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16章 传说中的势力
  (¤¤全文阅读)

  大头鬼嘿嘿一笑,说道:“看来你这个小丫头对晶族还挺了解的嘛。”

  拓跋青裳哼了一声,说道:“我当然了解。”

  话音刚落,就听得大头鬼以一种怪怪的的口吻说道:“你既然了解,那我问你,你们拓跋一族为什么还要让拓跋翰跑来晶族,难道就没有想过他一旦失败了,会被杀死在晶族吗?”

  这话把拓跋青裳问住了,因为这件事她也不太清楚。

  而事实上,拓跋青裳知道拓跋翰来晶族也是不久以前的事,若不是她这次和拓跋灭武一起奉命来晶族找拓跋翰,恐怕也不知道拓跋翰离开臧天福地以后,这些年来都去了什么地方。

  “这话我来回答。”拓跋峯道:“第一,拓跋翰修为绝顶,能杀他的人不是没有,但绝不会出现在晶族。

  第二,据我所知,云母一直以来都想铲除紫晶宫,统治整个晶族,只要拓跋翰与云母打好关系,相信谁也不会把拓跋翰当做敌人。

  第三,如果拓跋翰真的失败了,只要晶族没有可以杀他的人,以他的能耐,纵然是面对大批绝世强者围攻,也能冲杀出去。

  换句话说,当一群狼面对一只猛虎的时候,狼的数目再怎么多,也不会轻易对猛虎采取围攻,要知道猛虎一旦发起怒来,足以在狼群之中造成巨大的伤害。

  人比狼聪明,连狼都能想到的事,更何况是人?

  所以拓跋翰来晶族,绝对是一件没有多大风险的事。

  大头鬼,我现在开始怀疑你之所以能杀拓跋翰,不是凭的真本事,而是对拓跋翰施展了什么阴谋诡计。”

  拓跋峯的分析有理有据,除了大头鬼之外,其他人都觉得很有道理。

  “啪啪啪……”

  大头鬼对拓跋峯的话似乎也很赞赏,拍着手掌说道:“你这么说,连我都忍不住要相信你的话了,老实说,拓跋翰的本事确实很大,要不是我懂得分身术的话,当初就被他宰了。”

  “你懂得分身术?”拓跋峯惊异地道。

  大头鬼颇为得意的道:“我不但懂,而且懂得比任何人都要多,我能做到的分身术,别人做不到,而别人做得到的,我只要想一想,都可以做到……”

  “谁要听你说这些废话!”说话的人是拓跋灭武,冷冷地道:“说,你来自什么势力?魔教还是圣宫?”

  大头鬼道:“都不是。”

  拓跋灭武面色微微一变,道:“难道你来自萧家?”

  大头鬼道:“也不是。”

  拓跋灭武怒道:“除了这三大势力之外,还有什么势力敢与我们臧天福地为敌?”

  没等大头鬼开口,拓跋峯陡然想到了一个传说中的势力,心头不由一震,本来想开口问一下,但那个势力的名字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十分陌生,而听说过的人不是绝世高手就是大有身份的人。

  他之所以听说过,也是从他的师尊口中知道的。

  而他的师尊乃是拓跋一族最强大的存在之一,对那个势力的了解也不是很多,更别说是他了。

  是故,拓跋峯话到嘴边,却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如果大头鬼真是来自那个势力的人,那晶族的事就好解释了。

  以那个势力的手段,别说小小的晶族,纵然是整个元武大陆,也不会有他们办不到的事。

  只是这个势力早已超出了元武大陆修真界的范畴,仅仅在元武大陆设有谁也不知道位于何处的据点,澳门赌博网站:不会插手元武大陆的上的修真斗争,所以才没多少人知晓而已。

  对于听说过这个势力的人来说,无论是历史悠久的魔教,还是来自外海的圣宫,以及京城四大世家之首的萧家,从某种程度来说,都没有这个势力可怕。

  因为这个势力的存在到现在为止都还是一个谜,只存在于传说中,尚未得到证实。

  可往往就是这样,才会给人一种更加恐怖的感觉。

  未知的东西未必比已知的东西强大,但未知之所以所是未知,就在于它的不可捉摸,光从这一点,就比已知的东西更具有一种恐惧了。

  此时,只听得大头鬼说道:“小子,这个世界的样子远比你想象中大得多,魔教、圣宫、萧家,这三大势力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固然是强大得不可战胜,可这并不代表除了这三家之外,还有和它们一样强大,甚至比它们都要强大的存在。”

  “你说的是……”

  拓跋青裳突然想到了自己一个知道的势力,脱口而出。

  “是什么?你说看看,可能就被你猜中了。”大头鬼道。

  拓跋青裳本来要说出自己的猜测,但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一声巨响,却是那个绝世强者被拓跋俢一把抓了起来,往半空中一扔,然后一拳打出,一股拳劲击中那个人的身子。

  下一刻,那个绝世强者的肉身像是散架了似的,每一根骨头都粉碎了,软绵绵的从半空中掉下来,可即便是如此,他还是没有醒来,仍是处于一种被禁制之中。

  拓跋俢不等那个绝世强者落地,突然以一飞冲天之势跃起,单手一举,便将那个绝世强者的后背接住,然后举着此人往空中不断的飞去,转眼之间,就已经冲到了数千丈的高空中。

  “哇哇哇。”

  大头鬼从地上站了起来,叫道:“拓跋俢,你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是想杀了他不成?我告诉你,你要是毁掉了他的肉身,那根本就不算你解开了他的禁制。”

  “哼,你真以为老夫没有办法破解他的禁制吗?老夫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合一境巅峰修为的手段。”

  话声中,拓跋俢的身躯停了万丈高空,将举着的那个绝世强者向上微微一抛,等对方的身子去到最高点,将要落下的一瞬间,他手指向上一指,便有一道怪异的剑光从手指里射出去。

  眼看剑光就要击中那个绝世强者的身子,忽见剑光一抖,竟是化作数十条剑芒,绕着那个绝世强者的身躯开始转动起来,一浪浪的气息打入他的体内,就好像有千百道星芒在闪耀一般。“哼,你真以为老夫没有办法破解他的禁制吗?老夫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合一境巅峰修为的手段。”

  话声中,拓跋俢的身躯停了万丈高空,将举着的那个绝世强者向上微微一抛,等对方的身子去到最高点,将要落下的一瞬间,他手指向上一指,便有一道怪异的剑光从手指里射出去。

  眼看剑光就要击中那个绝世强者的身子,忽见剑光一抖,竟是化作数十条剑芒,绕着那个绝世强者的身躯开始转动起来,一浪浪的气息打入他的体内,就好像有千百道星芒在闪耀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