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33章 锁魂丹
  (¤¤全文阅读)

  方笑武见状,急忙上去拉起初一,说道:“初一,你这是干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这一套,快起来。对了,水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给我说一说吗?”

  初一闻言,面露为难之色,迟疑了一下,说道:“圣王,不是初一不想跟你解释,而是这件事太过重大,初一要是不小心说错了话,只怕会……希望圣王能够谅解。”

  方笑武眼见初一也这样,顿时猜想到了一些什么。

  他略微沉思了一会,正色说道:“初一,我不会逼你,但有一件事,你得告诉我。”

  “圣王请说。”

  “水晶是不是已经不认得我了?”

  初一想了想,点头道:“是的。”

  话音刚落,忽听一个声音传来道:“初一,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将这件事说出去。”

  听了这话,初一吓得面色苍白,急忙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一下。

  方笑武听到是石英大长老的声音,不禁一怔,暗道:“没想到石英大长老严厉的时候,语声竟是如此的可怕,难怪她能震住整个紫晶宫。”想到这里,心里不禁一动,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就在此时,一条人影出现在林中,手里拿着一根银白色的权杖,正是石英大长老。

  只是此时的她,满脸严肃,看上去一点也不慈祥,倒好像是一个严厉的老婆子似的。

  方笑武正要开口,只见石英大长老将权杖往地上一杵,冷冷地道:“初一,你还跪着干什么,还不快离开?”

  闻言,初一急忙站了起来,迅速退出树林,也不敢待在林外,而是直接回自己应该去的地方。

  初一刚走,本来一脸严厉的石英大长老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张了张嘴,本来是要对方笑武说些什么,但她尚未说出一个字,就突然面色一白,身躯颤抖,竟是没办法站住,一下子跌坐在地。

  方笑武急忙赶了上去,说道:“大长老,你怎么样?”

  石英大长老稍微调整了一下气息,摇摇头,和颜悦色的说道:“老身并无大碍。”

  方笑武当然不信,心道:“你以为我看出来么?看你刚才的样子,分明就是快死了。你这个老太婆也真奇怪,对我说话和和气气的,但对初一说话,却摆出了紫晶宫大长老的身份。”

  “大长老,要不要我运功为你疗伤?”方笑武道。

  “不用了。”石英大长老朝方笑武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说道:“圣王,老身知道你现在肯定是满脑子的疑问,同时也会觉得老身刚才对初一那样太严厉了,实际上,老身这么做有老身不得已的苦衷。”

  方笑武闻言,并没有立即问出心中的疑问,因为他在担心石英大长老还能活多久。

  他这次来紫晶宫,另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见到石英大长老之后,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想救石英大长老,至少也要延长石英大长老的性命。

  “大长老,你先别说话,我这里有一颗神丹,或许可以帮到你的忙。”方笑武道。

  没想到的是,石英大长老听了之后,却一点也不激动,神色笃定的淡淡一笑,说道:“圣王,以老身现在的情况,别说是神丹,就算是仙丹,也未必能治好。”

  “为什么?”

  “不瞒圣王,早在几十年前,老身就已经步入了天人五衰之境。”

  “什么?你老几十年前就步入了天人五衰之境?”方笑武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据他所知,人一旦步入了天人五衰,便等于是死神降临,哪怕是武道巅峰级的高手,也撑不过十年,因为这是老天要让你死,你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逆天而行。

  石英大长老的修为是合一境后期,如果几十年前就步入了天人五衰,她到底是依靠什么支撑过来的?

  “圣王,你可能不相信老身所说的话,但老身今天说的话绝对真实,绝不敢有半句假话。”

  “我……我能知道你是怎么支撑过来的么?”

  “当然可以。”

  石英大长老说完,将手一晃,手中突然多了一颗药丸。

  “这是什么灵丹?”方笑武看不出药丸的级别,问道。

  “它不是灵丹,而是一颗毒丹。”

  “毒丹!”

  “对,这种毒丹名叫锁魂丹。老身就是依靠锁魂丹的毒性,才能延长自己的寿命,做到了连武道巅峰高手也做不到的事,这是最后一颗……”说到这里,石英大长老一仰首,将手中那颗锁魂丹吐下肚去。

  方笑武见了,不禁叫了一声。

  反观石英大长老,却是毫不在乎,略微运了运气,说道:“好了,老身吞下最后一颗锁魂丹之后,至少还能活一天,应该可以把所有的事情跟圣王讲清楚了。”

  方笑武叹了一声,说道:“大长老,你这又何必呢?”

  石英大长老面露惭愧之色,说道:“老身不但欺骗了圣王,同时还险些将晶族推向了深渊,从某个方面来说,老身已经是晶族的罪人,就算世上真有能救老身的仙丹,老身也无颜活下去,还请圣王成全。”

  一听这话,方笑武就明白了石英大长老此刻的心境,便打消了救活石英大长老的念头。

  虽然生命是宝贵的,但对于石英大长老来说,活着是一种折磨,只有死亡,才能得到解脱,要不是她还有有些尚未完成之事,只怕早已死了,绝不会还能活到现在。

  方笑武沉思了片刻,说道:“大长老,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石英大长老道:“圣王请说。”

  方笑武道:“我与云母交过手,深知她的厉害,如果她亲自率众攻打紫晶宫,恕我说句冒犯的话,紫晶宫绝无一人是她对手,但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有这么做,这是为什么?”

  石英大长老像是早已知道方笑武会发现这个问题,笑道:“原来圣王早已发现了这个问题。”

  “其实我也是刚才才意识到的。”

  “既然圣王想知道,那老身就说出来。”石英大长老说到这,将权杖往前一指,笑道:“圣王请坐。”

  于是,方笑武就在石英大长老的对面坐了下来,打算静听其说。一个问题吗?”

  石英大长老道:“圣王请说。”

  方笑武道:“我与云母交过手,深知她的厉害,如果她亲自率众攻打紫晶宫,恕我说句冒犯的话,紫晶宫绝无一人是她对手,但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有这么做,这是为什么?”

  石英大长老像是早已知道方笑武会发现这个问题,笑道:“原来圣王早已发现了这个问题。”

  “其实我也是刚才才意识到的。”

  “既然圣王想知道,那老身就说出来。”石英大长老说到这,将权杖往前一指,笑道:“圣王请坐。”

  于是,方笑武就在石英大长老的对面坐了下来,打算静听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