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11章 春秋丹
  (¤¤全文阅读)

  听了大头鬼的话,澳门赌博网站:拓跋青裳一脸不相信的道:“你想和我们做交易?”

  大头鬼点了点头,道:“对。”

  拓跋青裳冷冷地道:“大头鬼,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大头鬼用一种天真的语气问道:“我脑子有什么问题?”

  拓跋青裳依旧冷冰冰地道:“你杀了我三师叔,等于是破坏了我们拓跋一族的大计,与我们拓跋一族可以说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你现在还想我和我们做交易,这不是脑子有问题还是什么?”

  闻言,大头鬼却是不以为然,嘿嘿一笑,说道:“我杀拓跋翰的时候,他不叫拓跋翰,而是叫剑百岁,我要是知道他是你们拓跋一族的人,我也不会杀他了。”

  拓跋青裳听了这个解释,当然很是生气,娇声道:“你……”

  忽听拓跋峯说道:“大头鬼,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拓跋翰?你与那个王圣是什么关系,他是不是你的徒弟?”

  大头鬼摇摇头,说道:“那个王圣不是我的徒弟,但我与他有些关系,至于是什么关系,你们就用不着知道了。你问我为什么要杀剑百岁,理由很简单,他要杀我,我当然就要杀他了。”

  对于这种解释,拓跋峯当然不满意,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就算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于是话锋一转,说道:“既然你想和我们做交易,那你说说看,你的的交易是什么。”

  大鬼头道:“我的交易很简单,只要你们给我一颗丹药,我就将手中的这个人放了。”

  拓跋峯一怔,道:“什么丹药?”

  大头鬼怪笑着道:“春秋丹。”

  “春秋丹”三个字一出,拓跋峯等人的面色都是一变。

  别人不知道“春秋丹”是什么级别的丹药,但他们却知道。

  此丹的级别乃无上灵丹,只有一个地方可以炼制,而知道此丹的人根本就没有多少,大头鬼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拓跋峯越想越越觉得这件事不对劲,拓跋翰的死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而现在,这个大头鬼居然知道“春秋丹”,也未免太玄了吧。

  “什么春秋丹?”拓跋灭武冷冷地道。

  “外人不知道春秋丹,但你们拓跋一族的人知道,不要在我面前装糊涂。”大头鬼道。

  拓跋灭武冷笑一声,说道:“你既然知道春秋丹这种丹药,就该知道这种丹药极为珍贵,绝不是谁都能有的,我们没有!”

  大头鬼道:“你们真的没有?”

  拓跋灭武刚要开口,突听拓跋青裳说道:“如果我给你一颗春秋丹,你就放了他吗?”

  大头鬼道:“那是。”

  “之后呢?”

  “之后?”

  大头鬼像是在思考,沉默了一会,说道:“之后大家各走各的,我既不想找你们的麻烦,也不想让你们找我的麻烦。如果你们将来要找我的麻烦,那我就不会像这次这么好说话说了,而是像对付拓跋翰那样,将你们一个个全杀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显得特别轻松,就好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

  但事实上,先不说拓跋峯,就算是拓跋灭武和拓跋青裳,都不是等闲之辈,要杀他们的话,又谈何容易?即便是一般合一境巅峰的绝世强者,恐怕也不敢说这等大话。

  不过话说回来,大头鬼既然能杀掉拓跋翰,要杀拓跋峯等人的话,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不敢说是小菜一碟,至少要比杀拓跋翰容易一些吧。

  而这,正是大头鬼为什么敢这么说的原因。

  拓跋灭武气得要吐血,倘若不是边上还有一个拓跋峯,他一定扑上去和大头鬼拼命不可,他才不在乎那个绝世强者的生死,只要能将大头鬼杀了,牺牲再多的人也是可以的。

  “裳儿,你真有春秋丹?”拓跋峯问道。

  “有。”拓跋青裳道。

  拓跋峯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有的话,这个交易倒可以试一试,不过春秋丹毕竟不是一般之物,我相信你身上也只有一颗,如果你将这颗春秋丹交给他,日后你师父问起,你怎么向他交代?”

  拓跋青裳道:“峯叔叔,我已经想过了,这个大头鬼既然知道春秋丹,说明他不是寻常之辈,如果他要硬抢,我的春秋丹早晚也会被他抢去。他现在肯和我们做这笔交易,对我们来说,其实是对我们有利。一颗春秋丹换一个绝世强者,我认为值得。”

  拓跋峯瞄了一眼大头鬼,道:“怕只怕他……”

  大头鬼像是知道拓跋峯想说什么,叫道:“放心吧,我只要拿到了春秋丹,就立刻放人,决不食言。再者说,你们现在也没有其他的选择,难道你们真以为可以对付得了我吗?”

  拓跋峯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而拓跋青裳在没有得到拓跋峯点头之前,她也不会把春秋丹拿出来,也就等着拓跋峯发话。

  片刻之后,拓跋峯终于做了决定,将手一挥,说道:“裳儿,把春秋丹交给他。”

  说完,虎视眈眈的看着大头鬼,冷声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杀掉拓跋翰的,我也看不出你的实力到底有多高,但我拓跋峯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你要是得到了春秋丹,却还想对付我们,我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本来这样的话从拓跋峯口中说出来,充满了强烈的霸气,即便是武道巅峰的高手听了,多少都会有些动容,可大头鬼听了之后,似乎一点也不把拓跋峯的话放在心上。

  只听大头鬼以一种十分轻松的口吻说道:“你修为虽然比不上拓跋翰,但你是拓跋一族的战神,若只论战斗力,拓跋翰恐怕也会输给你。我的目的只在于春秋丹,多余的事我绝不会做,你不必做出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样子,我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住惊吓。”

  此时,拓跋青裳伸手在腰间的一个袋子里一掏,摸出了一个紫色的小瓶子,说道:“大头鬼,这瓶子里有一颗春秋丹,我现在把它扔给你,你接住了。”

  “扔吧。”大头鬼道。

  拓跋青裳正要将手中的小瓶子扔出去,陡听一个冷厉的声音传来道:“裳儿,别把春秋丹扔给他,他只是在虚张声势,论真本事,他未必会强于拓跋峯。”大头鬼听了之后,似乎一点也不把拓跋峯的话放在心上。

  只听大头鬼以一种十分轻松的口吻说道:“你修为虽然比不上拓跋翰,但你是拓跋一族的战神,若只论战斗力,拓跋翰恐怕也会输给你。我的目的只在于春秋丹,多余的事我绝不会做,你不必做出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样子,我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住惊吓。”

  此时,拓跋青裳伸手在腰间的一个袋子里一掏,摸出了一个紫色的小瓶子,说道:“大头鬼,这瓶子里有一颗春秋丹,我现在把它扔给你,你接住了。”

  “扔吧。”大头鬼道。

  拓跋青裳正要将手中的小瓶子扔出去,陡听一个冷厉的声音传来道:“裳儿,别把春秋丹扔给他,他只是在虚张声势,论真本事,他未必会强于拓跋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