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20章 各怀心机
  (¤¤全文阅读)

  眼见地灵神火被大头鬼收走,拓跋俢当然不甘心。

  不过他打赌输给了大头鬼,就得愿赌服输,况且他的师兄拓跋圣光又来到了场上,他要是还不认输的话,就等于是在拓跋圣光面前耍赖,这样的事别说他做不出来,凡是有点身份的人,也做不出来。

  所以,他心里尽管十分的不情愿,但还是选择了一句话都不说,而是交给拓跋圣光去处理。

  他是拓跋圣光的师弟,知道拓跋圣光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错,他现在是把地灵神火送给了大鬼头,但他知道拓跋圣光一定会帮他报仇,用类似的方式将地灵神火从大头鬼的手上拿回来。

  果不其然,大头鬼在拿到地灵神火之后,摆出一副像是要离开的样子,而就在这个时候,拓跋圣光突然说道:“尊驾实力不凡,不知道我能否知晓你的尊姓大名?”

  闻言,大头鬼发出一声怪笑,说道:“拓跋圣光,你是拓跋一族大名鼎鼎的人物,我不能与你比,我的名字就不跟你说了。”

  拓跋圣光当然不会就此放过大头鬼。

  他让拓跋俢愿赌服输是一种计策,其实是打算先稳住大鬼头,同时也能照顾到拓跋俢的面子。

  而照顾到拓跋俢的面子,就等于是顾全了剑灵院的面子,放大了说,那就是顾全了整个拓跋一族的面子。

  于是,他淡淡一笑,说道:“既然你不愿意把自己的大名说出来,那我就以尊驾来称呼你吧,尊驾拿走了我师弟的地灵神火,本事之大,可以说是举世罕见。”

  大头鬼谦虚的道:“哪里,哪里,我能赢你师弟,也是侥幸而已,论真本事,我未必就是你师弟的对手。”

  拓跋俢就在边上站着,虽然没有出声,但听了这话之后,却像是被人在脸上狠狠地打了一下,倘若不是拓跋圣光就在这里,以他的脾气,一定上去和大鬼头大战不可。

  他是打赌输给了大鬼头,但他没答应过会放大鬼头走,若是拓跋圣光不出现的话,他也早已想过会将大头鬼留住。

  拓跋圣光道:“那地灵神火不是一般之物,谁拥有它,都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好处,尊驾现在将它从我师弟手中拿走,不知道尊驾还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再打一个赌。”

  大鬼头怪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和我打赌?”

  拓跋圣光点头道:“对。”

  大头鬼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啊,你是拓跋一族的族尊,实力非同小可,我要是跟你打赌的话,多半会输,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已经拿到了地灵神火,再无他求……”

  听到这里,一边的拓跋灭武担心大头鬼会就此走掉,急忙说道:“大头鬼,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原来也不过如此。这也难怪,你与我师父比起来,差的太远了,当然害怕跟他老人家打赌。”

  拓跋灭武这么说,分明就是在激大鬼头,好让大鬼头与拓跋圣光打赌,而大鬼头一旦与拓跋圣光打赌的话,那么,大头鬼就必输无疑。

  换句话说,如果连拓跋圣光也镇不住大头鬼的话,整个拓跋一族之中,能够镇得住大鬼头的人不是没有,但足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了。

  “不行,不行。”大鬼头继续摇着脑袋,并开始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好不容易打赌赢了,得到了地灵神火,要是输了的话,岂不是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泡汤了……”

  眼看他走着走着,就要远去,而拓跋圣光没有开口的情况下,其他人谁也不敢出手阻拦大鬼头的去路。

  就在这个时候,拓跋圣光突然对着大鬼头的背影说道:“我原本以为尊驾是一个世外高人,可没想到的是,尊驾的胆量竟会如此的小,既然如此,尊驾就请走吧。”

  话音刚落,大鬼头站住脚步,发出了几声怪笑,旋即转过身来,说道:“拓跋圣光,你先说说看,你到底想和我打什么赌,如果我觉得公平的话,就和你打,但要是不公平,我绝不会上你的当。”

  拓跋圣光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笑道:“我要打的赌很简单,方才尊驾接了我的一掌,一点事都没有,足见实力不是一般的强,如果尊驾还能接我一掌,那就算我输了。”

  大鬼头怪声道:“这怎么行?我刚才是挨了你一掌,但你的那一掌实在太厉害,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完全缓过来,我要是再挨你的第二掌,岂不是真的连命都输掉了?”

  拓跋圣光道:“愿不愿意打这个赌,完全在尊驾的意思,如果尊驾不愿意,我也不会阻拦你走。”

  大鬼头转身欲走,但是很快,他像是有些舍不得似的,又转过身来,问道:“条件是什么?”

  拓跋圣光见大鬼头这么问,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说道:“我要是输给了尊驾,那就说明尊驾的实力在我之上,无论尊驾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会为尊驾去办,不过只能办一件事”

  大鬼头不禁心动,说道:“如果我要你去死呢?”

  拓跋圣光笑了笑,道:“以尊驾的聪明,这种事还用的着问吗?我真要输给尊驾,尊驾杀我也就挥挥手的事而已,我就算要逃,也没法逃出尊驾的手段。”

  大鬼头道:“这倒是。”沉默了一会,像是在思考,然后说道:“你的这个赌我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我想听听你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拓跋圣光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如意尊驾输了,只要尊驾将地灵神火还给我师弟就行了。”

  大鬼头用怀疑的口气说道:“真这么简单?”

  拓跋圣光道:“尊驾既然知道我拓跋圣光是剑灵院的院长,难道还会以为我会说谎不成?”

  大鬼头想了想,将头一点,说道:“那好吧,我就跟你打这个赌,反正我一点也不吃亏,万一赢了,还能叫你帮我做一件事,妙极,妙极。”

  听了这话,拓跋灭武按耐不住,冷笑道:“大鬼头,你要是能赢我师父,我就不叫拓跋灭武。”行了。”

  大鬼头用怀疑的口气说道:“真这么简单?”

  拓跋圣光道:“尊驾既然知道我拓跋圣光是剑灵院的院长,难道还会以为我会说谎不成?”

  大鬼头想了想,将头一点,说道:“那好吧,我就跟你打这个赌,反正我一点也不吃亏,万一赢了,还能叫你帮我做一件事,妙极,妙极。”

  听了这话,拓跋灭武按耐不住,冷笑道:“大鬼头,你要是能赢我师父,我就不叫拓跋灭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