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17章 天狱宫?
  (¤¤全文阅读)

  眼见拓跋俢突然使一种怪异的剑术来破解那个绝世强者身上受到的禁制,拓跋峯面色不禁一变。

  他虽然不懂得那种剑法,但他知道那种剑法的厉害。

  据他所知,那种剑法乃是拓跋一族最强大的三种剑法之一,号称只要施展出来,便没有办不到的事。

  而正因为这种剑法的强大,所以想要将这种剑法学会,实在太难。

  加上这种剑法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学的,而是臧天福地某个宗派内的绝世之学,所以拓跋峯也仅仅只是见识过而已。

  对于拓跋青裳和拓跋灭武来说,他们也没有想到拓跋俢会突然将那种剑法施展出来。他们当然知道这种剑法的厉害,但在知道的同时,他们也知道这种剑法一旦施展出来,就极为耗费元气。

  就算是他们的师父,也不会随随便便使用这种剑法来对敌,拓跋俢的实力比不上他们的师父,现在却将这种剑法使用出来,显然是将压箱底的本事施展出来了。

  只见那些剑芒绕着那个绝世强者不停的转动之后,放射出来的光辉,竟是照亮了大半个天空,而那个绝世强者的身上,也笼罩着一道道奇异万分的气息。

  这些气息就像是在给人治疗一样,不但将那个绝世强者之前粉碎的骨头修复,而且还在对方的体内流动起来,源源不断的冲击着元魂,而元魂在它们的冲击下,似乎有好转的迹象。

  那大头鬼抱着膀子,抬头望着天空,眼睛眨也不眨,似乎也在震惊于拓跋俢的这种剑法。

  不多时,那个绝世强者的骨头已经全部修复,就跟没有受过损害之前一样,但它的元魂,却仍是处于怪异的情况下,貌似有好转的迹象,但就是没有没有真正好转过来。

  似这般过了大半天,已经到了深夜,无论拓跋俢将那种剑法发挥到什么程度,都没有办法破解掉那个绝世强者的禁制,而拓跋俢自己,却因为发动这种剑法耗费了不少元气。

  蓦地,只见拓跋俢将那些剑芒全都收了回来,仍是一手举着那个绝世强者,从万丈高空飞落下来,然后将那个绝世强者随手扔出了十多丈外,之后便坐在了地上,竟然当着大头鬼的面调息起来,也不担心大鬼头会在这个时候向他动手。

  事实上,大头鬼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现在已经是夜半三更,距离天亮也就三个时辰,拓跋俢连那种剑法都用出来了,结果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大头鬼只要等到天一亮,拓跋俢就算是输了,又何必动手?

  只听大鬼头嘻嘻一笑,说道:“拓跋俢,我劝你还是干脆认输吧,你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破解我的禁制。”

  拓跋俢不说话,仍是处于调元之中。

  拓跋俢本来可以拿出身上的一件法宝来试一试,但是那件法宝是他最后的依仗,如果连那件法宝也没办法破解大头鬼的禁制,他与大头鬼打的赌就算他输了。

  他身为拓跋一族的绝世高手,如果输给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的大鬼头,岂不是让人笑话么?

  所以,他看似在调元,其实也是在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候,拓跋青裳突然说道:“大头鬼,我问你,你是不是天狱宫的人?”

  天狱宫这三个字除了拓跋俢和拓跋峯之外,就连拓跋灭武,也是第一次听说。

  拓跋俢因为是在闭目调元,所以心里虽然有些吃惊,但面上却是不为所动,但拓跋峯的面色却是变了一变。

  拓跋青裳说的这个“天狱宫”并不是拓跋峯之前心里想的那个传说中的势力,但天狱宫有多强的实力,他也是听说过的。

  这天狱宫是元武大陆最顶尖的势力之一,足以和魔教、萧家相比,只是因为不在大武王朝境内,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这个势力距离大武王朝甚远,早在两千多年前,倒是来过大武王朝一次,但天狱宫的人在大武王朝活动了不到十年,就突然退出了大武王朝的地界,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如果大头鬼真是天狱宫的人,这件事就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了。

  只听大头鬼说道:“咦,小丫头,你怎么知道天狱宫这个名号,是谁告诉你的?”

  拓跋青裳冷冷地道:“你别管是什么人告诉我的,你只要回答你是不是就行了。”

  大头鬼说道:“虽然天狱宫的势力也很强大,但老实说,我并不是天狱宫的人。”

  听到大头鬼否认,拓跋青裳柳眉皱了起来,说道:“你既然不是来自天狱宫,那你到底来自什么势力?”

  大头鬼目光一扫,说道:“我来自的这个势力不能随便说,我要是说了,后果将会很麻烦。”

  拓跋青裳怔了一怔,刚要开口,忽听拓跋峯沉声道:“大头鬼,难道你真是那个势力的人?”

  大头鬼点了点头,说道:“我正是来自那个势力的人,你既然听说过那个势力,就该知道那个势力的厉害。”

  大头鬼若不这么说的话,拓跋峯对大头鬼的来历还半信半疑,可大鬼头现在亲口承认,他就相信了。

  因为普天之下,没有一个人敢冒出那个势力的人,就算是武道巅峰级的绝世强者,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传说凡是敢冒充那个势力的人,最后都会死得不明不白。

  大鬼头如果是冒充的,他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逃得过那个势力的追杀。

  “难怪你的禁制手法连拓跋俢也没办法破解,原来你是来自那个势力的人。”拓跋峯叹道。

  “峯叔叔,他到底是来自哪个势力?”拓跋灭武道。

  拓跋峯没有回答,而是满脸严肃的道:“这个势力的强大,已经超出了元武大陆修真界的范畴,我也只是听说过,对它并不了解,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是不要听到的好。”

  拓跋灭武心底很不服气,但他听得出来,拓跋峯的语气十分凝重,乃是他平生第一次听到,如果他还要继续问下去,或者说一些不相信之类的话,多半会让拓跋峯不高兴,所以也就不出声了。势力的人。”拓跋峯叹道。

  “峯叔叔,他到底是来自哪个势力?”拓跋灭武道。

  拓跋峯没有回答,而是满脸严肃的道:“这个势力的强大,已经超出了元武大陆修真界的范畴,我也只是听说过,对它并不了解,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是不要听到的好。”

  拓跋灭武心底很不服气,但他听得出来,拓跋峯的语气十分凝重,乃是他平生第一次听到,如果他还要继续问下去,或者说一些不相信之类的话,多半会让拓跋峯不高兴,所以也就不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