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13章 赌!
  (¤¤全文阅读)

  “哎哟喂,澳门赌博网站:你们想两个打我一个啊……”大头鬼明明可以将手中提着的那个绝世强者扔了,以免影响他的发挥,但他没有这么做,说道:“想不到你们拓跋一族的人也会干这种以多胜少的肮脏事儿。”

  拓跋峯张嘴欲言,但就在此时,位于大头鬼正面的那个人已经开口:“对付你这样的人,老夫一人就足够了。拓跋峯,你别动手,他是老夫的,老夫要亲手拿下他。”

  拓跋峯皱眉说道:“此人实力深不可测,我看还是……”

  那人双目一冷,沉声道:“拓跋峯,你不相信老夫一个人就可以拿下他?”

  拓跋峯道:“不是不相信,而是……”

  “既然相信,那就不要再说了。”

  那人说完,伸手一指大头鬼,一道红色的指气射出,快得令人难以想象,砰的一声,结结实实击中了大头鬼的身躯,将大头鬼打得全身晃动,犹如喝醉了似的。

  “哎哟,好痛。”大头鬼伸手捂着被指气击中的地方,目中流露出难受的光芒,叫道:“你下手也忒重了点,要不是我身体结实,早就被你打得三魂七魄全都飞了。”

  那人是一个中等身材,貌约七十的白袍修士,乃是拓跋灭武和拓跋青裳的二师叔,名叫拓跋俢。

  早在四十多年前,拓跋俢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合一境巅峰,而论实力,他也比拓跋翰高出半筹。

  他本以为大鬼头中了自己的这一指之后,至少也会被打落下地去,可没想到的是,大头鬼明明已经中了他的招,居然只是晃动身子,看上去并没有多大的事,不禁一怔。

  “大头鬼,把你的面具拿下来,老夫要看看你的样子。”拓跋俢沉声喝道。

  大头鬼嘻嘻一笑,说道:“只要你和我打一个赌,我就摘下面具让你看看我的样子,如何?”

  拓跋俢本来想动手,但想了想,问道:“你想打什么赌?”

  大头鬼将手中提着的那个绝世强者微微一扬,说道:“这个人已经中了我的一种禁制手法,如果你有本事解开他的禁制,就算我输了。”

  拓跋俢愣了愣,道:“就这么简单?”

  大头鬼道:“不错,就这么简单,不过在我把这个人扔给你之前,你先得让那个小姑娘将春秋丹扔给我。”

  拓跋俢自认实力高绝,无论大头鬼对那个绝世强者使用了什么禁制手法,他都能解开,所以不相信自己会输给大头鬼,冷笑道:“如果你输了,你打算怎样?”

  大头鬼道:“如果我输了,我就叫你三声爷爷,但你要是输了呢?”

  拓跋俢道:“老夫要是输了,老夫就……就……”

  “就什么?”

  “就叫你十声爷爷。”

  “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输了叫你爷爷,你输了也叫我爷爷,一点创意都没有,不如这样,你要是输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了。”

  “什么条件?”

  “从今以后,你们拓跋一族的人,无论是处于什么理由,都不能靠近晶族十里之内,若是违背此言,你们拓跋一族的人全都是乌龟大王八。”

  闻言,拓跋俢冷笑道:“你当老夫很蠢吗?你可以提出你的条件,老夫也可以,如果你不答应,这个赌约就此作罢。”

  大头鬼问道:“你的条件的是什么?且说来听听。”

  拓跋俢道:“哼,你要是输了,你不但要叫老夫爷爷,还要让全晶族的人听我拓跋一族的号令,你敢答应吗?”

  大头鬼听了这话,突然不出声了,像是觉得这个条件太大,他没办法做主。

  “怎么?你不敢吗?”拓跋俢讥笑道。

  “谁说我不敢?”大头鬼道。

  “既然你敢,那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个赌约那么大,你我得赌咒发誓。”

  “你想要老夫发什么毒誓?”

  大头鬼眼珠子一转,说道:“如果你事后反悔不认账,那你拓跋一族将会变得和这武神城一样。”

  拓跋俢心头微微一凛,觉得此事太过重大,一时之间,竟不敢应承。

  但是很快,他就决定和大鬼头赌下去,因为他有一件极为厉害的法宝,就算自己没有能力破解大头鬼的禁制,只要自己拿出了这件法宝,绝对可以让大头鬼的禁制无所遁形。

  所以,拓跋俢冷哼了一声,将一只手举起,发毒誓道:“如果我拓跋俢将来不认账,我拓跋一族就变得和这武神城一样。”

  大头鬼见他发了毒誓,似乎觉得已经足够了,说道:“既然你发了毒誓,那我也发一个,你想让我发什么毒誓?”

  拓跋俢自认一定会赢大头鬼,此时倒显得大方起来,说道:“这种发毒誓的小把戏,老夫不屑让你为之。裳儿,把春秋丹给他。”

  拓跋青裳深知拓跋俢的脾气,听到拓跋俢让自己把春秋丹交给大头鬼,二话不说,又从腰间的袋子里摸出那个小瓶子,一点也没有犹豫,直接扔向了高空中的大头鬼。

  大头鬼伸手接住小瓶子,看也不看小瓶子里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春秋丹,就直接放进了怀中。

  之后,他说道:“拓跋俢,我现在把手中的这个人扔给你,明天天亮之前,你要是不能解开他身上的禁制,你就算输了。”

  拓跋俢道:“用不着那么长,一个时辰就足够了,把人扔过来。”

  于是,大头鬼将手中的绝世强者扔了出去,而拓跋俢接住那个绝世强者以后,便落向了地面。

  差不多就在同时,大头鬼与拓跋峯也落回了地面。

  拓跋峯双手倒背身后,一副静观其变的样子。

  大头鬼却是坐在了地上,闭上眼睛,看上去像是在养神。

  至于拓跋俢,他落地之后,就将那个不知道中了什么禁制,一点动静都没有的绝世强者放在地上,仔仔细细的观察起来。

  大约过了一顿饭功夫,拓跋俢像是看出了一些什么,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屈指一弹,便有三道指风打在了那个绝世强者的身上,将后者的肉身打得连续抖动三下。

  下一瞬,拓跋俢将右脚踢起,状似非常凶狠的踩向了那个绝世强者的胸口,元力之强,竟有上千亿之多。者以后,便落向了地面。

  差不多就在同时,大头鬼与拓跋峯也落回了地面。

  拓跋峯双手倒背身后,一副静观其变的样子。

  大头鬼却是坐在了地上,闭上眼睛,看上去像是在养神。

  至于拓跋俢,他落地之后,就将那个不知道中了什么禁制,一点动静都没有的绝世强者放在地上,仔仔细细的观察起来。

  大约过了一顿饭功夫,拓跋俢像是看出了一些什么,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屈指一弹,便有三道指风打在了那个绝世强者的身上,将后者的肉身打得连续抖动三下。

  下一瞬,拓跋俢将右脚踢起,状似非常凶狠的踩向了那个绝世强者的胸口,元力之强,竟有上千亿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