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54章 是敌是友?
  (全文阅读)

  中年文士摇了摇头,澳门赌博网站:说道:“年轻人,你真要让我叫出你的名字以后方可承认吗?”

  方笑武不相信对方真的认出了自己,强自镇定,问道:“既然你说你认识我,那我倒要问问你,我叫什么名字?”

  中年文士傲然一笑,说道:“玄龙,你以为你真的可以骗得过我的天眼?我天目四郎天生神眼,除非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道巅峰之境,否则任何幻术都休想瞒过我的第三只眼。”

  方笑武没想到天目四郎真的认出了自己,心头大震。

  在他遇到的高手之中,除了“石魔”傅采石之外,其他人都没办法看破他的真身,想不到的是,这天目四郎仗着神眼的力量,早在封神谷的时候,就已经看破了他的真身。

  天目四郎既然能看出他的真身,难道也看出玄兵图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

  如果是的话,天目四郎一直跟踪在后面,一定是为了玄兵图而来。

  虽说玄兵图已经被令狐十八拿走,不怕天目四郎抢走,但天目四郎真要动手,以他们五人之力,怕是凶多吉少,他与高铁柱或许可以活下来,但其他三人就没办法幸免了。

  方笑武从水晶城出来之后,本是信心满满,但老天总喜欢和他开玩笑,刚出来也就三天,竟然会遇到一个修为高达合一境后期,且具有神眼,实力无法估计的绝世强者,顿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如果可以的话,方笑武真想冲着老天破口大骂,为什么要让他遭遇这样的事?

  这不公平!

  “玄龙……”

  天目四郎笑了笑,说道:“我猜这也不是你的真名吧。你别想在我的面前玩花样,以你目前的道行,还玩不起。”

  “你想怎样?”方笑武虽未承认自己就是玄龙,但也算是默认了。

  “不怎么样,就是想和做个朋友。”

  “做个朋友?”

  “当然,除了做朋友之外,我还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

  “我问你,玄兵图是不是早已被你拿到了?”

  此话一出,除了方笑武之外,高铁柱和那三个晶族修士均是面色微微一变。

  方笑武纵声大笑,说道:“天目四郎,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确实拿到了玄兵图,难道你想从我手中抢去不成?”

  闻言,天目四郎却是摇摇头,笑道:“我真要抢,根本就用不着和你说这么多,直接动手就是。”

  方笑武皱眉道:“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天目四郎沉思了一会,突然问道:“你知道玄兵图的来历吗?”

  方笑武愣了愣,反问道:“难道你知道?”

  天目四郎点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不过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等时机一到,我自然会告诉你全部。从现在起,我要和你一起上路,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方笑武心里想,口中却是说道:“你真要和我一起走,那就不能以天目四郎的身份示人,且一路之上,都要充当我的属下,你若不答应我……”

  “可以。”让方笑武大感意外的是,天目四郎居然答应了,笑道:“认识我的人本来就不多,只要我自己不提,应该没什么人会知道我就是天目四郎。还有,我可以充当你的属下,但你不能随便对我下令,否则我们的交易就此作罢。”

  方笑武不清楚天目四郎的交易到底指什么,但他知道自己一旦不答应的话,天目四郎说不定会大打出手,既然这家伙尚未翻脸,那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对了,你要去什么地方?”天目四郎问。

  “京城。”方笑武答道。

  “你京城有朋友?”

  “没有。”

  “既然没有,你去京城干什么?”

  “你知道天门楼吗?”

  “天门楼?”

  天目四郎面露疑惑之色,说道:“京城虽然很大,但我也去过不少地方,这天门楼还是第一次听说,你是不是弄错了地方?”

  “不会,我要找的地方就是天门楼。你又不是京城人,不知道天门楼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方笑武道。

  “好吧,或许是我孤陋寡闻,确实不知道天门楼这个地方。”天目四郎口气甚好,居然没有生气。

  方笑武原以为天目四郎会生气,但这家伙像是要打定主意跟着他似的,也就越发猜不透天目四郎的用意。

  方笑武只能在心里说道:“要说这家伙想要对我不利,应该不会和我做什么交易,但他若无所图,又怎么可能会找上门来?算了,为今之计,先去京城再说,反正有这个家伙一路同行的话,万一遇到了强敌,倒也可以令他帮一下忙。”

  半个月后,方笑武等人仗着超凡入圣的身法和修为,距离京城越来越近,已经进入了京城外围。

  这些天来,天目四郎十分老实,无论到了何处,均是装成一副方笑武属下的样子。

  而天目四郎越是这样,方笑武越是觉得他的交易不简单,如若不然,这家伙又何必如此委屈自己,非要这么做不可呢。

  这天下午,六人放缓速度,正在通往京城第一道门户,也就是被称之为“武侯关”的道路上走着。

  不多一会,身后突然来了十多个人。

  这些人俱都一身劲装,无一不是修士,且修为都还不错,为首之人乃是一个返璞境前期的武仙。

  京城汇聚了无数高手,势力众多,乃真正的藏龙卧虎之地,每天来往京城的修士更是数不胜数,所以别说是武仙,即便是武圣,甚至是绝世强者,抛头露面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方笑武见那些修士都在议论什么武道大会,本来已经被这些人超过,一时好奇,便追了上去,插话道:“在下听到各位说起武道大会,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修士听得方笑武口气好,内中一人回道:“原来你们不知道武道大会的事。早在半年之前,便有风声传来,说京城会有武道大会召开,无论是什么人,都可以参加。”

  闻言,天目四郎发出“嗤”的一声笑,像是不屑,旋即问道:“有彩头吗?”之地,每天来往京城的修士更是数不胜数,所以别说是武仙,即便是武圣,甚至是绝世强者,抛头露面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方笑武见那些修士都在议论什么武道大会,本来已经被这些人超过,一时好奇,便追了上去,插话道:“在下听到各位说起武道大会,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修士听得方笑武口气好,内中一人回道:“原来你们不知道武道大会的事。早在半年之前,便有风声传来,说京城会有武道大会召开,无论是什么人,都可以参加。”

  闻言,天目四郎发出“嗤”的一声笑,像是不屑,旋即问道:“有彩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