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45章 识海最深处
  (全文阅读)

  “分神丸!”方笑武觉得自己隐隐约约听到过这个名字,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

  黑袍客继续说道:“你知道老夫为什么要让那个丫头吃下分神丸吗?那是因为老夫早已看出那个丫头具备了万灵之身,她的万灵之身与众不同,如果能让老夫完全占有的话,老夫就能脱胎换骨,不但能与另一个老夫融合在一起,还能增进修为。”

  就在此时,方笑武突然想到了自己在那里听过“分神丸”这三个字。

  事实上,他不是听到,而是看到。

  就在《丹武遗书》里,他曾经看到这三个字,当时还匆匆扫了一下这种丹药的炼制之法。

  《丹武遗书》之中有不少关于仙丹的炼制之法,但无论是哪一种,需要的材料都远远不是方笑武现在能够得到的,所以方笑武一直没怎么关注这方面的事情。

  “分神丸”的级别很高,既不是天级灵丹,也不是先天灵丹和神丹,而是仙丹,一种颇为强大的仙丹。

  据《丹武遗书》记载,要炼制“分神丸”的话,只需要十三种材料,但这十三种材料十分罕见,每一件都可以说是神物。

  也就是说,要炼制“分神丸”的话,得先找到十三种神物,然后通过特殊的炼制方式,才能炼制成“分神丸”。

  现在,方笑武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分神丸”,不由得吓了一跳。

  如果水晶当初吃的真是“分神丸”,那这件事就很麻烦了,以方笑武现在的能力,怎么可能解除“分神丸”对水晶的影响?难怪水晶重生后会失去记忆,原来这一切都是“分神丸”搞的鬼。

  方笑武想了想,道:“据我所知,分神丸是一种仙丹,需要找到十三种神物之后才能炼制,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听到方笑武知道“分神丸”是用十三种神物炼制而成,黑袍客不觉十分意外,叫道:“噫,你这小子好大的本事,竟然知道分神丸的炼制之法,莫非你精通炼丹之术?”

  方笑武没回答,仍是一脸不解的道:“分神丸原本是仙人用来提升修为的一种仙丹,你让水晶吃了它,岂不是可以让水晶提升修为吗?但水晶没有提升修为,而你,却跑到了水晶的大脑之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做到的?”

  本来这些问题黑袍客用不着回答,但黑袍客此时似乎已经有些飘飘然,发出一声大笑之后,说道:“你不明白么?那老夫告诉你吧,老夫当初给那个丫头吃下分神丸的时候,元魂就已经和分神丸一起进入了这个丫头的体内,寄生其中。

  本来老夫想在这个丫头万灵之身被激发出来的时候,占有她的一切,但就在这个丫头的万灵之身被激发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夫竟然会跑进了她的识海最深处,且让老夫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方笑武问道,同时心中在想:“原来这里是水晶大脑中的识海最深处。这个老家伙说水晶的万灵之身被激发后,他就跑到了这里来,而水晶的万灵之身之所以被激发,是因为受到了重击,也就是第七武姬搞的鬼,难道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联不成?”

  “这个秘密就是……”说到这里,黑袍客目中闪过一抹诡异之光,怪声道:“你出不去了!”

  话落的一瞬间,黑袍客将手向外翻动,一道黑光射出,但不是击中方笑武的身躯,而是犹如光幕似的将方笑武罩在了六丈范围之内。

  方笑武虽然不清楚黑袍客到底想干什么,但他知道黑袍客这么做一定有原因,急忙运足所有力量,向外挣脱。

  岂料,他刚一这么做,就觉得浑身发胀,气血沸腾,险些为之受伤,不由得大吃一惊,便不敢这么做了。

  黑袍客眼见自己的这一招有效,冷笑一声,双手倒背在身后,望着方笑武道:“小子,你现在已经被困在了里面,只要你头上的血河王冠一消失,老夫就可以将你灭杀,你就等着死吧。”

  说完之后,他身形一动,突然失去了踪迹。

  方笑武不知道黑袍客身在何处,但他知道这个家伙一定就在附近,只是自己不知道他藏在什么地方罢了。

  接下来,方笑武冲了几次,但每次都不成功,只得放弃。

  正如黑袍客所说,方笑武之所以没有被黑袍客杀掉,是因为血河王冠能够保护方笑武,而只要方笑武没有了血河王冠的保护,方笑武就只剩下了被宰杀的命。

  方笑武现在被困在黑光之中,动弹不得,所以没办法靠近黑光的外层,从而可以利用血河王冠的力量来破掉黑光,而血河王冠究竟能存在方笑武头顶多久,方笑武自己也不清楚。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水晶。

  如果水晶能看到他目前的处境,想办法救他的话,那么,他才有可能从这里出去。

  “喂,你出来!”

  方笑武大吼道。

  然而,黑袍客没有任何回应。

  方笑武大骂了一会,不见黑袍客有任何动静,只得作罢。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血河王冠出现在方笑武的头顶太久了,血河王冠开始闪缩不定起来。

  而一感觉到这个现象之后,方笑武不由惊慌起来,如果血河王冠真的消失了,那他就真的会被黑袍客给灭了。

  就在此时,黑袍客出现了,冷笑着道:“老夫还以为你能坚持多久,原来也就这么一点功夫而已。”

  说着,将手缓缓举了起来,一旦血河王冠从方笑武头顶消失,他一挥手之下,便足能让方笑武灰飞烟灭。

  此时,方笑武也不再想血河王冠为什么会这样,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在血河王冠自动消失的一瞬间,将大荒剑拿出来,与黑袍客做生死一搏。

  很快,随着“叮”的一声,九色光芒一闪之下,血河王冠从方笑武的头顶消失了。

  这一瞬间,方笑武拿出了大荒剑。

  但就在同时,黑袍客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方笑武的脑袋上,只要轻轻的一拍,就能打死方笑武。冠从方笑武头顶消失,他一挥手之下,便足能让方笑武灰飞烟灭。

  此时,方笑武也不再想血河王冠为什么会这样,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在血河王冠自动消失的一瞬间,将大荒剑拿出来,与黑袍客做生死一搏。

  很快,随着“叮”的一声,九色光芒一闪之下,血河王冠从方笑武的头顶消失了。

  这一瞬间,方笑武拿出了大荒剑。

  但就在同时,黑袍客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方笑武的脑袋上,只要轻轻的一拍,就能打死方笑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