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44章 分神丹
  (全文阅读)

  方笑武嘿嘿一笑,澳门赌博网站:说道:“你要是能杀我,早就动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放肆!”

  黑袍客暴怒之下,再次出招,右手隔空朝着方笑武猛然一推,一道黑光射出,直取方笑武的心脉。

  以方笑武现在的修为和反应能力,根本就不可能来得及闪避或者硬抗,但就在黑光将要击中方笑武的一瞬间,戴在方笑武头顶的血河王冠自动发出了九道血色光芒,形成一层坚不可破的无形气墙,将黑光挡住。

  嘭!

  黑光打无形气墙之上,虽然将气墙撞出了一道绚丽的火花,但没有破开血河王冠的防御力,更没有伤到处于血河王冠保护下的方笑武。

  黑袍客眼见自己的第二击也没能将方笑武奈何,面色不由一沉,喝道:“说,你进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

  方笑武刚才看似有惊无险,但实际上,在他的感觉中,黑袍客的第二击比第一次强大得多,要不是他有血河王冠的保护,恐怕肉身早已被轰成了渣渣。

  可即便是如此,他还是能感受到肉身有些酸痛,就好像是被黑光真的击中了一般。

  方笑武定了定神,笑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黑袍客哼了一声,说道:“你想知道老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好,老夫可以告诉你,不过老夫告诉你之后,你必须退出这里。”

  方笑武道:“我要是不退出呢?”

  黑袍客冷冷地道:“你要是不退出,老夫一定会有办法让你退出去。”

  闻言,方笑武一脸不相信的道:“你要是有办法让我退出去,又何须告诉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看你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对付你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

  话未说完,方笑武已经冲了上去,一掌拍向黑袍客。

  方笑武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就在他的手掌距离黑袍客还有十多丈远的时候,黑袍客突然消失在前方,然后出现在他的身后,伸手抓向了他的脖子,出手速度之快,远远不是他能比的。

  方笑武要不是头顶戴着血河王冠,黑袍客这一抓之下,足以将方笑武捏死,但黑袍客的手刚一靠近方笑武的脖子,血河王冠第三次自动发出九道血色光芒,形成一个保护墙,咣的一声,黑袍客弹飞出去。

  与此同时,方笑武也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震飞出去,虽不至于气血沸腾,但也甚为难受。

  当方笑武转过身来之后,黑袍客已经从远处来到了十多丈外,面上露出了鄙夷之色,说道:“老夫还以为你能使用狱龙冠的力量,原来并不是,要不是狱龙冠能自动保护你,哼,老夫想怎么收拾你就收拾你,快给老夫滚出这里!”

  方笑武刚才之所以要动手,是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使用血河王冠的力量,而他一试之下,发现并不能,也不敢出手了。

  要知道血河王冠现在只能保护他避免受到黑袍客的重击,而他与黑袍客之间的实力差距,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他想要对付黑袍客的话,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方笑武不是没有想过拿出大荒剑来对付黑袍客,但不知怎么回事,血河王冠自动出来之后,别说大荒剑,任何兵器和法宝都拿不出来,就好像被限制了似的。

  所以,方笑武打消了对黑袍客“用强”的念头,说道:“我承认你是很强,就算是武道巅峰级的高手,也未必是你的对手……”

  “哼!”黑袍客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武道巅峰级的高手算什么?早在万年之前,老夫就已经是武道巅峰级的高手了,倘若不是因为老夫当年被……”

  说到这里,话声一沉,冷冷地道:“小子,老夫问你,你与那个丫头是什么关系?”

  方笑武猜到黑袍客说的“那个丫头”应该就是指水晶,但故意装作不知道,问道:“你说的是哪个丫头?”

  黑袍客道:“就是出身晶族的那个丫头。”

  “你说的是水晶?”

  “老夫不知道她叫什么,但老夫知道她是晶族的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夫知道的事还多着呢,老夫不但知道她是晶族的人,而且还知道她是被人卖到北斗世家的。”

  闻言,方笑武心头不禁一震,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记得水晶当初说过,她被卖到了北斗世家之后,有一个老头给她吃了一颗奇怪的药丸,而正是因为那颗药丸,才会导致了水晶产生第二个人格,也就是邪恶的水晶。

  难道这个黑袍客就是那个老头?

  他是怎么进入水晶大脑之中的?

  那颗药丸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这些疑问充满了方笑武的脑子,一时之间,方笑武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理清这些头绪。

  想得多了,反而觉得有些头疼,而他的脑子一乱,头上的血河王冠便开始出现异象。

  仅仅只是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血河王冠的光芒减弱下去,像是要消失而去,方笑武感觉到这个变化之后,急忙收住念头,这才没有让血河王冠真的消失。

  黑袍客本来想在“血河王冠”从方笑武头上消失后对方笑武动手,一招将方笑武灭杀在这里,但没想到的是,就在最后关头,方笑武居然收住了血河王冠,黑袍客不禁有些懊恼。

  “我知道你是谁了。”方笑武沉声道。

  “哦,你知道了吗?那你说说看,老夫是谁?”黑袍客道。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个给水晶吃过药丸的老头。”方笑武道。

  闻言,黑袍客发出一声阴沉沉的怪笑,说道:“你只猜对了一半。”

  方笑武微微一怔,道:“我只猜对了一半?为什么?”

  黑袍客咧嘴一笑,说道:“从某个方面来说,老夫与你说的那个老头是一体的,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是他,我是我。你以为那个丫头吃下的只是普通药丸吗?老夫实话告诉你吧,那不是一颗简单的药丸,而是老夫花了三千年炼制的一种仙药,名叫分神丸。”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个给水晶吃过药丸的老头。”方笑武道。

  闻言,黑袍客发出一声阴沉沉的怪笑,说道:“你只猜对了一半。”

  方笑武微微一怔,道:“我只猜对了一半?为什么?”

  黑袍客咧嘴一笑,说道:“从某个方面来说,老夫与你说的那个老头是一体的,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是他,我是我。你以为那个丫头吃下的只是普通药丸吗?老夫实话告诉你吧,那不是一颗简单的药丸,而是老夫花了三千年炼制的一种仙药,名叫分神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