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19章 拓跋族尊
  (¤¤全文阅读)

  就在距离天亮只剩下不到一盏茶的时候,拓跋俢已经将自己的斗志调到了最佳状态,同时也将地灵神火的力量完全催动了。

  他只要一出手的话,相信仅仅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破解那个绝世强者的禁制。

  但是,拓跋俢没有选择立即动手,而是稍微等了一会,然后挟着一股充沛的气势将手往前一拍,地灵神火化作一道电光飞出,砰的一声,打在了那个绝世强者的身上。

  而就在地灵神火击中那个绝世强者的一瞬间,拓跋俢长啸一声,虚空一点,一股剑气透指而出,随后也打在了那个绝世强者的身上,竟是将那个绝世强者打得发出一声呻吟,感觉像是破解了他身上的禁制。

  下一瞬,拓跋俢身形一晃,出现在那个绝世强者的身边,轻轻将手一招,将地灵神火收得无影无踪。

  只见他伸脚在那个绝世强者的身上踢了一下,喝道:“还躺着地上干什么,还不快起来?”

  话音刚落,那个绝世强者果然站了起来。

  然而,那个绝世强者起身的动作很怪异,就像是僵尸似的,直挺挺的,而且眼神古怪,不但呆滞,还有一种诡异的气息。

  拓跋俢先是一怔,接着便伸手在那个绝世强者的肩头一拍。

  他这一拍,本来是想保住那个绝世强者的肉身,而不是伤害对方,但他的手刚一刚在对方的肩上,对方就突然化作了一片齑粉,看上去就像是被他一掌打成了这样似的。

  就在此时,那大鬼头从地上一跃而起,哈哈大笑,说道:“拓跋俢,你输了。”

  “你!”

  拓跋俢又惊又怒。

  他虽然修为高深,但距离武道巅峰还有一定的距离,却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别想赖账,我早就警告过你,你要是杀了他,就算你输了,他现在被你一掌打成一片灰烬,等于是你输了,愿赌服输,快把地灵神火送给我。”大鬼头道。

  拓跋俢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别看他之前说得自己好像真的可以愿赌服输似的,可真的输了,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地灵神火将从此失去,就不禁有一种懊悔的感觉,同时还有一种抗拒。

  听到大鬼头要自己把地灵神火送出去,他冷笑了一声,说道:“大鬼头,你使诈!”

  “谁说我使诈?是你自己不小心将他打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真想不认账么?”

  “不可能!如果你没有使诈,他根本就不会死,我对自己的出手很有把握,绝不可能将他打死。”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认输,幸亏我早已料到你会这么做,所以我……”

  没等大鬼头把话说完,忽见一条人影凭空出现,一掌轻飘飘的朝大鬼头拍了过去。

  这人不但出现得十分突然,而且出现的时候还带来了一股怪异的剑气,瞬息之间,竟是将整座武神城锁定,强若拓跋俢和拓跋峯这样的高手,都有一种呼吸难受的压迫感。

  若是在平时,拓跋俢和拓跋峯瞬时就会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但他们一察觉到那股剑气之后,就知道了来人是谁,所以不但没有将来人当做敌人,反而显得十分轻松。

  嘭!

  那人出手速度看上去不是很快,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幻之气,实力之强,根本就要在拓跋俢之上,即便是没有踏入武道巅峰的境界,想来也不远了,一掌打中了大鬼头的身躯。

  刹那间,大鬼头脚下摇摇晃晃,向后连退了八步,每一步下去,必定会带起一股巨大的震动,使得整个武神城都猛烈的晃动起来,宛如遭遇了强烈的大地震。

  当大鬼头退完八步之后,那个一掌击中大鬼头的人也飘身落地,身上气势尽收,已然变成一个除了长得有些飘然世外之外,身上连一丝武者气息都看不出的长袍老人。

  长袍老人神色安详,静静地望着大鬼头。

  而他只要不出声的话,其他人也都不敢出声,全都和他一样,目不转睛的望着大头鬼。

  过了片刻,忽有一阵晨风拂来,就像是遭遇了大劫难一般,整座原本已经荒废的武神城,在这一刻之间,无论是什么样的建筑,包括高大的城墙在内,从原来的地方消失,显得诡异至极。

  昔日武神城的所在,此时变得一片空旷,一望无际。

  所有人脚下的土地都变成了一片黄沙,景象变化之快,似已到了真假难辨的地步。

  一顿饭功夫之后,只见虽然还是站着,但感觉已经没有半点生气的大鬼头,突然轻轻地动了一下身子,而他的这一动,除了那个长袍老者之外,就连拓跋俢和拓跋峯,都以为他要仰天倒下。

  但大鬼头没有倒下,澳门赌博网站:而是像刚回魂似的,吐了一口气。

  长袍老者面色闪过一丝惊诧之色,问道:“你没事?”

  大鬼头先是发出一声怪笑,旋即说道:“我当然没事。”

  长袍老者眉峰一皱,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大鬼头道:“你又是什么人?”

  长袍老者既然现身出来,也不怕大鬼头知道自己是谁,一字一句的说道:“臧天福地‘剑灵院’院长拓跋圣光。”

  大鬼头叫道:“原来你就是拓跋圣光。”

  拓跋圣光道:“你听说过我的名字?”

  大鬼头道:“我不但听说过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是臧天福地的六位族尊之一,掌管剑灵院多年。”

  拓跋圣光道:“你……”

  不等他说下去,大鬼头忽然说道:“拓跋圣光,你来得正好,你师弟拓跋俢和我打赌,输给了我,他现在想还不认账,你身为拓跋一族的的族尊,难道就不管一管吗?”

  拓跋圣光道:“是吗?”接着目光一转,望了一眼拓跋俢,说道:“师弟,既然你输了,那就愿赌服输。”

  在拓跋圣光面前,拓跋俢不敢有半句争辩,闻言将手一挥,朝令狐十八打出了一团火石样的物质。

  令狐十八袖子一卷,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转眼就将地灵神火收得无影无踪,连拓跋圣光都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本事。年。”

  拓跋圣光道:“你……”

  不等他说下去,大鬼头忽然说道:“拓跋圣光,你来得正好,你师弟拓跋俢和我打赌,输给了我,他现在想还不认账,你身为拓跋一族的的族尊,难道就不管一管吗?”

  拓跋圣光道:“是吗?”接着目光一转,望了一眼拓跋俢,说道:“师弟,既然你输了,那就愿赌服输。”

  在拓跋圣光面前,拓跋俢不敢有半句争辩,闻言将手一挥,朝令狐十八打出了一团火石样的物质。

  令狐十八袖子一卷,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转眼就将地灵神火收得无影无踪,连拓跋圣光都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