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06章 碧眼貂鼠
  (¤¤全文阅读)

  拓跋灭武冷笑道:“卫闵煌,澳门赌博网站:你少吓唬我们!”

  卫闵煌道:“吓唬你们?小子,刚才你能避开老夫那一招,说到底也是一种侥幸,别说你是青铜之身,就算你是白银之身,老夫也一样可以把你灭了。”

  拓跋灭武想说些什么,拓跋青裳突然问道:“姓卫的,你的人都到齐了吗?”

  闻言,卫闵煌不由一怔。

  在他看来,他的那十三个手下联手的话,未必会是拓跋青裳五人的对手,但他也动手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他自信一个人就可以对付拓跋青裳和拓跋灭武,而他只要将这两个人缠住一会,那十三个手下一定可以将其他三拓跋一族的高手解决掉。

  按理来说,拓跋青裳等人已经无路逃走,只能跪地求饶,可是现在,拓跋青裳竟然问他的人到齐了没有,口气之中,似乎还有嫌少的意思,难道这个丫头另有诡计不成?

  卫闵煌虽然是一刀门的高手,但他早在许多年之前就进入了金衣卫,并成为了金衣卫的巨擘之一,本来这次的事轮不到他亲自出马,但他多年没有出来走动,加之最近修为有所提升,所以就打算出来活动一下手脚。

  像他这样的人,只要觉得情况稍微有些异常的话,就会心生警惕,就算拓跋青裳是在虚张声势,他也不敢过于大意。

  于是,他暗中放出气劲,迅速的扫了一下四周之后,发现没有任何气息,便冷笑着道:“小丫头,老夫的人是到齐了,那你们呢?依老夫看来,你们应该不会只有五个人吧?”

  他这话是在试探拓跋青裳,但拓跋青裳没有上当,看上去像是吃了定心丸似的,笑着问道:“你说呢?”

  卫闵煌面露狐疑之色,说道:“难道还有其他人?”

  拓跋青裳并没有回答,而是头也不回的喊道:“云母,这里虽然是水晶城外,但怎么说也晶族的地盘,现在有外人闯到这里来,难道你就不管一管吗?”

  墨语冰没想到这个丫头会这么说,倒是一怔,不过墨语冰不是一般人,很快想到了应对之策,淡淡说道:“你们既然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行事就该小心一些,你们被追金衣卫的人追踪到此,那是你们自己不小心,要怪的话,也只能怪你们自己。”

  “云母,你不要忘了,你与那个人是有约定的,如果你现在不出手帮我们,恐怕说不过去。”

  “……”

  墨语冰没出声,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她与方笑武的事先设想,她目前还是云母的身份,如果对这件事不闻不问的话,恐怕就会立即引起拓跋青裳等人的怀疑。

  更重要的是,如果拓跋青裳的人被金衣卫抓了,他们也不敢出去和金衣卫抢人。

  要知道这种事一旦做了,那就等于是和大武王朝宣战,虽说晶族有一道光幕挡住,不怕和大武王朝开战,但没有必要的话,墨语冰也不敢拿这种事开玩笑。

  所以,她就想听听方笑武的意见。

  只是方笑武现在是她的手下,她要是直接问方笑武的意见,岂不是令人生疑吗?

  好在方笑武是个聪明人,知道墨语冰不说话,就是想听自己的意见,于是说道:“拓跋姑娘,你们既然敢从臧天福地里跑出来,就应该想过自己会遇到像今天这样的场面。如果你们没办法解决,那只能说明你们不自量力,与我们晶族有什么关系?”

  听了这话,拓跋青裳倒没怎么生气,反而是拓跋灭武,却是气的面色铁青,喝道:“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们说话,难道……”

  方笑武打断他的话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国师不想管这件事,你们自求多福吧。”

  未卫闵煌虽然不清楚晶族与拓跋一族之间有什么联系,但也担心晶族的人会出来帮拓跋青裳等人,他之所以没有下令动手,就是想先看一看晶族那边的情况。

  如果晶族的人真要出手帮拓跋青裳等人,说实话,他也觉得以他们这点人手,根本就不是晶族的对手。

  而现在,晶族那边的人说不会管这件事,那他就放心了。

  无论拓跋一族是不是只来了眼前的这五个人,反正他是不会再给拓跋青裳等人机会了。

  霎时间,卫闵煌双肩微微一动,突然消失在原地,却是施展瞬移**,已经动手了。

  他对手的对象不是拓跋灭武,而是拓跋青裳。

  他感觉得出来,拓跋青裳不但要比拓跋灭武难缠,而且论身份地位的话,恐怕也要在拓跋灭武之上,所以就先打算擒下拓跋青裳。

  卫闵煌的想法本来很好,而且以他的实力,要将拓跋青裳擒下,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他刚出现在拓跋青裳右手边的一瞬间,尚未伸手抓到拓跋青裳的右肩,就突然发觉一股不详的气息从拓跋青裳身上传来。

  卫闵煌不知道这股气息是什么,但这股气息的诡异,连他这个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也都禁不住变了面色,一时之间,竟然不敢真的对拓跋青裳下手,突然又倒转回去。

  而他一来一去快得如同闪电,就好像没有动过一样。

  突听“吱”的一声,拓跋青裳的肩头多了一物,却是一只浑身雪白的貂鼠,身材娇小,都没有一个巴掌大,如果要说它有什么奇特的地方,那就是它的一双眼睛是碧色的。

  卫闵煌见了那只貂鼠,又惊又奇。

  他自认见多识广,知道许多怪兽,但这只貂鼠是什么种类,属于什么级别,他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师妹,这老家伙倒是识趣,他刚才要是刚碰你一根手指,纵然修为再高,也非得中毒不可。”拓跋灭武怪笑着说道。

  拓跋青裳伸手抚摸着香肩上的那只貂鼠,颇为自得,说道:“师兄,你把它说得太厉害的话,它会骄傲的。”

  话音刚落,突听一声惨叫响起,场上形势大变。

  别说是方笑武等人,就算是拓跋青裳等人,也有些始料不及,全都呆了一呆。但这只貂鼠是什么种类,属于什么级别,他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师妹,这老家伙倒是识趣,他刚才要是刚碰你一根手指,纵然修为再高,也非得中毒不可。”拓跋灭武怪笑着说道。

  拓跋青裳伸手抚摸着香肩上的那只貂鼠,颇为自得,说道:“师兄,你把它说得太厉害的话,它会骄傲的。”

  话音刚落,突听一声惨叫响起,场上形势大变。

  别说是方笑武等人,就算是拓跋青裳等人,也有些始料不及,全都呆了一呆。