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47章 通窍!
  (全文阅读)

  寒冬腊月,澳门赌博网站:大雪纷飞,随着雪花的不断飘落覆盖,远近一切皆白,犹如雪的世界。

  晶族王城,王宫炼丹院。

  尽管外面到处雪花飘舞,但对于正在修炼的方笑武来说,却没有一丝雪花落在他的身上。

  每当有雪花向他靠近落下的时候,从他的身上就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金芒,将雪花融化蒸发。

  这分明就是练功所导致,而方笑武修炼的正是《先天一阳诀》。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和服食丹药,方笑武的修为虽然没有突破到入圣前期,但也已经将修为提升到了超凡境巅峰期的最高阶段。

  只不过,超凡境与入圣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境界,所以想要完全景升的话,所需要的时间和努力,却比以往要多得多。

  在方笑武的感觉中,他想要从超凡境突破到入圣境,远比超凡境后期突破到超凡境巅峰困难得多。换言之,以往一帆风顺的修炼,终于在这个时候遇到了瓶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方笑武在修炼道路上遇到的第一个瓶颈。

  没有遇到过瓶颈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遭遇瓶颈时的那种痛苦。

  那是一种即便是耗尽了全身心力,也没有办法取得一毫进步的心路历程,好在方笑武身上有“避劫珠”,帮他解决了心浮气躁的问题。

  但瓶颈就是瓶颈,若找不到对症下药的法子,再怎么心平气和,也没有办法渡过。

  而因为修为遇到了瓶颈,以至于方笑武正在修炼的《混世魔功》和《龙息功》也遭遇了无法取得进步的困难,无论方笑武怎么修炼,都没有办法取得半点进步。

  所以,早在三天之前,方笑武不再想修为的问题,可是专心修炼《先天一阳诀》。

  说来也怪,他在修炼《先天一阳诀》的时候,并没有遭遇瓶颈的问题,反而觉得修炼起来十分轻松,三天的时间里,此功虽然没有突破,但也取得了不小的提升。

  ……

  距离方笑武大概十五丈外的地方,放置着一个炼丹炉,正是阴阳五行炉。

  此炉与方笑武一样,并没有受到飞雪的影响,甚至在炼丹房的三丈之内,连一丝雪花也飘不进来,炉中冒出了一道道的赤炎,显然是在炼丹。

  时间在不断流逝,转眼之间,一天又过去了,雪花开始小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正处于练功中的方笑武双耳微微一动,像是听到了什么,收功站起。

  只见方笑武站起来后,哪儿也没有去,而是眼也不眨的注视着阴阳五行炉。

  过了片刻,阴阳五行炉开始颤抖起来,而当它颤抖到十分剧烈的程度之后,终于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便有一道光芒从炉内射出,冲破了天空,荡起漫天的飞雪。

  随后,便有一颗拇指大小,周身滚圆,发出淡绿色光芒的灵丹从丹炉的出口飞了出来,散发出来的灵气,竟然要比方笑武之前炼制的任何丹药都要多得多。

  这不是一般的灵丹,甚至是天级灵丹,也不足以形容它的级别,因为它是一颗无上灵丹。

  这颗无上灵丹的名字叫“通窍丹”。

  在《丹武遗书》的记载中,这种丹虽然只是一般的无上灵丹,在增进修为方面也略有不如最顶尖的天级灵丹,但它最大的功效就是通窍。

  方笑武之所以遇到瓶颈,是因为他觉得体内的某处窍门不通,所以他炼制“通窍丹”,就是想打破这处窍门,从而化解瓶颈的问题。

  而瓶颈一旦解决了,那么修炼起来就比之前容易的多了。

  虽然只是一颗丹药,但“通窍丹”毕竟是一颗无上灵丹,炼制它不但需要上千种材料,而且每一种材料都有通窍的功能,极为难找,即便是去繁华之地的市坊中去找,或者到超大型的拍卖行上去买,也不可能将这一千种材料凑齐。

  幸亏晶族地域广阔,资源丰富,找到这一千种材料对于方笑武来说,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方笑武原先就已经储藏了几百种相关的材料,后来再派人到别处去找,也找到了另外的几百种,所以短时间内,方笑武不但可以凑齐,而且还能得以炼制。

  此时,方笑武见到“通窍丹”出炉之后,心情显得有些激动,这毕竟是他第一次炼制无上灵丹,不激动的话,那才是奇怪呢。

  身形一抖,方笑武腾空跃起,伸手一抓之下,便将“通窍丹”稳稳地拿到了手中。

  此丹本身就属于无上灵丹,灵气之强,比任何天级灵丹都要多,所以方笑武刚一将它拿到手,通过手掌,就能感觉到自己的四肢百骸竟是有一种正在注入灵气的感觉,虽不至于所有窍门通了,但也有一种灵气密布全身的爽感。

  方笑武不急着服食,而是摊开手掌,任由“通窍丹”在手掌上发出绿色的光芒,看上去十分鲜活,充满了生命力。

  片刻之后,方笑武一仰头,将“通窍丹”服下,表面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暗中却用心去感受“通窍丹”的灵性。

  要不了多久,“通窍丹”的药性终于在方笑武的体内产生了效果,而方笑武一感觉到之后,便盘膝而坐,开始运功吸收“通窍丹”的力量。

  雪花虽然小了,但仍是不断的下着,方笑武周身并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所以当雪花落在他身上之后,便粘在身上,一时半刻之间,也没办法完全融化而去。

  一天后,飞雪终于停了下来,而方笑武的全身,也布满了一层雪白,望之形同一个雪人。

  突然,“雪人”身上冒出了一缕缕的白气。

  奇异的是,密布在方笑武身上的雪花,竟没有融化,就好像是凝固在他身上似的。

  一炷香之后,当那些白气越来越多,聚齐在一起,已经到了快要将方笑武笼罩之际,由内而外,从方笑武的体内传来了一声宛如闷雷般的声息,霎时间,所有白气消失。

  与此同时,密布在方笑武身上的那些雪花全都飘飞到半空中,形成一个脑袋大小的雪球,不停的转动着,不但没有融化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凝固,诡异到了极点。了一层雪白,望之形同一个雪人。

  突然,“雪人”身上冒出了一缕缕的白气。

  奇异的是,密布在方笑武身上的雪花,竟没有融化,就好像是凝固在他身上似的。

  一炷香之后,当那些白气越来越多,聚齐在一起,已经到了快要将方笑武笼罩之际,由内而外,从方笑武的体内传来了一声宛如闷雷般的声息,霎时间,所有白气消失。

  与此同时,密布在方笑武身上的那些雪花全都飘飞到半空中,形成一个脑袋大小的雪球,不停的转动着,不但没有融化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凝固,诡异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