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18章 地灵神火
  (¤¤全文阅读)

  “哼!”

  就在此时,拓跋俢睁开了双眼,从地上缓缓站起,说道:“大头鬼,就算你是那个势力的人,我拓跋一族的事,也不是你想管就能管的,我们之前打的赌,还算数吗?”

  大鬼头道:“废话,当然算数。”

  拓跋俢道:“那好。”话罢,右手轻轻地翻动,掌心朝上,像是在凝聚什么。

  片刻之后,只见他的掌心之上,突然冒出了一道青幽幽的光芒。

  那光芒甚是诡异,类似一抹鬼火,望之有一种很阴森森的感觉。

  大头鬼见了,眼珠子一转,语声颇为讶然的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地灵神火。”

  拓跋俢本以为大头鬼不知道自己用的是什么法宝,没想到的是,大鬼头一下子就猜到了,不觉很是意外,说道:“你既然认得这是什么法宝,就该知道它的厉害,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大头鬼叫道:“这怎么行?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岂有收回来的道理?拓跋俢,既然你有地灵神火,我跟你再打一个赌,怎么样?”

  拓跋俢一怔,问道:“你还想打什么赌?”

  大头鬼道:“你不是对你的地灵神火很有信心吗,不如这样,如果你的地灵神火不能破解我的禁制,你就将地灵神火送给我,怎样?”

  “凭什么?”拓跋俢沉声道。

  “你先别生气嘛,我不会占你的便宜,如果我最后输给你了,我就送一件宝物给你。”

  “你有什么宝物能与我的地灵神火相比?”

  “我的这件宝物不是寻常东西,就怕你不认识它。你看好了。”

  大头鬼说完,随手在伸手一摸,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像是从身上拿到了什么宝贝似的。

  接着,大头鬼将手往前一伸,摊开手掌时,手掌上多了一样东西,却是一枚耳环。

  那耳环十分奇特,圆圆的,呈银白色,其上刻着许多类似咒符一般的文字,感觉不是寻常之物,但不认识它的人,也没有办法看出它的级别有多高,有什么厉害之处。

  “白木耳环!”

  没等拓跋俢来得及认出那个耳环是什么宝物,一边的拓跋峯已经认识出来,还喊出了耳环的名字。

  一听到“白木耳环”这四个字,拓跋俢心头不由一震,问道:“拓跋峯,你确定他手中拿着的那件宝物正是白木耳环?”

  拓跋峯凝目注视了一会,点头道:“我确定。”

  闻言,拓跋俢脸上布满了疑惑之色,说道:“白木耳环不是白一子的宝物吗?怎么会落在你这个家伙的手中?”

  大头鬼道:“忘了告诉你,早在三百多年前,那白一子曾经与我相遇,见我身上有一件宝物,就想抢走,结果我与他一场大战下来,我的宝物没有让他抢走,反而是他,不但丢掉了性命,而且还让我拿到了他的白木耳环,你说好不好笑。”

  闻言,拓跋俢又惊又疑。

  他虽然没有见过白一子,但早在几百年之前,白一子就已经是大武王朝赫赫有名的修士,乃公认的绝世高手,传说此人早就渡劫了,怎么会死在大头鬼的手中?

  大鬼头真有本事杀白一子的话,而且还是在三百年前,岂不是说大头鬼的实力已经高到了所有凡人都无法企及的地步?

  但要说大鬼头是在吹牛,白木耳环又确实又在大鬼头的手中,这又怎么解释?

  拓跋俢沉思了一会,冷冷地道:“大头鬼,白木耳环的厉害,绝不在我的地灵神火之下,你真的要和我打第二个赌吗?”

  大鬼头道:“只要你点头,我一点问题都没有。”

  拓跋俢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一咬牙,说道:“好,我就跟你打个这赌。”

  大鬼头怪笑一声,说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拓跋俢,我没有逼你和我打这个赌,是你自己不服气,硬要和我打,到时候你真要输了,千万不要反悔。你要是反悔,我就算抢,也要将地灵神火抢到手。”

  拓跋俢冷笑道:“哼!你放心,我拓跋俢好歹也是拓跋一族的知名人物,如果输了不认账,岂不是小人一个?况且我之前还发过发誓,我就算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也不敢拿本族的千秋大业开玩笑。”

  大头鬼点头道:“那好,你动手吧,等天亮的时候,你要是还没有办法破解我的禁制,就是你输了。”

  拓跋俢深知这件事的重大,不再跟大头鬼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默默的运气,催动地灵神火的力量。

  地灵神火是什么样的宝物,除了拓跋峯之外,拓跋青裳等人都不清楚,而且就连地灵神火这个名字,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

  而就算是拓跋峯,在拓跋俢没有拿出地灵神火之前,也万万没有想到拓跋俢居然会有这样的宝物。

  拓跋峯原以为自己是拓跋一族的不败战神,除了修为尚未达到巅峰之外,论实力,完全有挑战巅峰高手的资格。

  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只要将压箱底的本事全施展出来,就算是对上拓跋俢,未必会赢,但至少不会输太多,也就一筹之间而已。

  但现在,他知道了拓跋俢身上有地灵神火之后,如果拓跋俢将地灵神火的力量引动,他与拓跋俢之间的实力差距,恐怕就不止一筹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眼看半个时辰过去,拓跋俢一直没有发动地灵神火的力量,只是不断的凝聚它的力量,分明就是想把它的力量全都用上,保证在出手的时候做到万无一失。

  这也难怪,拓跋俢现在赌的不仅仅是拓跋一族的对晶族的“染指”,同时还赌上了地灵神火,而这地灵神火是他所有宝物之中最强大的,若是输给了大鬼头,就等于是失去了一只手臂。

  他不能不谨慎。

  他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不能出现半点差错。

  拓跋峯等人知道拓跋俢现在的心情,所以全都平息静气的望着,等待他发出石破天惊的一击。

  至于大鬼头,似乎早已料到拓跋俢就算动用了地灵神火的力量,也没办法破解那个绝世强者的禁制,因为久久不见拓跋俢出手,就打了一个哈欠,居然躺在了地上,貌似假寐。出手的时候做到万无一失。

  这也难怪,拓跋俢现在赌的不仅仅是拓跋一族的对晶族的“染指”,同时还赌上了地灵神火,而这地灵神火是他所有宝物之中最强大的,若是输给了大鬼头,就等于是失去了一只手臂。

  他不能不谨慎。

  他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不能出现半点差错。

  拓跋峯等人知道拓跋俢现在的心情,所以全都平息静气的望着,等待他发出石破天惊的一击。

  至于大鬼头,似乎早已料到拓跋俢就算动用了地灵神火的力量,也没办法破解那个绝世强者的禁制,因为久久不见拓跋俢出手,就打了一个哈欠,居然躺在了地上,貌似假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