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14章 古怪的禁制
  (¤¤全文阅读)

  拓跋俢乃合一境巅峰的绝世强者,以他这一脚的力道,就算那个绝世强者肉身强悍,但真要被他踩中的话,恐怕也受不了,因为那个绝世强者现在处于一种被禁制之中,稍微有所不慎,就会受到伤害。

  眼看拓跋俢的右脚就要踩到了那个绝世强者的身上,就在这时候,闭着眼睛的大头鬼突然睁开双眼,叫道:“慢着。”

  闻言,拓跋俢的右脚在距离那个绝世强者身上也就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下,冷声道:“大头鬼,你想说什么?”

  大头鬼嘿嘿一笑,说道:“我想说的是你这一脚真要踩下去的话,难道就不怕自己将他踩死吗?”

  拓跋俢哼了一声,说道:“这是老夫破解他身上禁制的一种方法,岂能将他踩死?”

  大头鬼摇摇头,说道:“我看你的这种方法未必管用。”

  “谁说不管用?”拓跋俢冷笑道:“大头鬼,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你在这个时候突然出声,分明就是心虚了,是不是?”

  大头鬼怪笑着道:“我要是心虚的话,现在就已经跑了,又何必还坐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我之所以开口提醒你,完全是担心你一时失手,不对,应该是一时失脚才对,万一将这个人踩死了,那就不太好了。”

  拓跋俢当然不相信大头鬼的鬼话。

  他修为高达合一境巅峰,什么样的禁制没有见过,自认再高明的禁制手法,也瞒不过他的眼镜。

  他之前往那个绝世强者的体内打入了三道指风,就是一种破解之法,如果再加上现在这一脚的话,一定能将那个绝世强者的禁制破开。

  当然,他的这一脚不是谁都可以踩的,就算有人能够发得出一千多亿的元力,但要是不懂得他这一脚的玄妙,说不一定还真将那个绝世强者踩死或者踩成了内伤。

  但是,他的的这一脚有个名堂,自认可以破掉那个绝世强者受到的禁制,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踩下去的,不过在踩下去之前,他想试探一下大头鬼是不是心虚。

  而就在大头鬼的刚把话说完之后,拓跋俢便冷笑了一声,说道:“大头鬼,你看着吧,老夫一定可以赢你,你就等着叫老夫爷爷吧!”

  话音刚落,他便一脚之狠狠地踩中了那个绝世强者的身体,强大的元力打在了那个绝世强者的身上,并瞬息进入对方体内,开始破解那个绝世强者身上所受到的禁制。

  见拓跋俢真的踩下去,大头鬼像是很无奈,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叹了一声,说道:“我已经劝过你,是你自己不爱听,既然你非得这么做,那就随便你吧。”

  话罢,闭上了眼睛,仍是坐着不动。

  拓跋俢本以为那个绝世强者的禁制会被自己破掉,但过了一会之后,那个绝世强者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他感到万分惊奇。

  在他的感觉中,他明明已经破掉了那个绝世强者受到的禁制,但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绝世强者就是迟迟不醒,就连元魂也处于一种怪异的状态中,气息若有若无。

  又过了一会之后,拓跋俢将右脚从那个绝世强者身上收回来,双手背在身后,抬头望着天空,一脸沉思,分明就是在思索那个绝世强者到底中了什么禁制,竟然连他也没办法破解。

  对于旁观的拓跋峯来说,他也想试一试自己的手段,但与大头鬼打赌的人是拓跋俢,而不是他,他要是突然插手的话,一来大头鬼未必会答应,二来也会引起拓跋俢对他的不满。

  拓跋峯十分清楚拓跋俢的脾气。就跟拓跋灭武一样,拓跋俢是那种十分自负的人,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修为很高,有自负的资格,更多的是一种性格。

  拓跋峯要是敢上去说帮拓跋俢的忙,无疑是小看拓跋俢,拓跋俢又岂能给他好脸色?

  况且论实力,拓跋俢确实要在拓跋峯之上,如果拓跋俢被难住的话,拓跋峯多半也会没办法破解那个绝世强者所中的禁制。

  所以,拓跋峯虽然一直观察着那个绝世强者,心里有些跃跃欲试,但一直没有吭声。

  事实上,别说是拓跋峯,就算是拓跋灭武和拓跋青裳,都想试一试,尤其是拓跋青裳。

  别看拓跋青裳是一个女儿家,还是拓跋灭武的师妹,可说起她的来历,却比拓跋灭武还要大。

  论资质,拓跋青裳绝对当得上天才这两个字,就连十分自负的拓跋灭武在她面前,也自愧不如。

  拓跋青裳很想出去帮一下拓跋俢,但她的想法与拓跋峯一样,担心自己上去之后,会引起拓跋俢的不高兴,所以她打算多等等看,反正时间还长,万一拓跋俢真没办法的话,她都会想办法上去帮帮忙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的,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

  拓跋俢似已陷入了某种沉思之中,一直仰首望着天空,澳门赌博网站: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一顿饭时间后,拓跋俢终于动了。

  只见他弯下腰神,一指点在了那个绝世强者的额头上,看似力量不大,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那个绝世强者,但这一瞬间,那个绝世强者的身躯竟是猛烈的抖动起来,仿佛受到了雷电轰击一般。

  似这般过了片刻,那绝世强者的身躯一直抖动,但就是没办法醒来,但拓跋俢并没有放弃,仍是持续不断的往对方体内输进一股超强的气息,无论花多大的代价,都要将绝世强者深身上的禁制解开。

  这时候,拓跋青裳悄悄地走到了拓跋峯身边,低声说道:“峯叔叔,你看出大头鬼用的是什么禁制手法了吗?”

  拓跋峯摇摇头,说道:“暂时还看不出。”

  顿了一顿,道:“裳儿,你是这方面的行家,不知你看出了什么端倪没有?”

  “还没有……”

  拓跋青裳说着,苦笑了一声,接着道:“峯叔叔,我虽然从小对这方面的东西很感兴趣,但我的修为毕竟有限,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我二师叔相比,现在连他都还没有办法破解大鬼头的禁制手法,我看换成是我,也万万做不到。这个大头鬼有古怪。”,低声说道:“峯叔叔,你看出大头鬼用的是什么禁制手法了吗?”

  拓跋峯摇摇头,说道:“暂时还看不出。”

  顿了一顿,道:“裳儿,你是这方面的行家,不知你看出了什么端倪没有?”

  “还没有……”

  拓跋青裳说着,苦笑了一声,接着道:“峯叔叔,我虽然从小对这方面的东西很感兴趣,但我的修为毕竟有限,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我二师叔相比,现在连他都还没有办法破解大鬼头的禁制手法,我看换成是我,也万万做不到。这个大头鬼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