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27章 古怪的事
  (¤¤全文阅读)

  那个绝世强者刚一跪下,包括其他两个绝世强者在内,其他人全都跟着跪在地上,皆不敢望着方笑武,纷纷低着头,心里对方笑武充满了无限的敬仰,已将方笑武当成了神仙一般的存在。

  方笑武没想到他们会这么激动,全都给自己跪下来了,便挥了挥手,说道:“都起来吧。

  等所有人都起来之后,方笑武将身一起,飞到了城头上,望向了城外。

  那十多个等在城外的晶族修士眼见方笑武出现在城头,分明就是进入了城内,不觉惊骇不已,疑心方笑武是天神转世,急忙给方笑武跪了下来。

  方笑武见了,心里不觉有些飘飘然。

  但是很快,他便将手一挥,做出一副很潇洒的样子,对城外的人说道:“你们都进来吧。”

  “是。”

  那十多个晶族高手从地上爬了起来,朝城门底下的那个进出口走去。

  方笑武飞身下来,目光四周一扫,发现就在城门内的这一边,有二十四个晶族修士做着怪异的手势,均是指着进出口的方位,分明就是在引动进出口中的阵法。

  不多时,那十多个晶族高手经过进出口,从城外来到了城内,看着方笑武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天神一般,充满了敬畏。

  方笑武也没有多问,只是略微想了想,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原来进出口中的那个阵法不但可以加持力量,而且还可以进行适当的调整,只要调整之后,无论是谁,都可以进入,只是因为这个阵法实在太强,再怎么调整,它的玄妙都还存在,所以一般人想要进入的话,也需要走一段路程。

  方笑武想明白了这些道理之后,才真正意识到水晶城的城门确实固若金汤,哪怕是武道巅峰级的高手来了,也不用担心对方会闯进来,只要人还在城中,足可以挡住千军万马。

  用一句话说,那就是易守难攻之地。

  第二天,方笑武又试了一次。

  而这一次,方笑武不光是想要硬闯阵法,而且还想在守城之人加大阵法力量的情况下硬闯,结果他硬闯了三次,却都没有成功,还在最后一次险些受伤,便不敢再试了。

  当晚,方笑武想到半夜,总算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大荒剑是很强,可以帮他破掉那个阵法,让他进出自如,但那个阵法一旦加持了力量,就等于是有了人力的帮助,而有了人力帮助之后,大荒剑的作用就不那么明显了。

  如果加持阵法的人只是一般高手,或者不是绝世强者,方笑武真要仗着大荒剑往里硬闯,可能闯的进来,但加持阵法之中的人里面,还有三个绝世强者,方笑武就没办法硬闯过去了。

  换句话说,他就算是有大荒剑在手,但在修为还只是超凡境后期的情况下,也只能闯过没有加持的阵法,而想要闯过加持了力量的阵法,恐怕还得多多修炼,等他的修为到了天人境前期的时候,如果再使用大荒剑硬闯的话,应该就可以了。

  当然,那个阵法的加持不止现在守城的那么点人,如果所有守城之人都来加持的话,别说方笑武修为到了天人境前期,就算是到了天人境巅峰,也未必能闯进来的,至少也得合一境前期。

  不过,方笑武要是以合一境前期的修为在使用大荒剑情况下闯过了所有人加持的阵法,那他到时候的实力,就真的是可以媲美武道巅峰级的高手了,甚至连大圆满之境的高手也可以相比。

  ……

  一天后,方笑武离开了城门之处,打算尽快赶回王城,一边炼丹,一边练功。

  要不了两天,方笑武就回到了王城,而就在方笑武回到王城的第二天,墨语冰也从紫晶宫赶回来了。

  墨语冰见了方笑武之后,就将自己去紫晶宫的经过给方笑武说了,同时还带来了一份石英大长老亲手写的信。

  方笑武看了信之后,这才明白自己在晶族的地位确实高到了一个连他之前都没有想过的地步。

  据石英大长老在信中所说,再过两个多月,她自己就要去世了,今后晶族的一切大事,都会交给他这个圣王处理,就算水晶将来正式当上了晶族圣女,也只是掌管紫晶宫,在名誉上享有晶族至高无上的地位,但要说权力,还是他这个圣王最大。

  此外,石英大长老还在信中提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墨语冰虽然是她的徒弟,但她不打算让墨语冰在她死后继承紫晶宫大长老的地位,而是想把大长老之位传给奇山长老。

  至于墨语冰,以后就留在王城,主管王城的事务,听凭方笑武的吩咐。

  方笑武看了信之后,望了一眼墨语冰,见她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就知道她都没有看过信的内容。

  方笑武不由心想:“难道真的被老骗子说中了,石英大长老之所以要让墨语冰留在王城,是为了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相处,然后日久生情,将来可以成为一对夫妻,一起掌管王城?”

  他默默地想了一会,问道:“语冰,你这次去紫晶宫,应该也见到了水晶吧?”

  墨语冰道:“回圣王,见到了。”

  方笑武道:“她现在怎么样?”

  墨语冰道:“回圣王,水晶姑娘现在很好。”

  方笑武闻言,不禁一怔。

  墨语冰的回答实在太简单了,让他顿时起了疑心。

  当然,他的这种疑心不是认为墨语冰在骗他,而是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

  方笑武本来想多问几句和水晶有关的事,但墨语冰像是担心他会继续问下去似的,抢先说道:“圣王,如果你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吩咐的话,语冰打算先下去休息一会。”

  方笑武听了,越发觉得这件事颇为奇怪。

  只不过他不是那种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况且他也不想逼墨语冰,所以就没有追问下去,而是挥了挥手,道:“看你的样子,确实有些疲惫,好,你下去休息吧。”

  “谢圣王,语冰告退。”说完,墨语冰退了出去。几句和水晶有关的事,但墨语冰像是担心他会继续问下去似的,抢先说道:“圣王,如果你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吩咐的话,语冰打算先下去休息一会。”

  方笑武听了,越发觉得这件事颇为奇怪。

  只不过他不是那种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况且他也不想逼墨语冰,所以就没有追问下去,而是挥了挥手,道:“看你的样子,确实有些疲惫,好,你下去休息吧。”

  “谢圣王,语冰告退。”说完,墨语冰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