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07章 不败战神
  (¤¤全文阅读)

  围着拓跋青裳等人的金衣卫一共有十三位,就在那声惨叫刚刚响起的一瞬间,位于西南面的一个金衣卫陡然往前扑倒。

  而以这个金衣卫的修为,居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中招的,瞬息毙命,连元魂也被击碎了。

  这说明杀他的人不但修为比他高得多,而且论实力,更是远远在他之上,完全可以一招将他灭杀,不给他任何闪躲的念头。

  砰!

  首先反应过来的人是卫闵煌,他的修为毕竟是合一境后期,一感觉到情况不对之后,便施展瞬移**将一道人影截住,并和对方硬拼了一招。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的修为一点也不比他差。

  而更可怕的是,对方的实力还在他之上,他与对方硬拼,实际上已经中了对方的阴谋。

  刹那间,卫闵煌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战气扑面而来,他的“刀魄”再怎么厉害,居然也被破掉了。

  “噗”的一声,卫闵煌张嘴吐了一口鲜血,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急忙倒飞出去。

  落地后,卫闵煌略一运气,发现受了点伤,但没有什么大碍。

  而在他看来,自己虽然输了对方一招,但对方也不敢过于逼他,否则的话,他一旦抱着两败俱伤的念头和对方一直拼到底,他相信自己就算死在对方的手中,对方也好不到那里去。

  卫闵煌正要开口喝问对方是谁,场中再次响起惨叫,且不是一声,而是三声。

  只见那人仅仅用了三次瞬移**,三个金衣卫就死在了他的手中,杀人手法绝对是天级的,根本就不给死者任何反抗的机会。

  一瞬间,别说是剩下的那九个金衣卫,即便是卫闵煌自己,也不仅倒吸一口冷气,自认没有这么快的杀人手法。

  “撤!”

  卫闵煌将手一挥,下令道。

  那九个金衣卫身形一动,突然消失无踪,却是施展瞬移**走了。

  至于卫闵煌自己,却是没有走。

  他确实不是来人的对手,但他好歹也是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真要把他逼急了,以他的能力,绝对可以拉几个人垫背。

  他算到来人对他有所顾忌,所以不但没有走,反而往前踏上一步,身上散发出庞大的气息,喝道:“你是谁?”

  来人原本可以追上那九个金衣卫,但他没有去追。

  他一口气杀了四个绝世强者,期间还与卫闵煌狠狠地对了一招,多少也消耗一些元力,而他之所以来到这边,并不是为了杀人,而是来解救拓跋青裳等人的危机。

  “峯叔叔。”拓跋青裳娇呼一声。

  与此同时,拓跋灭武与那三个拓跋一族的绝世强者,脸上全都露出了高兴之色。

  对于外人来说,那个人很陌生,但对于他们来说,那人就是拓跋一族的战神,即便是拓跋灭武那种高傲的人,也不敢在这个人的面前表现出半点桀骜不驯之色。

  “拓跋峯!”卫闵煌心头一沉,叫道。

  那人是一个长衫男子,年纪并不大,看上去也就五十来岁,甚至是他的眼神,一点也不犀利,就跟平常人差不多。

  “你听说过我的名字?”那人说道。

  “老夫当然听说过你的名字。”卫闵煌冷笑一声,说道:“近三十年来,你们拓跋一族出现了四个高手,号称四大战神,而你名列第三,有个绰号叫做不败战神。”

  “看来你知道的事还真不少。”拓跋峯笑道。

  “你真以为老夫什么都不知道么?早在三年前,你就独自一人夜闯石龙峡大军,虽然险些被擒,但你敢深入虎穴,却也充分显示了你的胆量和身手,配得上‘战神’二字。老夫今日输你一招,并不算冤。”

  闻言,拓跋峯微微一笑,说道:“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这里?”

  卫闵煌道:“当然!”

  拓跋峯问道:“凭什么?”

  卫闵煌道:“拓跋峯,老夫知道你很厉害,但你真要把老夫逼急了,结果如何,你不会不清楚。”

  拓跋峯点了点头,说道:“你真要自爆元魂,我也未必能控制得住。你走吧,我不拦你。”

  卫闵煌道:“走是要走,不过老夫想问清楚一件事。”

  “你说。”

  “你们拓跋一族打算与晶族联盟?”

  拓跋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这个问题不应该由我来回答,因为我对这种一点也不感兴趣,我只是来见一个人。”

  卫闵煌忍不住问道:“你要见谁?”

  拓跋峯笑道:“这个人你不认识,说了你也不知道,走吧,趁我没有改变注意之前,你最好是走得越远越好。”

  卫闵煌面色一寒,本来想动怒,但他想了想,就忍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不是拓跋峯的对手,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什么名堂来,便身形一起,化作一道电光,瞬息远去。

  卫闵煌一走,拓跋峯就转向了水晶城的城头,问道:“阁下就是晶族的国师云母?”

  墨语冰点头道:“本座就是。”

  拓跋峯双目凝视了墨语冰一会儿,嘴角突然微微一扬,笑道:“姑娘,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充晶族国师,难道就不怕真正的国师怪罪?”

  方笑武等人听了他的话,无不暗暗吃惊,心想这家伙果然不愧是拓跋一族的四大战神之一,虽然也是第一次见“云母”,但很快就看出了墨语冰不是真的云母。

  墨语冰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听得方笑武道:“拓跋峯,你怎么知道她不是真的国师?”

  拓跋峯将目光移动到方笑武身上,目中陡然闪过一丝精芒,说道:“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才是真正的头目。”

  方笑武没有否认,说道:“我是。你想怎样?”

  拓跋峯道:“我刚才已经说过,我这次前来是为了见一个人,只要你让我见这个人,一切都好说。”

  方笑武道:“我要是不让你见呢?”

  拓跋峯淡淡一笑,说道:“你要是不让我见,那我只好硬闯了。”

  方笑武怪笑着道:“拓跋峯,别说我小看你,你的本事再大,也休想闯进城来。”

  不料拓跋峯听了之后,却是长笑一声,摆出一副毫无所惧的样子,说道:“如果我闯不进去,那只能说明我拓跋峯的本事尚未练到家,并不能证明晶族的城门没办法硬闯。”武道:“拓跋峯,你怎么知道她不是真的国师?”

  拓跋峯将目光移动到方笑武身上,目中陡然闪过一丝精芒,说道:“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才是真正的头目。”

  方笑武没有否认,说道:“我是。你想怎样?”

  拓跋峯道:“我刚才已经说过,我这次前来是为了见一个人,只要你让我见这个人,一切都好说。”

  方笑武道:“我要是不让你见呢?”

  拓跋峯淡淡一笑,说道:“你要是不让我见,那我只好硬闯了。”

  方笑武怪笑着道:“拓跋峯,别说我小看你,你的本事再大,也休想闯进城来。”

  不料拓跋峯听了之后,却是长笑一声,澳门赌博网站:摆出一副毫无所惧的样子,说道:“如果我闯不进去,那只能说明我拓跋峯的本事尚未练到家,并不能证明晶族的城门没办法硬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