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10章 瞬制强者
  (¤¤全文阅读)

  墨语冰走后,方笑武果然留在了城门之处,没有回王城。

  原来他是打算借这个机会好好观摩一下水晶城的城门。

  毕竟他是晶族的圣王,要是连这件事都搞不清楚的话,又怎么好意思当这个圣王?

  就在当天,方笑武在几个晶族高手的陪同下,将城门四周逛了一圈,多少也了解了此地的一些情况。

  而与此同时,武神城内,一片荒废的废墟中,正站着三个人。

  这三个人就是拓跋峯、拓跋灭武和拓跋青裳。

  至于那三个绝世强者,则是分别隐藏在三处地方,以防有人突然来到,打扰拓跋峯等人说话。

  “峯叔叔。”首先开口的人是拓跋青裳,脸上略带不解的道:“我原本以为你会硬闯水晶城的城门,但没想到的是,你选择了离开,难道你发现了什么吗?”

  闻言,拓跋峯的面色显得有些凝重,说道:“我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觉得这件事十分诡异。”

  拓跋青裳诧道:“诡异?”

  拓跋峯点了点头,说道:“对。我问你们,你们见过拓跋翰几次?”

  拓跋青裳望了一眼拓跋灭武,见后者不出声,便说道:“一次。”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十五年前。”

  “那就是了。十五年前,你与灭武的年纪都还小,根本就不知道你们三师叔的可怕,如果他真的遇害了,说明晶族还有能人,而这个能人的实力,说句不客气的话,哪怕是你们师父,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听了这话,一直没出声的拓跋灭武突然说道:“峯叔叔,难道你真相信那小子说的话?”

  拓跋峯正色道:“灭武,我知道心里不痛快,但我必须警告你一声,你最好不要乱来。”

  拓跋灭武心头微微一凛,道:“峯叔叔,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拓跋峯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是不是打算等天黑之后,找个机会去水晶城那边?”

  拓跋灭武被拓跋峯猜中了心事,面色一红,说道:“峯叔叔,我……”

  拓跋峯严肃地道:“我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吗?那是因为你们师父担心你会把事情搞砸,所以才会让我偷偷跟着你们。你不要不服气,你们这次之所以能出来,完全是你们的师父想锻炼一下你们,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眼见拓跋灭武低下了头,拓跋峯觉得也说够了,没再用长辈的语气对拓跋灭武说话。

  毕竟拓跋灭武还是一个年轻人,他不能一直教训,应该适可而止。

  话锋一转,拓跋峯道:“来此之前,我原本以为拓跋翰要做的事差不完成了,但现在看来,他不但任务失败,就连性命也丢在了晶族,这是我晶族的一大损失……”

  拓跋青裳沉吟道:“峯叔叔,既然事已如此,那依你的意见,我们今后该怎么办?”

  拓跋峯道:“我打算在这里呆上两天,至于你们,先去一个地方等着,我很快……”

  话未说完,面色陡然一变,喝道:“谁?”

  霎时间,拓跋峯已经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数百丈外,而他出现的地方正是那三个绝世强者中的一个藏身之处。

  本来拓跋峯的动作已经快到了极点,连拓跋灭武和拓跋青裳都尚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拓跋峯还是慢了一步,没等他出手,就听得一声怪笑,一道人影飞了出去。

  拓跋峯正要追上去,但他一瞥之下,心头不觉吃了一惊,并没有真的追上去。

  “退下来!”拓跋峯喝道。

  那两个听到动静,从藏身之处飞出来的绝世强者,本来想扑向那道人影,但一听到拓跋峯的话声之后,急忙倒飞出去。

  当他们看清那道人影是什么人,以及手中正提着他们的同伴的时候,面色无不大变。

  他们并不认识那个人,甚至连对方的样子都看不见,因为那人脸上戴了一副大头鬼的面具,乍一看去,略显恐怖,可是那大头鬼手里提着他们的同伴,这说明他们的同伴已经被大头鬼制住。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大头鬼的实力已经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连拓跋峯都来不及阻止他出手。

  此时,拓跋灭武与拓跋青裳已经来到了拓跋峯身边,见那个大头鬼站在不远处的一座破败屋顶上,一手提着他们的手下,一手叉在腰间,摆出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心头也都惊奇不已。

  在他们眼中,拓跋峯因为有着不败战神的称号,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拓跋峯只要出手了,就没有什么办不到事。

  但就在刚才,拓跋峯明明已经察觉到大头鬼靠近,想阻止大头鬼,可结果呢,还是让大头鬼得手,将那个绝世强者从拓跋峯眼前抓走了。

  这不但是对拓跋峯的挑战,更是一种对拓跋峯的侮辱。

  若是往常,拓跋峯一定会找机会挽回颜面,可眼下,拓跋峯似乎没有这个打算。

  拓跋峯身上散发出了怪异的气息,双目泛出类似电光般的精芒,一目不瞬的盯着大头鬼,像是要把对方看穿。

  奇怪的是,那大头鬼也不出声,只是保持一手提人,一手叉腰的动作,看得久了,倒有些像一块木头。

  足足过了一盏茶功夫之后,拓跋峯才收回目中吓人的光芒,说道:“你就是杀死拓跋翰的那个人?”

  话音刚落,那大头鬼就像是刚回过神来似的,身躯微微动了一下,嘿嘿笑道:“你这人的眼力倒是不错,居然一猜就猜中了。不错,我就是杀死拓跋翰的那个人,不过他当时不叫拓跋翰,而是自称剑百岁。”

  “想不到晶族会有你这样的高手!”拓跋峯沉声道。

  “你想不到的事还有很多呢。”

  “你叫什么名字?”

  “你们可以叫我大头鬼。”

  “好,大头鬼,你既然有本事杀拓跋翰,那就有本事对付我们,说吧,你打算怎么动手?”

  闻言,那大头鬼摇了摇头,说道:“谁说我要对你们?”

  拓跋峯一怔,道:“你不打算动手?”

  大头鬼嘻嘻一笑,道:“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动手?我这次找上门来,是想和你们做一笔交易。”动了一下,嘿嘿笑道:“你这人的眼力倒是不错,居然一猜就猜中了。不错,我就是杀死拓跋翰的那个人,不过他当时不叫拓跋翰,而是自称剑百岁。”

  “想不到晶族会有你这样的高手!”拓跋峯沉声道。

  “你想不到的事还有很多呢。”

  “你叫什么名字?”

  “你们可以叫我大头鬼。”

  “好,大头鬼,你既然有本事杀拓跋翰,澳门赌博网站:那就有本事对付我们,说吧,你打算怎么动手?”

  闻言,那大头鬼摇了摇头,说道:“谁说我要对你们?”

  拓跋峯一怔,道:“你不打算动手?”

  大头鬼嘻嘻一笑,道:“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动手?我这次找上门来,是想和你们做一笔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