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21章 屁王(上)
  (¤¤全文阅读)

  大鬼头哈哈一笑,澳门赌博网站:说道:“你要是不叫拓跋灭武,那你就叫拓跋小丑。”

  “你!”拓跋灭武气得面色发白。

  “武儿。”拓跋圣光道:“不要对这位前辈如此无礼,与你的师妹,还有其他人,一起离开这里。”

  听了这话,不光是拓跋灭武,就连拓跋俢等人,也都怔了一怔。

  虽然拓跋圣光实力高强,不惧任何人,但说实话,大头鬼的诡异,却是他们平生所未见,他们留在这里的话,万一大鬼头输了不认账,他们也能帮忙,总比拓跋圣光一个人强吧。

  拓跋俢张口欲言,但拓跋圣光只是向他递了一个眼神,拓跋俢当即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处,也就没有出声。

  而拓跋峯在想了一想之后,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走吧。”

  说完,他第一个离开了场上。

  随后,拓跋俢、拓跋灭武、拓跋青裳,以及那两个绝世强者也都离开了,场中就只剩下了拓跋圣光与大头鬼两个人。

  而等人全都走了之后,拓跋圣光才缓缓地说道:“现在没有第三个人,尊驾应该实话实说了吧。”

  “什么实话实话说?”大鬼头不解其意的道。

  “尊驾到底是不是来自那个势力?”

  “你说是哪个势力?”

  “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势力。”

  “哦,原来你说的是那个势力。嘿嘿,拓跋圣光,你突然这么问,显然是怀疑我之前说的都是假话。”

  闻言,拓跋圣光淡淡地道:“我不但怀疑,而且还相信你不是那个势力的人。”

  “为什么?”

  “因为尊驾的脾气十分怪异,以我对那个势力的了解,尊驾的行事作风与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的。”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好了,既然尊驾不是那个势力的人,那就说明身份吧。”

  大鬼头想了想,突然将面具拿下来了,露出了真容,正是令狐十八。

  他的大鬼头面具十分特殊,相当于一个头套,加上他在戴上面具的时候,暗中使用了一些手法,所以在他没有拿下面具之前,强如拓跋圣光,也根本看不出他的真面目。

  此时,拓跋圣光在看到令狐十八的真面目之后,显然是没有想过令狐十八竟是这种的怪摸样,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愕然之色,但这种神色一闪即逝,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出来的。

  “尊驾是……”

  “你听说过令狐十八这个名字吗?”

  “令狐十八!”

  拓跋圣光面色微微一变,似乎没有想到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怪老头就是令狐十八。

  令狐十八笑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听说过我的,没想到我的大名居然也传到了你们拓跋一族。”

  事实上,令狐十八的名气很小,知道他的人并不多,但知道他的人很少并不代表他就是一般人,相反,知道令狐十八这个名字的人里面,有一部分都是大人物。

  拓跋圣光不但是臧天福地一大宗派中的剑灵院的院长,而且还是拓跋一族的族尊,地位超然。大武王朝境内出没了多少高手,拓跋一族的探子不能说全都知道,但也知道十之**。

  拓跋圣光随时可以查询情报,又岂能不知道令狐十八?

  而在拓跋一族的探子情报中,曾经提过到令狐十八,说此人行事怪异,修为不算高,但实力深不可测,但奇怪的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令狐十八来自什么地方,被列为神秘之人。

  当然,能看到这样情报的人,全都是拓跋一族的上层人士。

  所以令狐十八说自己的名声传到了臧天福地,从某个方面来说,是不对的,那只是因为人家莫不清楚他的底细,所以才会有所记录。

  只听拓跋圣光笑道:“原来尊驾就是令狐十八,难怪……”说到这里,顿了顿,话锋一转,说道:“令狐兄,我能问一个你可能不会回答的问题吗?”

  令狐十八听到拓跋圣光叫自己令狐兄,立即表现出一副飘飘然的样子,说道:“你问吧。”

  拓跋圣光道:“你突然出现在此地,难道与晶族人之间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令狐十八道:“没有。”

  不等拓跋圣光开口,他的话匣子就像是打开了似的,滔滔不绝的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与我义弟到晶族来,是为了解决我义弟的一个小毛病,现在他的这个小毛病差不多要解决了,而我们就留在了晶族,将晶族当成了自己家,所以谁要是对晶族不利,就是和我们过不去。”

  拓跋圣光听了,便轻叹了一声,说道:“看来三师弟真的遭遇了不幸,杀他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令狐十八答道:“对,就是我。”

  拓跋圣光并没有表现出对令狐十八十分痛恨的样子,只是神色略显有些黯然,说道:“十三年前,我拓跋一族需要一个人来晶族做事,本来这件事不应该由三师弟办,但他却自告奋勇,说这件事交给他去办,他会办得妥妥当当。

  我当时见他修为高深,觉得他只要行事小心,一定可以完成任务,但自从他早几年来信说自己与晶族的国师云母达成同盟的协议之后,我就开始隐隐为他担心。

  可我这个三师弟性格好强,不做一件事罢了,一旦做了,就要做到成功为止,绝没有中途罢手的意思,所以我也只好让他自己去处理,只是在等着他的消息。

  没想到的是,我的担心最后竟然变成了现实,三师弟真的在晶族遭遇了不幸。

  真要怪的话,也只能怪他的命不好,当初不应该来晶族。”

  闻言,令狐十八没有出声。

  而短暂的沉默之后,令狐十八才开口道:“听你这么说,应该是不会为你三师弟报仇了。”

  拓跋圣光道:“我是不会,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一定要杀了你。”

  “为什么?”

  “因为晶族这件事我们拓跋一族付出了不少心力,尤其是失去了我三师弟那样的高手,更是一种莫大的损失,我虽然不会为他找你报仇,但为了我们拓跋一族,我也会选择与你动手……”现实,三师弟真的在晶族遭遇了不幸。

  真要怪的话,也只能怪他的命不好,当初不应该来晶族。”

  闻言,令狐十八没有出声。

  而短暂的沉默之后,令狐十八才开口道:“听你这么说,应该是不会为你三师弟报仇了。”

  拓跋圣光道:“我是不会,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一定要杀了你。”

  “为什么?”

  “因为晶族这件事我们拓跋一族付出了不少心力,尤其是失去了我三师弟那样的高手,更是一种莫大的损失,我虽然不会为他找你报仇,但为了我们拓跋一族,我也会选择与你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