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50章 梦游仙山
  (全文阅读)

  墨语冰眼见方笑武不出声,知道方笑武是在想事情,也就没有打扰,而是默默地站在一边。

  片刻之后,方笑武像是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对墨语冰说道:“语冰,我问你一件事。”

  墨语冰笑道:“圣王请说。”

  方笑武道:“你听说过天狱宫么?”

  “天狱宫!”墨语冰娇躯微微一震,面色变了变,道:“圣王,你是从什么地方得知天狱宫这三个字的?”

  方笑武一看墨语冰的面色,就知道墨语冰是听说过天狱宫的,而且不但听说过,应该也颇有了解。

  不然的话,墨语冰绝不会表现成那样。

  “这个……”方笑武想了想,说道:“天狱宫这三个字,是我从一个老头口中得知,他说我的血河王冠是天狱宫的什么狱龙冠……”

  听到这里,墨语冰微微一怔,诧道:“血河王冠是天狱宫之物?”

  方笑武道:“那个老头是这么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清楚,所以我才会问你。”

  墨语冰定了定神,说道:“据我所知,天狱宫是元武大陆上的一大势力,足以和魔教、萧家分庭抗礼。

  距今两千多年前,天狱宫的高手来过大武王朝,曾经掀起过一番狂风暴雨,但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天狱宫的势力突然退出了大武王朝的地域,没再有半点消息。

  这两千多年来,天狱宫的人并未在大武王朝的地域活动,所以对于大武王朝的修士来说,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大势力的存在。

  如果血河王冠真是天狱宫的狱龙冠,那当年天狱宫的人到大武王朝来,会不会就是……”

  说到这里,虽然没有说下去,但方笑武也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方笑武既不知道天狱宫的底细,也不知道狱龙冠对于天狱宫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如果他拿到的血河王冠就是狱龙冠,一旦让天狱宫的人知道了,肯定会来跟他抢不可。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其他的吗?”方笑武想知道更多一些天狱宫的事,继续问道。

  墨语冰想了想,双目猛然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叫道:“对了,我记得师父说过,天狱宫的势力当年来到大武王朝的时候,曾经派了十多个顶尖高手前来拜访我们晶族的圣女。”

  方笑武神色一紧,问道:“天狱宫的人是不是想问血河王冠的事?”

  墨语冰见方笑武如此紧张,不觉笑了笑,说道:“圣王,你放心吧,就算血河王冠真是天狱宫的狱龙冠,天狱宫的人应该也不知道,如若不然,这么多年来,天狱宫绝不会对这件事置之不理。”

  “那天狱宫的人当年来晶族干什么?”

  “详细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只听师父隐约提起过,似乎是想和我们晶族联盟,对付某个势力。”

  “既然天狱宫的势力非常强大,能够与魔教、萧家一争高下,难道还有比这两家更强大的势力存在,需要天狱宫找上晶族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天狱宫的人当年确实是有这个意思,只是我们晶族的圣女在得知他们的来意之后,友好的拒绝了,天狱宫虽然势大,但也知道我们晶族不是好惹的,所以这件事后来就不了了之啦。”

  闻言,方笑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道:“你说的没错,如果天狱宫的人知道血河王冠就是狱龙冠,一定会找上门来,既然天狱宫的人没找上门来,说明天狱宫的人确实不知道这件事。”

  想了想,对墨语冰笑道:“语冰,我今天跟你说的事,你千万别跟其他人说起。”

  墨语冰见方笑武如此谨慎,不觉又笑了,说道:“圣王,你尽管放心,这件事关系重大,若是没有得到圣王的同意,语冰绝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两人闲聊了几句之后,方笑武并没有跟墨语冰提到水晶的事,墨语冰见他没说,也就没问,眼见没什么事,她知道方笑武接下来要修炼和炼丹,不方便打扰,就退出了炼丹院。

  墨语冰走后,方笑武心中惦记着水晶的事,想到自己唯一能帮水晶的办法,就是尽快联系到太虚真人,向太虚真人讨教,所以,他就躺在了雪地上,打算用冥想的方式去联系太虚真人。

  岂料,方笑武刚躺下没多久,突然觉得一阵困意袭来。

  他本来不想睡着,但他坚持了一会,却没有办法坚持下去。

  要不了一会,他便沉沉的睡着了,两个鼻翼还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甚是怪异。

  方笑武的这种睡法,并不是毫无来由,而是他的《龙息功》有所突破的迹象。

  他自从服下了“通窍丸”之后,不但打通了影响他修炼的某处窍门,而且还借着“通窍丸”的力量,一气呵成的完成了修为的突破,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龙息功》也在悄然发生改变。

  ……

  迷迷糊糊中,方笑武只觉得自己的神魄离开了躯体,飘在半空中,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座高山。

  远远望去的时候,这座高山并没有多么雄伟,等方笑武来到近前之后,他才发现这座高山远比自己见过的所有大山都要神奇。

  此山云雾缭绕,活像一座仙山。

  仰天看去,却看不到此山的尽头,犹如一根天柱。

  而下方因为有云雾笼罩,任凭方笑武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穿透云雾,看到底下的世界。

  “这……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方笑武暗道。

  方笑武本来想继续朝那座高山飘去,但不怎么回事,当他飘到距离此山还有百丈之际,无论他多想,都没有办法再前进一分。

  前方似有一股巨大的阻力,别说是他,就算是比他厉害万倍的人,也休想硬闯过去。

  就在方笑武为之莫名其妙的时候,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噜声传了过来。

  方笑武愣了愣,正要开口询问,突听云雾深处,大山之内,传出一个略显慵懒的声音道:“何方道友造访?”来这里?”方笑武暗道。

  方笑武本来想继续朝那座高山飘去,但不怎么回事,当他飘到距离此山还有百丈之际,无论他多想,都没有办法再前进一分。

  前方似有一股巨大的阻力,别说是他,就算是比他厉害万倍的人,也休想硬闯过去。

  就在方笑武为之莫名其妙的时候,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噜声传了过来。

  方笑武愣了愣,正要开口询问,突听云雾深处,大山之内,传出一个略显慵懒的声音道:“何方道友造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