

  这公子哥是个什么样人,他们太清楚了,多管闲事的话,指不定脑袋明天就搬家了。

  “放肆!”

  那三个晶族修士中的一个往前踏出一步,两道元力发出,砰砰两响,便将那两道人影震飞出去,虽然没死,但也重伤在地,半天爬不起来,根本就是不堪一击。我没有放屁。”方笑武微微一笑,说道。

  “还说你没有放屁?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信不信我叫人把你抓起来!”

  “我没有犯罪,你凭什么叫人把我抓起来?”

  “你找死……”那公子哥气得面色一红,随手一挥,身后便窜出两道人影,朝方笑武扑了过去。

  那些官兵见了,却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做没有看见。

  这公子哥是个什么样人,他们太清楚了,多管闲事的话,指不定脑袋明天就搬家了。

  “放肆!”

  那三个晶族修士中的一个往前踏出一步,两道元力发出,砰砰两响,便将那两道人影震飞出去,虽然没死,但也重伤在地,半天爬不起来,根本就是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